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林轩】蛊童小说完本阅读

时间: 2019-04-12 | 作者:林轩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林轩】蛊童小说完本阅读

蛊童讲述了我是一名普通的代驾,接到了一位性感的美女,可美女的家,却在殡仪馆。回到家中,我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出现了一个擦不掉的唇印,从那以后,各种恐怖的事情接踵而至……

第三章 身旁的脚印

 

  我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心,害怕和孙哥的下场一样,想起他的死状,我还有些心有余悸。

 

  

 

  不一会我们就到了,殡仪馆外面的路上,道士示意我停车,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我也有些紧张。

 

  

 

  他下了车,手里拿着一个铃铛晃动着,嘴里边还念念有词的。

 

  

 

  我一句话也不敢说,跟着他的身后,警惕的看着周围。

 

  

 

  就在到了殡仪馆附近,那铃铛突然不受控制的慌乱了起来,见这一幕,我赶紧躲在了车后面。

 

  

 

  道士一点没有慌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按在铃铛上,那铃铛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见到了这诡异的一幕,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他好像是有两下子。

 

  

 

  “我小看这里了,这是个聚阴之地呀。”道士安静了下来,很沉重的说。

 

  

 

  四周阴森森的,又想起里边骨灰盒的事,我有点害怕了。

 

  

 

  看到了殡仪馆的外墙,道士便招呼往我进去,靠近殡仪馆,我只感觉四周的空气,突然骤冷了下来。

 

  

 

  我冷的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又想到道士说这里是什么聚阴之地,很明显不是什么好地方。

 

  

 

  四周一片死寂,连蝉鸣都没有,周围的草已经枯败了,这里看起来确实很不正常。

 

  

 

  “干爹,那前面就到了。”我有些恐惧的,指向前面那摇摇欲坠的殡仪馆,又看向道士。

 

  

 

  话音刚落,周围传出了呜呜的风声,我听着心里有些发毛,这声音怎么这么像女人的哭声。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听到这风声,道士的表情更严峻了。

 

  

 

  我们向前走着,很快就到了殡仪馆的门外。

 

  

 

  此刻殡仪馆里面黑漆漆一片,好像一只吃人的巨口,等待着猎物。

 

  

 

  道士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皇色的符纸,刚要贴在门上,又一脸紧张的停下了动作。

 

  

 

  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脚底下,甚至是我们的附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很多的脚印。

 

  

 

  最恐怖的是这脚印是红色的,好像要把我们包围似的。

 

  

 

  道士骂了一声,赶紧对我挥了挥手:“这东西太邪乎,不进去了,赶紧回去。”

 

  

 

  我一听不敢怠慢,赶紧跟在他屁股后面,生怕他把我落下。

 

  

 

  这道士看起来年纪挺大的,可是一说跑,竟然跑得比我都快,一愣神功夫,把我拉开了一段距离。

 

  

 

  我一咬牙也想跟上他,就在这时候,我感觉有什么东西绊了我一下,我一回过头,整个人瞬间麻了。

 

  

 

  有一双血淋淋断手,抓住了我的脚腕,这手和昨天出现在我床上的相差无几,上面都是布满了恶心鲜血。

 

  

 

  我整个人犹如晴天霹雳,吓得几乎灵魂脱壳,一股尿意袭来。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力的挣脱断手,连滚带爬的向前跑着。

 

  

 

  我跑了几下,发现不对劲,只见四周有着幽幽的光亮,是烛光

 

  

 

  我看了看周围,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我怎么跑到殡仪馆里来了?跑反了?

 

  

 

  我腿一软都快吓尿了,再看不远的前方,摆放着一口崭新的红色棺材。

 

  

 

  棺材里有什么,死人?一时间恐惧几乎把我淹没。

 

  

 

  我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棺材里面,会跳出来什么恐怖的东西。

 

  

 

  呜呜的风声又响了起来,这次我没听错,就是女人的哭声。

 

  

 

  这时候我听到有人在叫我,一回头就看见道士,神色紧张的站在门外,对着我招手。

 

  

 

  “你小子昏了头啊,快出来!”道士对我招了招手,紧接着进来一条红色的线。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抓住了麻绳,这才反应过来,我竟然不能动了!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棺材里扑通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顶着棺材似的,我整个人都快炸了。

 

  

 

  道士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我往出拽,也不知道这看似细小的红绳,怎么就禁住了我的重量。

 

  

 

  我看到道士瞪大双眼,死死的盯着我的背后。

 

  

 

  “别回头!”他厉声道。

 

  

 

  这时候我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力量在牵扯我,到底什么东西在拽我?

 

  

 

  我又不敢回头看,都快吓哭了。

 

  

 

  这种感觉太煎熬了,道士更是冒头大喊,他骂了一句,又咬破了自己的一个手指,把血摸在了红绳之上,终于把我拽出了殡仪馆的门外。

 

  

 

  出来以后,我才感觉身体一松,身体又是自己的了。

 

  

 

  出来以后,我们俩赶紧对着借的车跑去,外面的那些脚印已经不见了。

 

  

 

  我惊魂未定的启动车,用力一脚踩下油门,对着来时的路回去。

 

  

 

  “你看到没?”我们俩路过一条十字路口的时候,道士突然问我。

 

  

 

  “什么?”我的声音,几乎有些颤抖。

 

  

 

  “路边一辆红色的宝马,那里边的女人,还对着咱们招手。”

 

  

 

  我吸了口冷气,难以置信的看着道士。

 

  

 

  道士回过头,看了眼又说:“你认识啊?”

 

  

 

  听这话我瞬间汗毛乍起,几乎把油门踩到了底。

 

  

 

  我没和道士说过代驾的车,是一辆红色的宝马,但是听他描述,很明显就是昨天晚上那个美女啊。

 

  

 

  等我们回到了他的店里,我才和他说起了这件事,这给他也吓的不轻。

 

  

 

  我们俩直到回到店里,我才有种活过来的感觉,再看看自己的脚腕,身体一阵冷一阵热,此刻在我的脚腕上,有一个红色的手印。

 

  

 

  道士面色凝重看着那手印,拿出糯米继续给我敷:“你这是鬼手缠身啊,看来他已经缠上你了。”

 

  

 

  “怎么办啊干爹。”我带着哭腔说,已经被吓破胆了。

 

  

 

  我现在真的后悔,为什么作死要干代驾司机。

 

  

 

  “她既然缠上了你,那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和我进里屋吧。”说着道士对我挥了挥手,让我跟着他。

 

  

 

  我跟他进了里屋,发现里边几乎没什么东西,地上放着的一块板子,我仔细看了看猛的发现,这是一块棺材板。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放一块棺材板在屋子里,紧接着他对我指了指:“今晚你就睡在这吧。”

 

  

 

  听这话我一百个不情愿,道士直接把我摁在上面。

 

  

 

  “你不睡在这,她还会再找你的。”

 

  

 

  我想起刚才在殡仪馆,那抓着我脚踝的手,便不敢多说什么了。

 

  

 

  不过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以前都是将死之人,才会放在棺材板上面。

 

  

 

  道士又从怀里。掏出了很多的符纸,粘在了棺材板上面。

 

  

 

  最后他还把一个白单,盖在了我的身上,在白单外边也贴上了很多符纸。

 

  

 

  弄完了这一切,他趴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一会无论有什么声音,外边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把白单拿开,也别离开棺材板。”

 

  

 

  我慌乱的点了点头,说完道士就离开了,我一个人躺在棺材板上有些发慌,感觉自己现在的样子,应该很像一个死人。

 

  

 

  过了一会我都快睡着了,感觉四周的空气,突然骤冷了下来。

 

  

 

  我刚想动又反应过来,每一次空气变冷,好像都会发生灵异事件。

 

  

 

  呜呜~那像女人的哭声,又出现了,充斥在屋子里。

 

  

 

  就在这时候,我仿佛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了我的身旁。

 

  

 

  我心里有点没底,但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外边的人并不是道士。

 

  

 

  什么人?心里有点打鼓,别提多害怕了。

 

  

 

  我大气都不敢出,看到那个人,就围在我的身边打转,可是却一点脚步声没有发出来。

 

  

 

  我甚至感觉,外面那个东西不是人,人怎么可能没有脚步声。

 

  

 

  我倍受着煎熬,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可以看到那个人围着我不停的在转圈。

 

  

 

  我又特别的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清晨我醒来的时候有点后怕,怎么自己就睡着了。

第四章 死人的东西

  

 

  我看到道士,正一脸深沉的看着我,他把我身上的白单打开了。

 

  

 

  见状我就站了起来,感觉没什么不对,可是看到白单上的东西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

 

  

 

  只见白单上面,贴的那些符纸,很多都已经变成了纸灰。

 

  

 

  昨天晚上在我外边徘徊的,到底是什么?我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时候我看到在棺材板的外围,有很多零散的脚印,而且这脚印上面都是纸灰。

 

  

 

  我想起来昨天晚上,那个围着我打转的人,这么一看,可能也不是人。

 

  

 

  又看见阳光,要庆幸自己又活下来了,我惊喜的发现,脖子上的唇印也消失不见了。

 

  

 

  我大喜过望,道士也让我可以走了:“小子,你过两天再来一趟,别忘了,现在我是你干爹了啊。”

 

  

 

  我点了点头,至于干爹那事,现在我都好了,也由不得他了。

 

  

 

  我也没打算再过来找他,本来以为这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没想到更恐怖的事还在后面……

 

  

 

  唇印消失了以后,我还打算继续工作,毕竟还得吃饭不是,不过这次我可不敢干夜班了,这次的经历,真是把我吓破胆了。

 

  

 

  让我有些无语的是,白天基本没有人找代驾,眼看着赚不到钱,我有点干着急,无奈我只好又干回了夜班代驾。

 

  

 

  不过这次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一些,甚至女人的单子都不敢接了。

 

  

 

  我提心吊胆的干了几天,就发现了有些不对劲,我那天晚上接了一个商务男,在下车的地方,捡到了一个手提包。

 

  

 

  这包是纪梵希的,得值个几万块钱,因为是在下车的地方捡的,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雇主的,可是联系他几回,也没有回答我。

 

  

 

  把包放在车里,也不敢动,就在第二天晚上,我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又在下车的地方,捡到了一条金项链。

 

  

 

  此刻我已经意识有些不对了,我又那位联系雇主,还是没有回我。

 

  

 

  直到第三天晚上,雇主的车开走了,我在地上竟然捡到了,一块劳力士手表。

 

  

 

  我在百度上查了一下,这块手表怎么也得值十几万,我一下子就慌了。

 

  

 

  这次我毫不犹豫的选择报了警,经过警察调查,并没有人报失。

 

  

 

  刚想着时候把东西,给警察送过去,刘宏宇知道了这些事。

 

  

 

  这捡到东西还不是好事,看给你愁的,既然没人报警,我说就把这些东西卖了。”电话里头,刘宏宇很财迷的说。

 

  

 

  见我不为所动,他又继续誘惑我:“这些东西卖了,怎么也得值几万块钱,都够你做一年的代驾了。”

 

  

 

  我一想也是,不过想起那殡仪馆的美女,总觉得这事里边有蹊跷,第四天我特意没敢上班。

 

  

 

  一直过了几天,雇主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联系不到。

 

  

 

  没等到雇主的电话,刘宏宇倒上了门,他说他有个哥们搞二手的,他可以帮我去卖。

 

  

 

  不过数值太大了,我实在不敢动,终于有一天晚上,我打通了雇主的电话。

 

  

 

  听了我的话,那头嘿嘿一笑:“当做给你的小费了。”

 

  

 

  听这话我大喜过望,土豪啊,劳力士表都不在乎了,我赶紧联系了刘宏宇。

 

  

 

  他能拿点好处,我也省得麻烦,却不想到这一举动,彻底害了他。

 

  

 

  把东西给刘宏宇的当晚,我就发现联系不到他了,又问了一些认识的代驾还有司机,都说没没联系刘宏宇。

 

  

 

  我在家里有些坐立不安,马上又反应过来,那手表就值10多万,这小子不会把东西,卷走跑了吧。

 

  

 

  我有点埋怨自己的大意,也有点心疼那些东西,打定主意,我四下开始联系刘宏宇的踪迹。

 

  

 

  亏我还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没想到这小子为了钱,和我来这一出。

 

  

 

  “宏宇,没了。”我把电话打到,刘宏宇老婆手机的时候,她哭着和我说。

 

  

 

  我有点不相信,心里已经认定刘宏宇是贪图我的东西,十几万的东西,来这么一出我不意外。

 

  

 

  刘宏宇家的地址我知道,我带着满腔怒火的就赶了过去。

 

  

 

  刘宏宇家没有人,听说人都赶去了火葬场,听到这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些打鼓了,难道他真死了?

 

  

 

  等我赶到火葬场,已经是下午了,果然看到刘宏宇的尸体。

 

  

 

  刘宏宇出了车祸,整个人被撞的像一个血葫芦,惨不忍睹,我看了一眼差点没吐出来,他的妻子正在火葬场里嚎啕大哭。

 

  

 

  看到刘宏宇,我宛如晴天霹雳,只见刘宏宇的脖子上,还挂着那金项链,手上也戴着手表,最恐怖的是,他的嘴角,还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看到这一幕,我只感觉毛骨悚然,只感觉是这些东西害了他。

 

  

 

  我坐在火葬场的走廊,神经都有些恍惚,总感觉是我害死了刘宏宇。

 

  

 

  不行,绝对不可以再干夜班了,那些东西我也顾不得要了,赶紧从火葬场离开了。

 

  

 

  说起来我借的车,还是刘宏宇借给我的呢,我开着这辆车,准备回家避避风头。

 

  

 

  天已经有些擦黑了,就等我在路上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一辆车,在我后面开了很长时间,好像在跟踪我啊。

 

  

 

  等我看向那车的时候,瞬间寒毛乍起,是那辆红色的宝马!车牌号都没错。

 

  

 

  我不知道那宝马里边,是不是还坐着那个美女,只感觉死亡就在自己的身后。

 

  

 

  我的后背一阵阵的发冷,如果那车跟着我回家,后果不堪设想啊。

 

  

 

  我马上有了主意,踩下油门,就往道士的店里开,现在可能只有他救我了!

 

  

 

  一路上我吓的肾上腺素都有些升高,无论我开的多块,那红色的宝马,就不紧不慢的跟在我的身后。

 

  

 

  终于到了道士的店门外,我看到里边还亮着灯,顿时大喜过望。

 

  

 

  下了车我赶紧跑向店铺,道士看到我也是意外,从来没有觉得他的样子,是这么可爱,我语无伦次跟他比划着,把那宝马车,跟着我的事情跟他说了。

 

  

 

  道士听完脸色铁青,赶紧把店门关了。

 

  

 

  “唉,我就不应该贪财,早点关门就好了!”道士我有些无奈的说。

 

  

 

  我把这几天收到的东西,还有刘宏宇的死,一股脑都和他说了。

 

  

 

  道士听完没有说话,而是给我看他的手机,只见手机上面,有一个女人的照片。

 

  

 

  看到那女人的时候,我的头皮瞬间就麻了,这女人就是那宝马车的女主人,那个美女。

 

  

 

  就在我有些纳闷,道士怎么有她的照片的时候,他问我:“你那天见的女人,是她吗?”

 

  

 

  看我点了点头,他又给我调出了一条新闻,看着那条新闻,我的后背一阵阵的发冷。

 

  

 

  这是几年前的新闻了,上面写着殡仪馆的女主人出了车祸,致命伤是额头。

 

  

 

  那张配图,就是那殡仪馆的女主人,我都快哭了,这么说那美女果然死了,那我那天晚上代驾的,岂不是鬼?

 

  

 

  而且新闻上说的,致命伤是额头,我又想到了那晚看到美女的额头上,好像有伤口,好像一切都对上了。

 

  

 

  想着,我的腿有些发软。

 

  

 

  “那些东西就是死人的东西,活人粘手的话,肯定会出事的!”道士有些叹息的,说刘宏宇的事。

 

  

 

  听这话我心里有些发毛,那岂不是说,刘宏宇真的是替我死的?

 

  

 

  我心里特别的懊恼,我们俩晚上就待在店里,再也不敢出去,我又从窗户看了看,好在红色的宝马已经不在了,否则我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我没了主意,满脸的惊恐的看着道士。

>>>>本文《蛊童》全文在线阅读 <<<<

文章标题: 【林轩】蛊童小说完本阅读
文章标签:蛊童  小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