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微小说 > 文章正文

红包

时间: 2019-01-13 | 作者:一树菩提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红包

  七十岁高龄的母亲,突然手脚发麻无力。到医院检查,确诊为颈椎椎管狭窄压迫了神经,这种病任其发展会逐渐丧失四肢活动功能,大夫说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做颈椎切开手术治疗。我们立刻懵了,我和姐姐商量,最终听从大夫的建议进行手术治疗。

  在医院一楼大厅交了三万元手术押金,办理了外科住院手续,我们充满了希望和期待。

  下午,表弟打电话过来,说:“颈椎手术是高技术高风险的大手术,为了确保手术万无一失,按照当今的“规则”需要给主刀大夫和麻醉师‘意思意思’。”

  我问:“需要送多少钱?”

  “主刀大夫至少要送3000元,麻醉师也要送1000元,何况听说主刀大夫还是海归的博士呢!”见多识广的表弟说。

  当天晚上我敲开了主治大夫何主任的家门,他一眼就认出了我,客气地将我让进了客厅,沏茶、让烟、递水果很是热情。

  “何主任,我母亲的手术请您多上心。”

  “我一定尽力而为,让老人恢复健康。”他习惯性的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又说:“虽然颈椎手术的难度大,但你们家属要配合我们医护人员,做好老太太的心理工作,让患者别有压力,保持心情舒畅,这样可以大大提高手术成功的概率和效果。”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自信,让我倍感踏实。

  坐了一会儿,我便起身告辞,从包里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红包”,放在茶几上,恭恭敬敬地说:“何主任,这是我们家属的一点心意。”

  “这怎么可以?我们医院有规定,大夫是不允许收受红包、礼物的。”

  何大夫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表情很严肃。我并没有太多的惊异,心想这种推辞是礼节性的的客气吧。没成想,我和何主任在红包问题上形成了僵持的状态,一个执意要留下,一个执意让收回。几次三番的胶着中,我们彼此都觉得很尴尬。

  客厅里陷入了寂静,只有石英钟“嘎哒”“嘎哒”的声响,显得是那么的不和谐。我的心一阵阵的沉重起来,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何大夫的神态有所缓和,又露出原来的笑容。

  “好吧,既然你送来了,我却之不恭,那我就先收下了。”他又推了推眼镜,认真地对我说:“我会尽到医生的职责,努力把手术做好,放心吧!”

  手术那天,我们家里所有的人都赶到了医院,在手术室外面楼道里等候。将近四个小时后,何大夫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手术室,报喜说:“成功了!成功了!”我们全家人连连道谢,我紧紧地握住何大夫的手。

  二十天后,何大夫亲自给母亲进行了全面检查,然后通知我说母亲可以出院回家调养了,他还让护士推来了一辆轮椅,我们一同乘电梯下楼,何大夫一直送到楼下。我们道别上车时,何大夫掏出那个红包,塞到坐在车里的母亲手里,郑重其事地说:

  “大娘,这是您儿子在手术前送给我的红包,当时我如果不收下,你们就会认为我有啥想法,现在手术效果挺好的,我也物归原主了。”

  他真诚的笑了笑,又推了推眼镜。

  刹那间,我们全家人都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对他都充满了钦佩之情和深深的敬意。

文章标题: 红包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xiaoshuo/weixiaoshuo/149503.html
文章标签:红包  微小说

[红包]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