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春天来到昙华林

时间: 2018-05-15 | 作者:佚名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春天来到昙华林

  在MSN上,莫菲儿告诉杨青,她住在昙华林。他说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名字。莫菲儿就笑了,她说,你是不是在想象一片昙花,一片树林。

  杨青说不是,我想象的是树上开满了昙花。

  真的是超乎寻常的想象。莫菲儿笑,她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其实,她也是一个对好名字情有独钟的人,否则在杭州的时候她也不会一定要周至在安吉路找房子。

  安吉路,多好的名字,莫菲儿在那里住了一年。

  可是,住在那里的人就真的平安吉祥吗?未必。

  莫菲儿的车祸就是在一个雪后的清晨发生的,2006年冬天,她在路边踏着积雪小心地行走,一辆黑色的帕萨特突然冲向了马路右边的她,她倒在地上,当时大脑一片空白,随即失去了知觉。

  等她醒来时,她知道自己失去了一条左腿。周至坐在她的身边,眼神暗淡。母亲只会流泪,父亲一脸的愤怒焦虑。

  半年之后,她用假肢可以走路了,周至却离她而去。她甚至都不能责怪他,是自己的残缺配不上他的完整,他的离开有他的理由。

  她回了武汉,可她不想面对父母的愁眉苦脸,还是搬了出来,在昙华林租了一个小单间,开始学习漫画,这是她从小的爱好,一直没有正式地学习过,只是靠天赋画几笔,贴在博客上被人赞赏几句就很开心。现在,有了那笔车祸赔偿金,她想把这爱好捡起来,于是报了湖北美院的一个动漫班。

  因为不幸总是在你以为是幸福的时候降临,所以,她的博客的名字叫:安思危。只是想着想着,就越来越胆小,越来越畏缩。昙华林离美院只有一站路的距离。她每天走去上课,穿过那些窄窄的巷子,避开那些街道,因为,那里的车流滚滚让她生畏。

  二

  杨青是她回武汉后她在杭州的公司新进的员工,他被安排使用的是刚离职的她的电脑,而她给那台电脑设了开机密码。于是,他打来电话问她,于是就认识了。

  第一次是因为工作交接的必要,第二次他打来电话,是因为他看了电脑里她存的那些画,他说他很喜欢。

  他要了她的MSN,给她发他的画,说是交流。这让她觉得惊喜——没想到他也画画,而且明显比自己画得好。后来才知道,他是美术学院科班出身,做过服装设计师,现在在公司做美术指导。

  莫菲儿没有想到自己离开杭州后却认识了一个杭州的朋友。他跟她聊天,讲那里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而后,他要她给他讲讲武汉,比如,她所在的昙华林。

  莫菲儿很乐意有个人和自己谈这些。腿伤之后,她越来越封闭,不能跑不能跳,走路于她都是一件忧伤的事。因为他,她开始注意自己身边的昙华林,寻找所谓的风景。她随身带着一个数码相机,拍人家屋檐下挂的腌肉,篱笆边的一只小狗,或者是破损花盆里开出的金色小花。然后贴在自己的博客上,给杨青看。

  你的生活过得有些清冷。有一天,杨青突然在MSN上对她说。

  她说,为何?

  因为你拍的都是静物,而且都是单件的。画的人呢,多是侧面的,而且是有距离的。透过这些看,你的内心其实孤独,并且对人保持着距离。

  莫菲儿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

  过了那么久,你应该已经走出来了吧。杨青说。他知道她在杭州发生的那些事,大概是从公司其他同事处听说过。

  离开了某个地方却留下了自己的故事,这就是人生。莫菲儿感叹。

  每一段人生都有意义。杨青接着感叹。

  MSN真的是一个适合抒发感叹的地方。

  三

  那个周四莫菲儿刚刚参加完期末考试,一出校门就开始下雪,想到天冷路滑,她小心地走路,却接到一个电话,是周至打来的。他问她现在冷不冷,在报上看到武汉在下雪。

  莫菲儿愣住了,原来他还想着她。可是,当初为何离开她?

  周至说他现在真的很后悔,请她原谅他。只要她原谅他,他马上从上海回来,从此一直守着她。

  雪花并不大,像些小粉虱,路灯下它们的身影尤其纷乱。莫菲儿的心也乱乱的。她说,对不起,现在我不想谈这些。

  挂上电话,莫菲儿觉得有些寒冷,当你曾经希望发生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似乎并没有多少值得高兴的。这通电话要是在三个月前接到,她一定会感激涕零,要他回来。可是,三个月之后,她不这样想了。

  她想,周至打来电话的原因无非那么几条,一是他的现任女友和他闹别扭了。二是今天他有点喝多了。三是天气突然变冷,而他身上也许还穿着她织的毛线衣让他睹物思人。或者,他是真的后悔了。

  她不想问他,懒得问了。

  时间已经过了两年,从车祸再到他提分手,她哭过无数次,做噩梦若干,体重锐减二十来斤。但渐渐地,她也想开了,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接受吧。

  可是仍然觉得受伤,所有的信誓旦旦在变故面前变成一场空,她根本不想再和男人有什么关系了。

  上个周末,洗菜池堵塞,她一个人铺了几张报纸在地上,趴在水池下研究那些管道的走势、接头,然后将所有的接头一一拧开,清理里面的残渣,居然也将之搞定。虽然累,虽然现场一片狼藉,但是很有成就感,她当天就在博客上写道,一个女人如果自己连下水管道都会修复,还需要什么男人?

  杨青就是在看到这则博客后来点破她的孤独与冷清的,她承认,他是对的。

  四

  再过半年,莫菲儿就要毕业了,与杨青在MSN上讨论美院毕业的学生有什么出路,有一种是画画,不停地画,直到有一天画廊里他的画开始被人以可观的价格买走。还有一种是开公司,在昙华林、螃蟹甲这些临近美院的地方,租一两间民房就可以开一家小小的广告公司、装修设计公司,从此开始商人兼打工者生涯。

  莫菲儿说她想画画,画漫画。

  那么你要有想象力,或者你要有故事,当然最好是既有想象力又有故事。杨青说。所以你要走出去。

  莫菲儿笑,我每天都在走出去。

  你要走得远一点。

  那多远才叫远?

  比如到另一个城市,另一个国家,另一场恋爱。而最后一句才是关键。莫菲儿知道。

  一个月前,杨青告诉她,他的梦想是有机会去俄罗斯,因为他专攻油画,俄罗斯重视传统绘画,最好的油画画家在那里。

  想和我一起去吗?他问她,这是明显的暗示。

  莫菲儿首先考虑的是结果,那是不可能的。一年的学费生活费加一起得一二十万,自己拿不出来,而且她画的是动画,这方面日本或韩国比较领先。

文章标题: 春天来到昙华林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xiaoshuo/dushiyanqing/28106.html
文章标签:春天来到昙华林

[春天来到昙华林]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