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那个犹如罂粟 一般的奇女子—陆小曼

时间: 2019-04-11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那个犹如罂粟 一般的奇女子—陆小曼

 

关于陆小曼,我所知道的并不多,我只知,她擅长绘画,且喜歌舞,亦写得一手好文章。

在她风华之龄与诗人徐志摩相爱,之后过着一段奢靡腐朽的生活,并且做了个鸦片鬼。亦知道她生在上海,死在上海。

还知道她是个任性、浮华、招摇,却又寂寞、寥落、孤清的女子,她的身上带着蛊惑人的妖气,是个不折不扣的“妖精”。

当我找到她年轻时的照片,在黑白的剪影里并瞧不出她有多妖媚、多叛逆,相反却能看出她秀丽而端庄。

她不是一个甘愿平凡,能守寂寞的女子,她的骨子里流淌着风情的血液。

她奉父母之命嫁给王赓,王赓虽不是那等不堪的俗物,可是与陆小曼的风华相比,就显得太过平庸了。他的平庸无法填满陆小曼骨子里透出的风情,当新婚的激情过后,就再也不能在陆的心中溅起半点浪花了。

有人说,陆小曼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她的眼光里时常出现心灵的秘密。而她那带着蛊惑的秘密,被浪漫的江南才子徐志摩发现,并且拆穿,从此为她倾心。

与徐志摩的相遇,就像前世他们有着宿世的情缘,怎样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陆小曼为了和徐在一起,甚至打掉王赓的孩子,为此还留下终生不得怀孕的病症,可她不后悔,她是陆小曼,她执意要如此,没有人可以阻挡他们在一起。

他们如愿的结了婚,也如愿的能长相厮守。后因战乱,重返上海,而当时的上海十里洋场,外国人的租界歌舞升平,一派奢华腐朽的景象。

自小养尊处优且能歌善舞的陆小曼怎禁得起这样的物欲横流的诱惑?

从此她沉迷于上海的夜生活,打牌、听戏、跳舞、喝酒,直至后来吸鸦片,过着糜烂甚至堕落的生活,彻彻底底地做了世俗中的红绿女子。

而徐志摩一味地将她宠爱,在几所大学教书,只为挣更多的钱让她挥霍。

她太放纵招摇,到最后竟然和翁端午隔灯并枕躺在一张榻上吸鸦片,吐云吐雾全然忘了她是徐志摩的太太。

徐志摩为了多挣家用,不得不离开上海去北大任教,而陆却不舍得抛弃她在上海的奢靡生活,不愿与他同往。无奈徐只得频繁地往返于北京和上海,在一次飞行过程中不幸遇难,离她而去。

一位浪漫的风流才子就这样走来匆匆地结束了一生,放下不能放下的事,舍弃不能舍弃的人。

这么突然的离开,陆小曼是心痛不已,她写《哭摩》,她伤悲地悼念逝去的爱人。

徐的突兀离去,瞬间剜去陆的最后一颗真心,从此生死无惧,任尔西东。

她开始和翁端午同居,日日躺在榻上吸鸦片,云里雾里,还管他什么世事沉浮。

那一天,不知道是晴还是雨,不知道是日还是夜,只知道她带走了她的妖气,带走了那芬芳的毒药。

罂粟花开,罂粟花落,一生烟云,已然消散。

有些人,有些事,只有一种滋味,味道没了,就再也回不到最初。

陆小曼不能,我亦不能,还有你,你也不能。

                ——白落梅


  ——这是她为陆小曼写的文字,今夜读来,竟是如此的动容,所以一个字,一个字的用手机敲出来。

 有一种花  名叫罂粟 

 它夺人心魄 它吃人灵魂

而陆小曼就是这样的花,不能说她的对与错,因为这是她的选择,她是陆小曼,结果她自己承担。

只是作为旁观者,难免有些感慨不得不说,她本可以和徐执子之手白头偕老,本可以过安稳流年的生活,却终究抵不过骨子里风情的血液。

或许平淡对她来说,太过索然无味,她要的是招摇、绚烂的生活,她的诗情画意都是佯装的,她能给徐的生活也不能长长久久。

这样的陆小曼,这样的徐志摩,至今读来,心里总是还有着遗憾。

但也许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无论如何,他们曾经彼此那么相爱,曾经将彼此融到了骨子里,曾经将彼此视为了今生的唯一。

而这些,对于陆小曼和徐志摩这样的才子与佳人,便已经足够了……

文章标题: 那个犹如罂粟 一般的奇女子—陆小曼
文章标签:

[那个犹如罂粟 一般的奇女子—陆小曼]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