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林莫)《死亡调酒师》小说无弹窗阅读

时间: 2019-04-12 | 作者:林莫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林莫)《死亡调酒师》小说无弹窗阅读

死亡调酒师主要内容:因为贪婪一份待遇极好的工作,而在黑夜酒吧担任调酒师,却屡屡遭遇到离奇古怪的事情而产生疑惑,调查清查才知道,每一个送酒的,都没有好下场。

第三章 细思极恐

 

    

 

  上任调酒师,是个年轻的小伙,叫杨得志,这事是我在平常都去的餐馆,老板娘给说的。

 

    

 

  

 

    

 

  他家住在小区六楼。

 

    

 

    

 

  因为门铃,我只能站在铁门外拍门,“请问杨得志在吗?”

 

    

 

    

 

  喊了两声,门打开,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问我:“你是?”

 

    

 

    

 

  “我是杨得志的同事,请问他在吗?”

 

    

 

    

 

  我这么一问。

 

    

 

    

 

  她忽然捂脸哭起来,她说:“你来迟了,得志在早些日子已经下葬了。”

 

    

 

    

 

  死了?

 

    

 

    

 

  我心底惊然,实在没想到,这位前任调酒师已经离世,那么我想问的事情看来要失望了。

 

    

 

    

 

  一场来到,怎么也要意思,就在铁门外递给五百块钱,跟她说想要给杨得志上柱香。

 

    

 

    

 

  她拿过钱,给我开门。

 

    

 

    

 

  进了门,当我看到那暂时的神台,那张黑白照里的年轻小伙后,我僵硬在原地,就连手里的那条香都掉到地上。

 

    

 

    

 

  是他!

 

    

 

    

 

  我绝对不会认错的,隔三差五就会到酒吧,还用恶狠狠的盯着我那个小伙!

 

    

 

    

 

  在杨得志家里回来后我心神一直不宁,我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已经死去一个月的人,我见到的那个小伙,又是谁?

 

    

 

    

 

  这事我没给张伟说,说了他也不信。

 

    

 

    

 

  而在第二天凌晨准备下班的时候,我发现柜台放着一个满是霉毛的怀表。

 

    

 

    

 

  这可给我气坏了,心想谁搞这种恶作剧,用这东西恶心我。

 

    

 

    

 

  我用纸巾包着怀表正准备扔出去,可我看到那蒙蒙的金色顿时一愣!

 

    

 

    

 

  金子?

 

    

 

    

 

  要真是金子,这怀表就真的价值千金,当出去起码有几万块,谁放在这里?这东西我没敢拿,也不贪这点东西,将怀表放回到吧台就走了。

 

    

 

    

 

  第二天上班,我特别问谁遗漏东西,结果等下班,不仅没有找到失主,反而这次再次多出枚黄金戒指!

 

    

 

    

 

  我看着戒指。

 

    

 

    

 

  想起这些日子遇到的各种怪事,渐渐地身上起了一层疙瘩,我将怀表与戒指锁在抽屉里,回去睡醒就到餐馆问老板娘再上一任的调酒师在什么地方。

 

    

 

    

 

  老板娘见我神色紧张,语重心长对我说:“你要是不缺钱,就赶紧辞职走人。”

 

    

 

    

 

  我问她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老板娘没说话,将一个地址交给我然后就回到柜台忙碌去了,不管我怎么问,她也不回答我。

 

    

 

    

 

  我只能拿着地址奔向再上一任调酒师里。

 

    

 

    

 

  他叫吴立新,住在村口附近,距离这里有点远,我得打出租车,来到村打听才知,吴立新在后山给人家看守果园。

 

    

 

    

 

  来到果园,我看到一个人躺在摇摇椅坐着,他三十来岁,明明是夏天,却穿着棉袄,正抽着旱烟,我发现他没有左手。

 

    

 

    

 

  我走过去,问:“请问你是吴立新吗?”

 

    

 

    

 

  他看我一眼,然后说:“果子还没熟,你晚个月再来吧。”

 

    

 

    

 

  我不太确定他是不是吴立新,就对他说:“我是华新路的黑夜酒吧的调酒师,有点事情我想找吴立新。”

 

    

 

    

 

  听我这句话,他脸色当场就变了,他对我惊慌说道:“我不是吴立新,也不认识他,你找错人了。”

 

    

 

    

 

  看他反应,我确定他就是吴立新,我赶紧追过去说:“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我也不会找你,你就先听我说一下可以吗!”

 

    

 

    

 

  他甩开我,铁青着脸说:“我没话可说,就一句,你赶紧辞职吧。”

 

    

 

    

 

  我问为什么?

 

    

 

    

 

  吴立新摇头说:“你相信就辞职,不信随你。”

 

    

 

    

 

  听完这些话,我觉得吴立新是知道点什么,至少他是知道这份工作是有问题的,我赶紧追过去,也不管他听不听,将这些日子遇到的奇怪事情都说清楚。

 

    

 

    

 

  吴立新听到最后,听到我见到黄金首饰,忽然转头问我,惊恐问:“你都收了?”

 

    

 

    

 

  我摇头说没有。

 

    

 

    

 

  吴立新这才松口气说:“那还好,还有得救,你记住,今晚下班前你就将东西全部放回去,然后辞职!”

 

    

 

    

 

  我连问:“为什么阿?吴大哥,你就告诉我,让我少些猜疑吧!”

 

    

 

    

 

  说到这里,吴立新浮现出惊惧的神色,他说:“看这手,这就是贪心的下场,你没有贪心,所以还没有出事。”

 

    

 

    

 

  我浑身一震,问:“吴大哥,会不会是有人想要诈你⋯⋯”

 

    

 

    

 

  这也不是少见了。

 

    

 

    

 

  故意漏些财物,然后人装并获,趁机勒索,不给就用暴力。

 

    

 

    

 

  吴立新叹了一口,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左手,眼神闪过追悔:“不是我保密,而是我说出来,你也不会信。”

 

    

 

    

 

  “我信阿!吴大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信!”听出吴立新话语松下来,我赶紧追问,坚毅地看着他。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不对劲了!

 

    

 

    

 

  “在我上一任调酒师,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在我接任前一天,他忽然离奇失踪,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头。

 

    

 

    

 

  吴立新说道:“因为他已经察觉到,那酒吧很不对劲,所以逃跑了。”

 

    

 

    

 

  “一个月前,杨得志在酒吧忽然心脏病发暴毙,你知道吗?”

 

    

 

    

 

  我一愣。

 

    

 

    

 

  这事我不知道,但杨得志我见过他!

 

    

 

    

 

  吴立新说:“我是贪心,后来碰到的中年,得到他点化最后舍弃那些黄金,只是丢了一只手,可他不肯放手,结果丢了命。”

 

    

 

    

 

  我将那中年的模样告诉他,吴立新惊讶一番,然后点点头,说就是他,吴立新还多问一句:“不过你是怎么见到他的,他不是半年前已经过世了吗?”

 

    

 

    

 

  我身体如雷灌顶,站都站不稳。

 

    

 

    

 

  见到我吓得不轻,他说:“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你该回去了。”

 

    

 

    

 

  我僵硬在原地,良久才点点头,照这种情况看来,要不是我没有贪心,下场绝对凄惨。

 

    

 

    

 

  果然。

 

    

 

    

 

  这世界是没有平白给你七千一个月的好事!

 

    

 

    

 

  我已经决定了,今晚就回去找到张伟辞职,就算他不批,大不了我连月薪都不要,自离。

 

    

 

    

 

  就在这时候。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以为是张伟,正好就现在跟他提这事,没想到,却是个陌生的号码,她说:“这家酒吧你离不开,你走了,必死无疑。”

 

    

 

    

 

  我心头一颤,赶紧往旁边警惕起来,我问她:“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

 

    

 

    

 

  “我没跟踪你,只是有些方法知道你在做些什么,总而言之,你不想死就必须继续做下去,放心,我会帮你,今晚我会来找你。”

 

    

 

    

 

  我还没明白,电话已经传来忙音,我赶紧拿起手机回拨,发现打过去的是个空号。

 

    

 

    

 

  我愣站在原地,因为我已经不知道接下来我要做些什么。

 

    

 

    

 

  吴立新以及那位中年都要我辞职,可刚才神秘的女儿电话却斩钉截铁警告我,离开就会死。

 

    

 

    

 

  我到底信谁?

 

    

 

    

 

  越是想,心情越是乱,我不想死,只想赶紧逃离这份工作。

 

    

 

    

 

  坐车回去,张伟见到我,就问:“咋了?失恋了?”

 

    

 

    

 

  我看着张伟,本想提出辞职,可想起刚才那侧电话,内心经过争斗后,我决定先见见她再决定。

 

    

 

    

 

  我硬是扯出笑容对张伟说:“是阿,她今晚就要过来跟我提分手。”

 

    

 

    

 

  张伟知道我是在开玩笑,笑了笑,回去宿舍,我就坐在床上,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天就黑了,来到了凌晨。

第四章 你只能选择相信我

  听完她的话后,我不由得回忆起这段时间内在酒吧内的所作所为,但无论如何,我都想不通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想不通?”说完后她轻抿了一口酒:“难道你不是自愿在这家酒吧工作的吗?如果你要是被胁迫来到的这里,恐怕你早就和他们一样了。”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这才注意到酒吧内所有的服务员都在直勾勾的盯着我们两个。虽然平时这些服务员看起来有些奇怪,但当这一双双眼睛盯着我看的时候,我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却冒了出来。

 

  见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小声的和我说道:“难道你还没注意到吗?整个酒吧里只有你一个人是活人。”

 

  虽然我对于鬼怪之事抱有敬畏之心,但她竟然说整个酒吧内只有我自己是活人的时候,我却撇了撇嘴:“开什么玩笑?难不成他们都是死人?”

 

  见我一脸不相信,她连忙将食指竖在了嘴边:“你小点声,别被他们听见。”

 

  见我压根不信,她缓缓的摇着头说:“既然你并不相信,那我就让你看看,你身边的这群同事的真正面貌吧。”

 

  说完后,她便将手伸进了风衣口袋中,过了片刻,她便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放在了手心中。

 

  “接下来无论你看到了什么东西,都不要大呼小叫,否则的话,神仙也救不了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在瓶口蘸了些液体在食指上,随后她便将手指搭在了我的眉心。

 

  不知是她的手太冰,还是这液体有些凉,随着手指不断的擦拭,一股冰凉之意直入骨髓。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三把火,这也是所谓的阳火,只要这三把火燃烧旺盛,寻常的孤魂野鬼也就不会找上门,而身体虚弱的人和老人阳火不旺,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会经常看到鬼怪的原因。”

 

  她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用力揉搓着我的眉心,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过了片刻后她拍了拍我的脸:“好了,一会儿睁大眼睛,无论看到什么也不要发出声响,也不要闭上眼睛。”

 

  眉心中央的冰凉还没散去,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而当我睁开眼睛的一刹那,我就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了。

 

  只见那些原本面色冰冷、面无表情的服务员全都换了副模样,反倒是一个个的全都变成了干尸!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不由得惊呼道:“我的天,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没想到我还是发出了惊呼,她连忙朝我使眼色说道:“忘了我刚刚怎么和你说的了吗?自然一点!”

 

  一想到这儿,我连忙将闭上了嘴,但吧台这边的异常还是引起了那些服务员的注意力。看着那些正朝我走了过来,我浑身上下的汗毛全都竖起来了。

 

  很快,几个服务员便走了过来,随后领班的问了我一句:“怎么了?”

 

  直到他们走进后,我才发现他们一个个的和干尸有些许差别,准确的来说,是他们每个人的脑门上都有一个通红的红点。

 

  看着面前的那些干尸,我强作镇定的说道:“没什么事,只不过是这位客人认为这里的酒不是正品。”

 

  听完我的话后,其中的一道身影缓朝她转了过去,随后他便说道:“这位女士,我们酒吧内所有的酒都是正品,如果你对这里的酒有什么疑问的话,你可以和我们老板聊一聊,我们老板会出具这些酒品的购买清单。”

 

  看着面前那几具干巴巴的尸体,她笑着说道:“我只不过是和这个小调酒师开课玩笑而已,张老板卖的酒,我信得过。”

 

  听完她的话后,那个酒吧服务员什么也没说,只是带着众多服务员离开了吧台。

 

  看着那些已经离开了的酒吧服务员,我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刚刚提心吊胆的站在吧台里,我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直到确认他们离开后,我这才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么多?还有你打算怎么救我?”

 

  “我叫赵瑶,我不光知道你叫什么,我还知道工作的这间酒吧有问题,就连你的生辰八字,身高体重,你屁股上哪边有一块胎记我都清清楚楚,至于如何救你,这个过一会儿再聊。”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对我如此了解,就连我屁股上有块胎记的事情都一清二楚,听到这话后,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屁股。

 

  看着一脸紧张的我,吧台外的赵瑶忽然笑出了声:“你紧张什么,我对你的屁股不感兴趣。”

 

  看着面前笑得花枝乱颤的赵瑶,我心里忽然觉得痒痒的,就像是心里有一堆小虫子在乱爬一般。见她还在捂嘴偷了,我小声问:“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听到这个问题后,赵瑶忽然将脸缓缓的凑了过来,随后她小声的在我耳边说:“我说我喜欢上你了,你信吗?”

 

  她说她喜欢我?

 

  一时间,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过了片刻后,我有点自卑的说:“别逗了,你一个大美女,能看上我这种穷屌丝?”

 

  虽然我长得还不算是难看,但我一没房子二没车子,穷小子一个,我是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美女会看上我。

 

  见我一脸不相信,她笑着端起了酒杯:“你相信转世投胎的说法吗?”

 

  听到这话后,我忽然楞住了,难不成她是想说我们俩前世有缘?

 

  就在我准备继续问下去的时候,门口的铜铃忽然又响了起来。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外面的天空已经微微泛起了白色,而张勇也带着一身的疲惫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得出来,张勇也是一夜没睡,而他见我的面前竟然还有顾客没走时,他浑身上下的那股懒散劲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我和赵瑶正聊的火热,张伟连忙从门口走了过来:“这位客人,小店已经快到打烊的时间了,还请你快点喝完杯子里的酒回去吧!”

>>>>本文《死亡调酒师》全文在线阅读 <<<<

文章标题: (林莫)《死亡调酒师》小说无弹窗阅读
文章标签:死亡调酒师  小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