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爱是一盏我心里的等

时间: 2019-05-11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爱是一盏我心里的等

 无奈的断电

    要说这人倒起霉来,连喝水都会塞牙缝。这不,在老城区有个叫老海的男人,最近是霉事一桩接一桩,先是老婆把家当席卷一空跟别人跑了,接着被金融危机一浪冲下岗来,屁股还挂着几笔债。还好,居委会给他定了个低保,这点钱除了吃饭、送女儿读书,还要还债,日子过得可难了。可老海这人硬气,轻易不肯接受别人的帮助,他情愿每天跑到街上找些苦活累活干,挣个十块八块的。

    这天吃完晚饭,老海马上收走碗筷,腾出家里唯一的桌子给女儿贝贝做作业。贝贝刚把作业本摆到桌上,突然眼前一黑,原来是电灯灭了。

    老海把头凑到小窗口,往外瞧了瞧,发现邻居家都亮着灯,唯独自个儿家不亮。老海一直担心的事终于来了,上个月的电费他还欠着没钱交呢,现在第二个月的电费单又来了,收电费的电工已经催过他了,拖满两个月不交,就要断电了,看来今天期限到了。

    好在贝贝很懂事,一点也不慌张,在黑暗中小声问道:“爸爸,还有蜡烛吗?”

    老海赶紧说:“你别动,爸爸找找看。”他猫着腰在屋里摸了半天,却连个蜡烛头也没找到,只好叹了口气说,“今晚别写了吧,明天早上抓紧时间再写吧。”贝贝嗯了一声,但听得出来不大情愿。

    在黑咕隆咚的屋子里默默坐了一会儿,老海觉得心像被堵住了一样,越来越难受。于是他站起来,摸索着往外走,出了门口,回头交代贝贝说:“你先睡觉吧,我出去走走。”

    老海一个人在外面毫无头绪地走着,走出去很远,然后又折回头。快到巷子口时,他忽然看见那儿的路灯下,有个小女孩正趴在一张小凳子上,侧着半边小脸蛋,专心致志地写着什么。他加快脚步走近了一些,看清楚了,果然是自己的女儿贝贝。老海愣了一下,快步走了过去:“贝贝!”

    贝贝抬起头一笑:“爸爸你看,这里有电灯,比家里还亮,我以后就在这里写作业。”

    老海鼻子一酸,眼里滚动着泪水,差点就掉下来。他强笑着点点头,看了看天,现在天气已经非常凉了,他担心女儿受冻,回家去摸了一件衣服出来,给女儿披上,自己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再也不能让女儿在路灯下写作业了,我就是拼命,也要挣够钱交电费,让电灯亮起来。

    这天之后,贝贝吃了晚饭,就习惯性地拿着小方凳走到巷子口,在路灯下做作业。这一写,就写了好几天。老海呢?虽然他天天拼命地找活干,但仍然凑不够那笔电费。

    一天晚上,贝贝又出去写作业了,老海一个人在漆黑的屋子里,闷声不响地坐着。后来他觉得冷了,急忙起身给女儿找了件棉衣。

    可走到巷子口,那盏熟悉的路灯下却没有女儿的身影。老海顿时慌了,贝贝会跑到哪条街去写呢?他焦急地沿着路灯一路找,走了很远,也没看见贝贝。

    回到家门口时,老海发现屋里闪着烛光,惊喜地推开门一看,贝贝好端端地躺在床上。老海有点气了,问道:“你刚才跑到哪儿去了?”

    贝贝欣喜地说:“我在张大爷家写作业呢!”老海怔了怔:“你怎么跑到张大爷家去了?”

    贝贝说:“张大爷可好呢,他看到我在路灯下写作业,就叫我以后都到他家里去写呢。”

    老海点了点头。他知道邻居张大爷是个孤寡老人,大概有八十多岁了,靠低保生活,平时很少跟人交往,而且十分节约,连灯都不大舍得开。

善良的老人

    第二天晚上,老海就叫贝贝不要再去张大爷家了。他跟女儿解释说,张大爷家太小了,如果在他家写作业,肯定会给张大爷带来麻烦,影响他休息,张大爷身体本来就有病。

    贝贝懂事地点点头,想了想,说:“那我还去街上写。”老海说:“爸爸陪你写!”走到街上,老海坐在贝贝的左侧,尽量把身体撑大一些,给贝贝挡着风。

    写了一会儿,从后面传过来一阵咳嗽声。回头一看,张大爷咚咚咚地敲着拐杖,躬着身子,一路咳嗽着走了出来。张大爷看见他们父女俩,叹了口气,说:“孩子,你怎么不去我家写呀?”

    贝贝迟疑地说:“我爸爸………”老海低声说道:“张大爷,谢谢您的好意,我不能让孩子影响您休息。”

    “唉,这么冷的天……”张大爷又走近了几步,说,“太让孩子遭罪了,你这个爸爸能忍心啊?”

    老海没有搭腔,把头压得更低了。张大爷喘了几口气,叫贝贝跟他走。贝贝瞧了一眼爸爸,没动。

    张大爷就没再说话了,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摇着头,又一路咳着,缓慢地走了回去。

    老海羞愧难当,恨不得把脑袋塞到地底下。他知道,张大爷一定是看穿了他的心事。他不让贝贝去张大爷家,最主要的还是想给自己留点自尊。连孩子做作业,都要靠一个八十多岁老人的施舍借光,他这个父亲实在是太窝囊了。

    又过了几天,老海手头终于宽裕了些,马上就去把拖欠的两个月电费补清了。当天晚上,家里重新又变得亮堂堂的,贝贝高兴得又蹦又跳。

    很快,新的电费单又来了,老海还是先欠着,毕竟吃饱肚子比什么都重要。同时,第二个月的电费单,也在一天天临近了,他暗暗发起愁来。

    这天傍晚,老海从外面回来,看见张大爷一个人孤单地坐在巷子口。见到他,张大爷向他招招手,用微弱苍老的声音喊他的名字。

    老海急忙走过去,俯下身问:“大爷,回屋去吧,您在这儿等谁呀?”

    张大爷说不出话,激烈地咳嗽了一阵,用他那只枯瘦的手紧紧抓住老海,往自己身上拉。老海把耳朵凑到他嘴边,听到他喉咙里发出一阵嘶哑的声音,好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不要怕……电灯总会亮的……”

    老海苦笑着摇摇头,说:“我不怕,电灯还亮着呢,日子也会好起来的。”张大爷松开手,张着嘴巴,又发出一阵痛苦的咳嗽声。老海赶紧把张大爷送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老海临出门时,放心不下张大爷,就过去看了看。这一看才发现,张大爷已经去世了。张大爷没有亲人,老海帮着办了后事。忙了两天后,老海掐指一算,不由心头发慌,断电前的最后期限已经迫在眉睫了。

不灭的明灯

    这天早上,老海醒来后,第一个动作就是拉电灯开关。还好,还有电。可出了门一抬头,却见电工踩在一架竹梯上,正在打开墙上的电表箱。老海明白还是躲不过了,只能低下头匆匆走了。

    老海仍旧在外忙了一天,今天他只挣了十三块钱,加上全部的钱,就算不吃不喝也不够补清电费。回家的路上,老海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家里现在应该黑乎乎的,我这个爸爸当得太不像样了,怎么还有脸面对女儿呢?干脆死了算了吧。犹豫了半天,他决定回到家再看一眼。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始终有个幻想,也许电灯还亮着呢。他对自己说:倘若灯还亮着,那我就多活一天;倘若灯灭了,那就立刻掉头找个干脆的死法。

    回到巷子口,老海怀着最后一丝希望仰起脖子,拼命往家的方向看。突然,他看到自家的那间小屋竟然还透着电灯的亮光。老海惊呆了,使劲揉了揉眼睛,没错,确实就是自己家。可他记得清清楚楚,电工在白天就把电断了呀?不管如何,灯总算亮了,老海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朝家里走去。

    第二天,老海还是回得很晚。他一路上念叨着:电灯还亮吗?电灯还亮吗?回到家门口一瞧,电灯仍然亮着。他想:那我又多赚了一天。

    第三天,灯还亮着……电灯一晚接一晚地亮着,一直亮了下去。老海每晚对着电灯,简直不敢相信。而且,电工再也没有来催他补交电费了,甚至连电费单都没有给他送来。

    老海对那个电工充满了感激之情,觉得一定是他在帮忙。于是,老海每天都在提醒自己,等凑够了钱,一定把钱补上,不能让好人吃亏。

    有一天,老海收到居委会的通知,有关部门了解了他家的情况,给他安排了一份长期的工作,每个月能挣八百块。领到第一个月工资的当晚,老海买了鱼和肉,煮好了摆上桌,父女俩正要好好地大吃一顿,没想到刚拿起筷子,眼前一暗,没电了。他把头凑窗外一看,外面一片漆黑,看来是全区停电。

    老海一拍脑袋,自己的电费也该交了,欠得太久啦。

    第二天一早,老海揣上钱就往电业公司跑,找到了那个电工,问他:“师傅,我到底欠了多少钱电费?这些够了吗?”

    电工很意外,愣了一下:“没有呀,你没欠电费。”可老海记得,应该欠了三四个月了。他握着电工的手说:“这几个月,你都没有给我送电费单,可我家的灯还亮着,我知道,一定是你在帮助我,真的太感谢了!”

    电工的脸红了,尴尬地想了想,说:“你不用谢我,真的。你要谢,就谢那位姓张的大爷吧!”

    “他?”老海惊讶地说,“张大爷已经去世了呀!”

    电工显得很不好意思:“当时我已经给你断电了,后来张大爷把我叫去,让我接回去,并马上补清了你的电费。他去世前几天,还把所有的钱都拿去给你预交电费了。”

    老海惊讶地“啊”了一声,眼前出现了张大爷去世前那晚的情景:张大爷一个人坐在巷子口,原来是在等他,然后又很认真地跟他说了一句奇怪的话。没想到,张大爷居然把所有的钱都拿去给他预交了电费,而自己第二天就去世了。

    电工说:“你户头上的钱还多着呢,这几年恐怕都用不完。倒是张大爷,他家最后那个月的电费还没交,公司已经把他家的电给断了。”

    老海眼里滚动着泪水,他马上补交了张大爷欠的电费,说:“以后我会按时交清电费的,请你把张大爷家的电线接上,我想让张大爷家的灯永远都能亮着!”    

QQ截图20190511091032.jpg

文章标题: 爱是一盏我心里的等
文章标签:

[爱是一盏我心里的等]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