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纯真年代 > 文章正文

主角许飞扬《剑殛之鹤惊中原》全本在线阅读

时间: 2019-03-27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主角许飞扬《剑殛之鹤惊中原》全本在线阅读

 剑殛之鹤惊中原讲述了西方魔教,是西方九大古国的宗教,总坛在万里以外的魔教神殿,有九大古国信徒出自兴建。叫内以魔尊为首,是魔教的创始人。 其下是九大神魔,由九大古国国君化身而来。

第一章:险脱魔爪(2)

 

沈禄和十几名沈家秀的贴身侍从在帐篷内站立伺候,侍卫统领高炳勋则在帐外布置岗哨和巡逻。

 

 

 

“远斥侯,谨烽火”正是他在皇家禁卫军中学到的入门常识。

 

 

 

高炳勋是沈家心腹亲信中唯一部姓沈的人。

 

 

 

高家也是武林望族,高、苗、曾、颜曾被武林中人称为“四大家”,虽远不及五大世家那般煊赫,却也曾经是中土武林四大支柱。

 

 

 

时移境迁,高家式微,苗家除名,曾、颜两家子孙凋零,气恹恹不振,“四大家”几乎成了众人触景生情,缅怀往昔峥嵘的废墟了。

 

 

 

一心想重振家声的高炳勋,知道根本无法逾越“五大世家”这五座高峰,只好另辟蹊径,选择在军界出头,竟欲以自己在军界的功业重树家声。

 

 

 

所以他原名高树声,他投身天元帝的禁卫军后,几年间便以他的不凡的身手、勤勉、恭谨和忠心得到天元帝的赏识,晋升为御前侍卫,成为宫中的红人,天元帝亲自为他改名“炳勋”。

 

 

 

谁知沈家秀在一次觐见天元帝时,也看中了他,便以一斗明珠为贽,向天元帝要他去任沈庄的侍卫头领。

 

 

 

高炳勋本来不愿放弃已经在望的锦绣前程,无奈天元帝视沈庄为自己的“国库”,巴不得有自己亲信的人为自己守着,何况那一斗明珠耀眼,更难婉拒。

 

 

 

便解除了高炳勋的军职,命他去沈庄就任沈庄侍卫——高炳勋眼中“民兵队伍”的统领。

 

 

 

他怏怏不乐的上任后,才发现沈庄的侍卫、警卫两军远比天元帝禁卫军还要精良,只是人数少了一半。

 

 

 

而沈家秀待他如兄若弟,视为左右手。

 

 

 

令他倍感知遇,便把对天元帝的忠心又都转到沈家秀身上。

 

 

 

高炳勋一任就是十几年,不仅位高权重,薪水丰厚,而且在沈家秀的口头指导下练成了几项武林绝技。

 

 

 

若非沈庄有禁令:不许进入江湖,他真想重返武林,去圆旧日之梦了。

 

 

 

高炳勋巡查一圈,见明岗暗哨均已就位,周遭亦无异常情况,才放心返回。

 

 

 

沈禄迎面走过来,笑道:“高兄弟,你快去吃饭吧,我替你守一会儿。”

 

 

 

“岂敢。”高炳勋笑着说,“庄主和客人都吃过了吗?”

 

 

 

“都吃过了,连我都吃完了。你快和弟兄们去吃,然后换回外围的弟兄。”

 

 

 

高炳勋应了一声,抬头看见明月在天,周边稀稀朗朗的散布着几颗星星,云淡风清,天幕湛然。

 

 

 

沈禄也看了一会儿,叹道:“都是魔教妖人闹的,镇日里天昏地暗,也没个昼夜,如今连月白风清的夜晚都觉得难能可贵了。”

 

 

 

两人正欣赏着这良辰美景明月天,忽见远处关墙上亮起火把,虽相隔甚远,依稀可听闻人语喧哗,马嘶蹄踏声,旋即便是一阵杂沓的马蹄声。

 

 

 

“夜开关门,发生了什么大事?”高炳勋大惊道,他担任宫中侍卫多年,知道虽然国家承平日久,但九大边关的关门却是昼开夜闭,而且关门一旦关上,除非有大军出征、凯旋、皇帝御驾经过,才可以在夜间打开,其他任何情况都不可以在夜间开启关门。

 

 

 

“会不会是魔教贼子乘守关士兵不备,夺取关门,出关来截杀我们?”沈禄不无担忧的说。

 

 

 

“总管所虑极是。”高炳勋略一沈吟,便从怀中摸出一只竹哨吹了起来,四周弥漫的草丛中立时窜起无数人影,向这里聚拢来,这竹哨声正是召集侍卫的号令。

 

 

 

几个大帐中正在歇息的侍卫们也闻声冲出大帐,一个个盔甲鲜明,戈矛在握,显然是在穿着甲胄休息,而兵器并未离手。

 

 

 

“什么事?”

 

 

 

沈家秀也急急走出帐篷,他先向天上望了望,见空旷无物,才放下了心,他还以为是幽灵王去而复返哪。

 

 

 

“庄主,关门突然打开了,从关上下来一队人马,向我们冲来,敌友不明,所以属下召集卫队准备迎敌。”高炳勋上前禀报。

 

 

 

沈家秀侧耳听听那疾速驰来的吗蹄声,面色也立时凝重起来,心里隐约觉得要出什么大事。

 

 

 

“庄主,属下带人迎上去,探明是何路人马。

 

 

 

如果是魔教贼子,属下就拼死挡住他们,庄主和总管马上绕到别的关口入关。”高炳勋手按在剑柄上,他心里认定来者是敌非友,已准备打一场恶仗了。

 

 

 

“不必,等他们到近前再说,龙虎关号称天下第一重镇,不会那么容易被魔教夺到手。”沈家秀说。

 

 

 

高炳勋率侍卫们上马,刀剑出鞘,戈矛直指,准备厮杀,许飞扬等也早出帐篷,聚在一处。

 

 

 

“尔等何人,夤夜在关外逗留?”那队人马将近,传来一句喝问声。

 

 

 

“你是什么人,可是郭将军帐下?”高炳勋大声问道。

 

 

 

“哪个郭将军,某家便是郭将军。”

 

 

 

“原来是郭将军,我们是沈庄的人,在下高炳勋。”

 

 

 

大队人马驰至,军士们一字排开,从后冲出一将,勒住坐骑,在马上抱拳行礼,“真的是高大人,请恕末将不知,未能早迎。”

 

 

 

高炳勋担任天元帝御前侍卫时,与各地的总兵镇将交往甚多,侍卫品级虽多,却是天子左右炙手可热的红人,所以那些封公封侯的元勋宿将也都尊称他“大人”。

 

 

 

高炳勋虽离开宫中,却因沈庄的地位,圣眷依旧,宫廷内外的人依然称呼不改。

 

 

 

“郭将军,何事夜启关门,可是有大的战事?”

 

 

 

“不是,是陛下有封手谕要送给沈先生,上有十万火急的令印,末将不敢稽延,马上出关送信。”

 

 

 

“这你倒是省得走路了,我家庄主在此。”高炳勋一挥手,侍卫们向两旁散开,显出后面的人来。

 

 

 

来人正是龙虎关镇守总兵官、世袭一等侯、龙虎将军郭登。

 

 

 

他望见沈家秀,忙滚鞍下马,疾趋至前,单膝跪地,“末将郭登,拜见沈先生。”

 

 

 

“将军免礼。”沈家秀上前扶起他,心中却在疑惑,“将军适才说陛下有手谕给我?将军可知是何事?”

 

 

 

“末将不知。”郭登站起身,从怀中掏出一封火漆封就的书函,双手呈给沈家秀。

 

 

 

沈家秀见书函上果然有传递兵书战报专用的“十万火急”的令印,便撕开来,从中取出一张薄而光洁的纸。

 

 

 

沈禄近前晃燃火折子,沈家秀就着火光一看,上面只有寥寥几句话:

 

 

 

沈先生左右:

 

 

 

朕久别先生,鄙吝之心复萌,渴欲一睹尊颜,先生速来见朕,以慰思念,以疗朕鄙吝之疾。

 

 

 

沈家秀不由得笑了,他还真以为有何大事,这才十万火急的召他入京,原来是又缺钱花了。

 

 

 

所谓“鄙吝之心”指的就是伸手要钱,疗疾也不用他物,银钱足矣。

 

 

 

“沈先生,您已到关下怎么不进关?反而在关外露宿?”郭登问道。“

 

 

 

“我来得急了些,关门已经关闭,所以在这里将就一晚,准备早上进关的。”

 

 

 

“沈先生,别人进不了关门,您还不是随到随开。”郭登笑了起来。

 

 

 

“我乃一介草民,岂敢因陛下宠爱坏了朝廷的规矩。”

 

 

 

郭登力邀沈家秀入关休息,沈家秀知道无法推辞,便命侍卫们收拾好营帐家什,上马入关。

 

 

 

在路上,郭登才知道沈庄被魔教大举围攻,庄毁人散的事,吓得险些从马上掉下来。他身为龙虎关总兵官,除守关以外,就是要保护沈庄的安全。

 

 

 

而今沈庄被毁,沈先生险些遇难,他却懵然无知,这失察失职之罪只有一个字:

 

 

 

“斩!”

 

 

 

“沈先生,求您看在我多年的情分上,可要救救末将了。”他拉住沈家秀的马僵,出言哀恳道。

 

 

 

“郭侯爷,我们被数万魔教妖人围攻,那时候你干什么了?我们日夜盼望救兵如大旱之望云霓,却见不到你的一兵一卒。”沈禄在马上怒目相向。

 

 

 

“沈总管,末将委实不知啊。”郭登立时汗出如浆。

 

 

 

“不知?数万魔教贼子从你关上经过,你一个不知说得过去吗?”沈禄明知是庄主不许自己派人向郭登求救,但肚子里的怒气还是一股脑儿倾泻在郭登头上。

 

 

 

“末将失察之罪上通于天,不敢遮饰推诿。

 

 

 

“末将回关后即刻发兵征讨,剿灭贼寇,回来后等陛下治罪了。”

 

 

 

“等你去时,连魔教的影子都找不到了。”沈禄讥讽道。

 

 

 

“阿禄,休得胡说。”沈家秀出言制止住了沈禄,又拍拍郭登的肩膀,“郭将军,你不要担忧,此事我会进宫对陛下说,与将军没有丝毫关系,魔教中人神通广大,未必是从关门进出的,将军怎会知情?”

 

 

 

“沈先生,末将身家性命全靠先生的美言了。”

 

 

 

郭登如迎救星般把沈家秀一行人接到总兵府内的一处馆舍,这里是天元帝巡察龙虎关时驻跸之所,虽经年不用,依然天天有专人打扫。

 

 

 

郭登又把自己的亲兵卫队布置在四周,严禁任何人出入,他本人则亲自在馆舍前后巡察,好像他成了沈家秀的卫队长。

 

 

 

外有重兵把守,沈家秀一行人都睡了个安稳觉,而且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沈家秀起床后,洗漱完毕,就叫进高炳勋,交给他一封信。

 

 

 

“炳勋,又要劳累你了。

 

 

 

“你要马上上路,到宫中见陛下,把我这封信面交陛下,记住:一定要亲手交到陛下手中,如果陛下不在宫中,或者见不到陛下,就不要拿出这封信。”

 

 

 

“庄主放心,属下记住了。”

 

 

 

“另外你见到陛下后,不要急着赶回来,就呆在陛下身边,仔细查看宫中动静和陛下身边的人,有任何异常都要马上向我报告。”

 

 

 

“遵命。”

 

 

 

高炳勋接过信,飞快地出府上马,带上一小队侍卫,如星火一般直奔中都而去。

 

 

 

“主子,您这是为何,可是怕宫中有乱子?”沈禄不解地问道。

 

 

 

“我和陛下交往几十年,这十万火急的字样还是第一次出现,我总有些心惊肉跳的。”

 

 

 

“主子且宽心。”沈禄笑道,“皇上一定是又想造宫室,建花园了,不好意思从国库中挪用,又舍不得花自己的钱,这才找上咱们。”

 

 

 

“但愿如此。”沈家秀叹了口气,“不过小心无大错,我还是放心不下,让炳勋入宫查看个究竟也好。”

 

 

 

昨夜郭登回来后便要尽发关上兵出关讨伐魔教,被沈家秀拦住了。

 

 

 

沈家秀始终认为这是自己家族和魔教之间的恩怨,不想让其他人介入这场争端中,更不愿朝廷介入,以免过早引发第二次九大古国对中土的全面战争,郭登也不过想亡羊补牢,稍赎罪愆,却也怕关上守军尽出,万一真被魔教乘虚而入夺了去,那可万死莫赎了。

 

 

 

所以很是听劝,只是加强了关门内外的防守。

 

 

 

他此刻全身朝服,如同等待君主召见的臣子一般鹤立在沈家秀门前,等候接沈家秀等人去赴他精心准备的豪华盛宴。

 

 

 

沈家秀对他的邀请自是欣然接受,一行人被请到左侧的花厅里,只有大智神僧未去,这等热闹场面对他来说简直是折磨。

 

 

 

宴后沈家秀便欲启程,却被郭登苦苦留住,沈家秀只好答应再留一天,而随行的人也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以恢复体力了。

 

 

 

许飞扬自对沈丹馨吐露心声后,又陷入那种忽冷忽热,忽喜忽忧的状态中,神思也恍兮惚兮,别人和他说话他也常常听不到,不要说张小明,连沈家秀都看得出他害的是什么病了。

 

 

 

他在心里忖思,应该找个适当时候探探女儿的口风,如果女儿不反对,这倒是桩天大的好事。

 

 

 

不过他心里另有一层隐忧:他知道无论怎样集合武林甚至天元国的力量来保护许飞扬,让他四处躲藏以使魔尊找不到魔印,终究不过是拖延之策。

 

 

 

魔尊终有一天即便找不回魔印,也会自行恢复魔功,甚至练化出第二枚魔印,中土浩劫依然无法避免。

 

 

 

唯一能制止这场浩劫的只有一种情况的出现:

 

 

 

许飞扬成为第二个许正阳,即真正的剑神。

 

 

 

所以尽管觉得这种可能希望渺茫,他还是希望许飞扬能不受儿女之情的干扰,专心致志的练功,总还可以祈盼神迹而不是奇迹的出现。

 

 

 

他左思右想,委实难以定夺,心中叹道:要是能集中土武林全部的力量把许飞扬打造成一位剑神该多好,他正暗自嘲笑自己的异想天开,蓦然心中一动,登时怔住了,胸中电光石火般闪过一连串的意念。

 

 

 

他随即便被火烧了一样,飞快走进大智神僧静坐憩息的房中。

>>>>本文《剑殛之鹤惊中原》全文在线阅读 <<<<

文章标题: 主角许飞扬《剑殛之鹤惊中原》全本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剑殛之鹤惊中原  小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