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遇到渣男 过去就好了

时间: 2019-05-11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遇到渣男  过去就好了

 “姐,我可以和你聊聊天吗?”

文熙盘腿窝在沙发里扒拉着微信,正无聊中,看到这样一条加好友的信息。

“小艾”——网名很女性化。是完全没印象的一个名字。搭讪口吻既不鸡血也不鸡汤,不像微商或者中介。

反正也无聊。文熙给自己的朋友圈设置了“不可见”,加了她。

“不好意思,冒昧打搅姐姐了。他的朋友圈,我只认识你。”

“他是谁?我认识你吗?”文熙一头雾水。

“你们群过年的年会,我坐在你旁边的”,微信那头停顿了十几秒钟,打字过来,“他带我去的”。

文熙想了半天,依稀记得是读书群的年会,确实有这么回事。

是穿粉色呢大衣的腼腆女生,瘦瘦的,不过腹部微微隆起,好像有四五个月身孕了。确实是一个离异群友带来的,当时高调宣布这个新面孔是他老婆。

因为有个什么信息需要沟通,文熙和她互留了手机号码。

“你和他熟吗?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吗?”小艾打字速度很快。

文熙的脑回路有一点卡住了——这个情况不太对,置身事外比较好。

“我和他不熟。”——确实也不太熟。只知道那个男人好像事业一直不顺利,有点闷闷的。原配以前也见过,男女俩个都比较有教养,貌似口才学识均还可以。

微信那边发来一段语音,犹犹豫豫的,“我就是想知道他怎么样了,我和他吵了一架,他拉黑我很久了”。

一个女生得有多大的勇气,有多么的无奈,才能向陌生人开得了这个口。

文熙心软了,进了那个男群友的朋友圈看了看,就是些工作场景和日常琐碎,没有什么异常。

“有没有什么表达心情的?有没有,呃……,有没有提到他的前妻或者别的什么女人的?姐你帮我看看”,小艾并不死心。

文熙不想继续偷看了,有帮人偷东西的感觉。何况,这关自己什么事?

拖延了几分钟,文熙发过去了两个字“没有”。——她没有看,也懒得看,帮陌生人去干偷窥的勾当,这算什么事嘛!

微信那边明显放松了很多,发过来的语音也流畅多了。小艾急切地想为自己的行为做个注解,证明自己是个正经女孩,语音一条接一条,说了很多。

大意是自己年近三十了,遇到了年长体贴有上进心的离异男士,很珍惜。俩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女生妈妈要男人给自己女儿承诺一个未来,表态拿多少钱出来抚养腹中孩子,又打算怎么对待前段婚姻的孩子。男人只表态“我会努力”,死活也不给具体方案。双方谈崩,女方家长认为男人诚意不够,男人怒斥女生被父母摆布,不够独立自主,虚荣贪财。拉黑女生,就此消失了。

“那孩子呢?孩子多大了?”文熙忍不住八卦了一句。

小艾沉默了半天,发来斯斯艾艾的一句话,“8个月了,他要我去打掉”。

什么?有没有听错?文熙怀疑自己的耳朵,重复听了一遍,真的没错。

“8个月!生下来都是活的啦。怎么可能?!”文熙不信。

“真的,我们2个多月没有联系了”。

“干嘛不打电话问他?对孩子得负责的!”文熙做不到置身事外的轻松了,女人的本能令她愤愤不平。

“我最近……,有点忙,我妈也不准我主动找他。”小艾顿了顿,又说“我只有他的支付宝好友,他上个月给我转了1千块钱,要我把孩子打掉。”

给1千块钱打孩子,8个月的孩子!青天白日下,竟然有这样的渣渣!文熙手一抖,发过去两个字“我靠!”

“不不不!”小艾急急忙忙发过来一段话“他也许就是说说呢,他没有删除我的支付宝好友呢!谢谢你啊,姐,晚安啊 ”,发过来一个拜拜的表情,就此逃遁。

文熙窝在沙发里,独自感慨了半天。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男的够坏,女的够蠢!”文熙心里毒舌。

 

过了几天,又是夜半时分,文熙又接到小艾的微信“姐姐睡了没有?我很难受,想说说话”。

文熙心里长叹一声,回复,“没呢”。

聊来聊去,文熙搞清楚了一些细节。女方家长要男人拿出二十万表达诚意,男人不肯,友好协商上升为暴力维权,争执中踢坏了女方家的家具,还返头几次上门滋事。

文质彬彬的男人暴露了暴力的一面,女方家长从不满直接升级为坚决不同意,重重压力之下,小艾打掉了孩子。

男人再也没有露面,从这场因为故事而导致的事故中溜之大吉,结束得干净利落。

“你家真要二十万?”文熙问。

“我家在**市(省城)好几套房子出租的,租金就够养活我,哪里缺这二十万啊!就是要他一个诚意。”

“如果他真没这二十万呢?”

小艾沉默半晌,说,“其实只要他够诚意,我妈也会算了的。可是,他说存折由他妈妈保管,他没钱。四十多岁的男人了,自己名下又有家公司,谁信呢?”,小艾深叹口气,“没想到他就这样走了,再也不管我了”。

隔着小小的手机屏,文熙都能感觉到小艾的绝望。

两个从未谋面的女人,隔着十几岁的年龄差距,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成为了经常夜谈的网友。

为什么说是“夜谈?”,因为小艾只在半夜找文熙,在脆弱无处安放的时候。

被生活狠狠摔打过的文熙太懂这感觉了。一个迷茫的女生愿意把那些和妈妈沟通不了,和朋友启齿不了的话,都来和她说,文熙打心眼里愿意帮她走出这段人生的泥泞路。

有一天聊到走心处,小艾突然发来一张婴儿照片。

就是小艾口中那个打掉了的孩子。团团脸,粉嘟嘟的,非常可爱。

原来小艾加文熙好友的时候,躲在乡下刚刚偷生下这孩子,文熙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陪伴了小艾孤独的坐月子时光。

“拖太久了,很大了,只好生下来”。小艾发来几个字。

看着孩子的照片,文熙的心一阵一阵地隐隐作痛。这个世界如此荒诞不经,一场无人担责的狗血故事,却要让一个无辜的生命永远与之产生关联。

文熙极力撺掇小艾将孩子送人,自己重新开始。

几个月后,小艾换了手机号码,去了东部沿海某城市。

俩人再无联系。

两年多后,文熙突然想起小艾,微信问一句:还好吗?

那头发来一个灿烂的表情:很好啦!俩人老朋友似的聊了半天。小艾买了个百多万的房子,找了工作,孩子被人领养了,宠如掌上明珠,过得很好。

发来房子和孩子的视频。房子是小而美的新居,孩子白白胖胖的,笑得咯咯咯。

真的都很好。

小艾哈哈笑着说:我以前就是个傻逼。

文熙放了心,知道小艾终于从泥坑里爬出来了。

只是说起过去,什么事,前因后果,小艾发过来的文字,桩桩件件的时间都精确到年月日,分毫不差。

那些蚀骨的记忆,也许是回忆里的刀痕,任多少岁月静好,也到底是“意难平”吧?

只是文熙一直没有告诉小艾,那个男人,在她坐月子的时候,已经在小艾看不到的朋友圈里晒新女友晒幸福了。

晒新女友(几个月后称呼改成了老婆)做的美食、茶道,发鸡血工作状态,满满一个上进励志爱家有格调好男人人设。

而在他的支付宝朋友圈(很多人不知道支付宝还有朋友圈吧?),他知道小艾会去偷窥的地方,那里有个忧郁念旧的宝宝。想念远去的她,想念失去的孩子(当然失去了,1千块钱不能白花),诉说因为失去了她,所以随便找人结婚了,感慨命运无情,人生落寞。

我呸!文熙愤愤吐了一口唾沫,心想渣男难道有表演型人格?明明吃得饱饱的非要去卖惨。你人生开挂的速度分秒都不曾为人家停留过,可是你却在别人的人生挖了个天坑不算,还要有事没事去搞搞装修,把天坑装修成聚宝盆。

明明让人吃了翔,难道还要让人回味出榴莲的味道?!

QQ截图20190511081159.jpg
文章标题: 遇到渣男 过去就好了
文章标签:

[遇到渣男 过去就好了]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