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乡野小神医》张振东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 2019-04-12 | 作者:张振东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乡野小神医》张振东最新章节阅读

 乡野小神医主要内容:张振东是个充满正能量的放牛娃。虽然家徒四壁穷困潦倒,但小人物却有着大大的梦想,凭着一身异能,带领着贫困的桃花村村民奔向小康,走出大山,冲出城市,走向世界! 这是一部乡野少年神医的奋斗日记。

第三章 小兽医

 

张振东一听,乐得眉毛都翘起来了,装模作样的说道:“三婶子,那俺可把丑话说在前头啊,你这大黄可折腾不是一时半会儿了,到底能剩下多少牛黄俺也不知道,只能看你们娘几个的造化了。你们要是没别的意思,那俺就找人宰牛了。”

 

 

 

三婶子也知道大黄牛实在太老了,这次活不了,只是刚才担心以后的生活而已,现在只能面对现实,听张振东这么说,点头答应道:“东子,那就全靠你了。”

 

 

 

张振东答应一声,转身就走,三婶子没看见,这小子转身的刹那,用黑乎乎的袖子使劲儿蹭了蹭嘴角的哈喇子,他都不记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

 

 

 

一溜小跑来到郑屠户家,抡起拳头往死里砸门,闹的郑屠户以为有人找事,拎着刀子就跳出来了。

 

 

 

张振东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可是马上又弹了起来,原来是坐到一块尖尖的石头上了,硌得张振东尾巴骨差点折了。

 

 

 

简单地说明情况后,张振东拉着郑屠户就走,郑屠户围着大黄牛转了一圈,对三婶子说道:“老三家的,这个张振东说的牛黄啥的俺可不懂,俺只负责宰牛啊,有啥事你找这小王八羔子,要是同意俺就下手了。”

 

 

 

得到三婶子的同意,郑屠户一刀把牛宰了,然后就是剥皮、取内脏。

 

 

 

这回张振东也拼了,上身都钻进牛肚子里了,鼓捣半天,从牛肚子里爬了出来,血呼啦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手里捧着一个金黄的鹅蛋大小的物件。

 

 

 

张振东咧嘴哈哈大笑着说道:“三婶子,牛黄俺给你取出来了,这下你发财了。”

 

 

 

郑屠户凑上去看了看说道:“臭小子,大家伙都没见过牛黄,谁也不知道长啥样,你说是就是啊?”

 

 

 

打住小心翼翼的用指甲从牛黄上面剥下小米粒大小的一块东西,放在郑屠户的大拇指甲上说道:“用两个大拇指甲搓搓。”

 

 

 

郑屠户用两个大拇指甲使劲搓了搓,突然脸色大变,赶紧停手道:“太邪乎了,俺这心窝里感觉拔凉拔凉的,咋回事儿啊?”

 

 

 

张振东拽的跟二五八万是的,得意的笑道:“牛黄是宝贝,这就是它的神效。”

 

 

 

三婶子却没有太大的欣喜,她只想知道牛没了,这个鹅卵石大小的‘宝贝’到底能卖多少钱?

 

 

 

郑屠户解完牛走后,张振东盘算着三婶会怎么感谢他的时候,三婶子魅眼含情的看了眼张振东,说道:“东子,你跟俺进屋来,有点事找你。”

 

 

 

张振东一头雾水的跟着进了屋,三婶子回手就把房门栓上了。

 

 

 

张振东忍不住问道:“三婶子,大白天你栓门干啥?”

 

 

 

三婶子扭扭哒哒的走进卧室,身子一歪倒在床上,用带着加号的声音说道:“东子,婶子肚子疼,你帮俺也看看呗?”

 

 

 

张振东赶紧说道:“婶子,俺也不是大夫,俺哪会啊,要不俺去请大夫?”

 

 

 

三婶子幽怨的看了张振东一眼说道:“其实也没啥大事,你帮婶子揉揉就行了。犹豫啥呢?门关得死死的,不会有人看到的,你就随便弄吧。”

 

 

 

这话说的已经很是明白了,换做旁人肯定顺水推舟做成好事。

 

 

 

但是张振东从小和爷爷生活在一起,一老一小两个光棍,那方面思想还不成熟,所以对三婶子的举动显得有些狼狈,扭头就跑。

 

 

 

三婶子赶紧坐起来喊道:“你去哪里?”

 

 

 

张振东没头没脑的说了句:“俺热。”

 

 

 

说完,跑进厨房,舀起一瓢水咕嘟咕嘟灌下去,感觉心里的那团火渐渐灭了下去,擦擦嘴巴子说道:“三婶子,你这病俺还真看不了,俺先走了。”

 

 

 

当然,作为感谢,三婶还是给了张振东一条牛后腿,同时还委托张振东帮忙卖一下‘宝贝牛黄’,不过张振东没答应,让三婶自己去城里的医药店卖。

 

 

 

回家后,张振东用自家唯一一口小铝锅,炖了一锅子牛肉,一顿全部干掉,撑得两天吃不下饭,一个劲的泛酸水。

 

 

 

至于三婶的牛黄,据说卖了大价钱,具体卖了多少,三婶只是偷偷告诉了张振东,整整卖了十二万,一下子窜成村里首屈一指的万元户。

 

 

 

张振东也因此一炮打响,成了桃花村方圆二十里内唯一一个大夫。

 

 

 

大伙私底下叫他小兽医,毕竟他还没正儿八经的给人看过病。

 

 

 

虽然出了名,张振东对自己的本事没啥底,所以“绝不轻易出手”,开始每天在家钻研那本不求人,并按照引导术的图画和内容,开始练习那套类似健身的拳法。

 

 

 

期间,张振东最大的收获就是感觉自己精神比以往更加容易集中,尤其是眼睛全神贯注的盯住某物的时候,会发现时间变慢。

 

 

 

比如死死的盯着一只苍蝇,会感觉这苍蝇越飞越慢,张振东集中精力,伸手就能把苍蝇抓在了手里,这让他很是兴奋。

 

 

 

其实不是时间变慢了,而是张振东变快了,眼神快了,动作也快了。

 

 

 

他想将所有时间都花在研究《不求人》上面,可是人出了名,你不想出手可架不住有人找你,想安安静静地做个美男子,真的好难。

 

 

 

这天,王家二妮子一大早站在张振东家门外喊道:“振东哥,在家没?”

 

 

 

张振东头天晚上“钻研医学”太晚,所以早上起得有点晚,本来不想起的,可是一听这声音,一个咕噜就爬起来了。

 

 

 

一边系扣子一边拿着鞋往外跑,嘴里喊道:“二妮子,一大早的啥事啊?”

 

 

 

难道是几天不见,想他了?

第四章 快刀割球球

王家二妮子站在院门外面,看着衣衫不整的张振东,眼神里表达出一句话,“这辈子你算是完了。”

 

 

 

张振东似乎没看到二妮子的眼神,热情地打开院门说道:“妹子,来,有话进哥屋慢慢说。”

 

 

 

二妮子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说道:“那啥,俺就不进去了,俺爹让俺找你过去。”

 

 

 

张振东疑惑的问道:“你爹找俺啥事啊?”

 

 

 

二妮子突然脸一红,一跺脚说道:“俺哪知道啊,你去问俺爹去。”

 

 

 

张振东见王家二妮子扭捏的样子,心道,莫不是二妮子他爹终于看出俺是个人才,要找自己去定亲?

 

 

 

恩,的确很有可能!

 

 

 

张振东乐得一蹦多高,回屋对着爷爷的遗像梆梆磕了三个头,磕得脑袋都晕了,然后美滋滋的洗脸,还对着墙上的半块镜子顺手把脸上的一个粉刺挤了。

 

 

 

收拾妥当后,他兴冲冲的往二妮子家跑去,到了院子门口,听着院子里好生热闹。

 

 

 

扒着墙头往里一看,好家伙,一群半大的小猪满院子撒欢,把地拱的全是土坑,二妮子他爹带着她娘和她弟弟满院子的抓猪仔呢。

 

 

 

张振东隔着墙头喊道:“王大叔,这是咋了?”

 

 

 

王大叔正好按住一个小猪,抬头见张振东来了,高兴的说道:“东子,快点进来,这群小猪崽子早该阉了,都是俺腿脚懒,没早点找个兽医来,你看,这帮家伙现在翻了天了,看把俺这院子拱的。这不叫你来帮俺把这几个小猪崽子阉了。”

 

 

 

张振东这回明白二妮子为啥脸红了。原来是干这种事,人家大姑娘家的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可是现在轮到自己头皮发麻了,自己连鸡都没杀过,现在让自己动手断了小猪的子孙根,真下不去手啊。

 

 

 

无奈之下,张振东嘴硬道:“王大叔,有没有搞错,俺可是自学成才的大夫,可不是兽医。你这阉猪的活不在俺业务范围之内啊。”

 

 

 

王大叔见张振东脸上有点腻歪,一边按着身下的小猪崽子一边喊道:“臭小子,赶紧的,再等一会儿俺按不住了。再说了,上回马寡妇家那牛出牛黄不就是你给看的吗?你还想不想蹬俺家门了?”

 

 

 

这句话把张振东惊的一激灵,赶紧说道:“叔你等着,俺刚才着急没带家伙,现在回去取去。”

 

 

 

说完,撒丫子往回就跑,到了家,一溜烟的又跑回来,进了院子,王大叔正在奋力与小猪崽子搏斗,大喊道:“东子,快动手。”

 

 

 

张振东掏出三角刀头的小刀,手有点哆嗦,事到临头,张振东也有那么一股子狠劲,一咬牙一闭眼,一刀子就下去了。

 

 

 

就听见王大叔妈呀一声,张振东睁眼一看,王大叔揉着手指心有余悸的说道:“臭小子,你往哪割呢,直奔俺手指头来了。要不是俺躲得快,这手指头就掉了。”

 

 

 

张振东脸上通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失误、失误,再来。”

 

 

 

这次,张振东横下心来,瞪大了眼睛,对着小猪崽子两条后腿中间那一堆东西,伸出了刀子。

 

 

 

刀子慢慢的割到猪仔的皮肤上,疼的猪仔兹娃乱叫,王大叔心疼的直咧嘴,忍不住喊道:“东子,你这么割俺的猪仔不得疼死啊,你能快点吗?”

 

 

 

张振东强忍着发抖的手,头上见了汗了,被王大叔一催再催,脸上也挂不住了,脑袋里再次飞快的回忆了一遍书里记载的阉猪方法,咬着牙说了声:“死球就死球吧。”

 

 

 

心里告诫自己“集中精力、集中精力、集中精力”,果然,感觉小猪仔挣扎的动作变慢了,就连周围人的说话、表情都有点像慢动作一般。

 

 

 

不过在别人看来,只见张振东恶狠狠的举起手中刀,刷的一下落了下去,吓得王大叔一闭眼,心想这下俺的小猪崽子完了,看这手法是奔着开膛破肚去的。

 

 

 

可是就听猪崽子滋儿一声叫唤,张振东一刀刚好割破那层皮,单手用力,一下子把两个小球球挤了出来,麻利地用针线缝住刀口,然后把两个小球球装进了自己的挎包里。

 

 

 

在这儿交代一句,这是农村阉猪的老规矩,过去请人给自己家阉猪不用给钱的,只是从猪身上取出的小球球归动刀人。

 

 

 

张振东故作潇洒的甩了甩没沾一滴血的小刀,叉着腰喊道:“下一个。”

 

 

 

在二妮子看来,张振东满头大汗一脸心虚的样子,还装蛋摆造型,不但不帅,而且还活像个耍宝的小丑,逗得二妮子噗嗤一下乐出声了。

 

 

 

可是,张振东见二妮子笑了,心里乐开花了都、,以为二妮子被自己的英雄形象征服了呢。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面再做起来就简单多了,不到半个小时,其他的几个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家伙也都被张振东净身了。

 

 

 

看着几个小猪崽子蔫了吧唧的聚在角落里,张振东子忍不住自言自语道:“伙计们,别窝火啊,是男人早晚都会不行的,没有人会一辈子都行。俺只不过早点帮你们解除烦恼的根源罢了,以后跟其他小母猪安心做姐妹,多好啊。”

 

 

 

王大叔感谢的拍了拍张振东的肩膀,刚要说话,却发现把张振东衣服上的灰尘拍了起来,呛得王大叔直咳嗦。

 

 

 

王大叔挥手赶了赶面前的灰尘说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好的手段,看你下刀俺都不敢睁眼睛,可是一眨眼功夫你就弄完了,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王大叔也没啥文化,憋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一句从评书里听来的词忽悠了一把张振东,张振东这人最受不得别人夸,一夸他就飘了。

 

 

 

张振东把胸脯拍的啪啪响,想给自己营造一种很爷们的感觉,可是一拍之下噗噗冒烟,把自己呛得眼泪鼻涕都下来了,本来准备好的台词一句都没说出来。

 

 

 

逗得王家二妮子捧着肚子笑的不行,张振东心里这个郁闷,心想回去一定把衣服洗干净了。

 

 

 

正在张振东狼狈的时候,墙头上冒出好几个脑袋来,其中一个长卷毛的脑袋对院子里的二妮子喊道:“二妮子,啥事笑这么开心啊?”

>>>>本文《乡野小神医》全文在线阅读 <<<<

文章标题: 《乡野小神医》张振东最新章节阅读
文章标签:乡野小神医  小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