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何处飞来报春鸟

时间: 2018-05-26 | 作者:故梦依稀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何处飞来报春鸟

  【一】

  月色如水,夜阑人静。

  伴随着皎洁的月光,我小心翼翼的行走在上林苑,尽量压低了脚步,以避免叫人发现,终于,我到达了一座假山面前,在一番环顾四周确定没人后。我清清嗓子,对着上方交了几声。

  语毕,一群乌鸦落到了我面前。

  没错,我说的并非人语,而是鸟语,领头的乌鸦眼睥睨着我,满脸不屑,我也懒得理会它,只是垂涎的看着它,满眼绿光,如同饥饿的狼看着兔子。

  忽然,生后传来一阵悉索的声音。

  “谁?”(Meiwen.com.cn)我喝了一声,猛地回头,却传来一身猫叫,原来是上林苑的野猫,大惊小怪,我暗暗的鄙视了自己一把。接着同乌鸦交谈起来,自从来到皇宫里,我就再也没吃到过翠微山的榛子,这对于一只眷恋着故土的鸟儿来说是多么艰巨的考验啊。

  “麦子带来了吗?”乌鸦看着我,似乎是怕我忘记一般,又补充道:“我说过,要江南的,少一粒你也别想拿到榛子。”

  我赶紧恭恭敬敬的把包袱打开,捧到它的面前,里面是我精挑细选的麦粒,每一颗色泽饱满,味道纯正。头鸦在一番检查后才招呼自己手下过来吃麦粒,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后这群乌鸦终于吃饱喝足,这才把嘴里的榛子放到我身边的盘子里,然后成群结队扬长而去,临走时还不忘嘀咕一句,好好的鸟类,放着上好的麦粒不吃,非要吃什么榛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满不在乎的撇撇嘴,乌鸦安知报春鸟之志,然后捡起一粒榛子扔进嘴里,果真是熟悉的味道,这些榛子如果节省点,应该也够我支撑一个月了。

  刚刚步入涟漪殿,就觉得一片肃穆,贴身侍女草籽赶紧跑过来告诉我,宋略来了,就在屋里,而且脸色不太好,让我注意点。

  我赶紧把盘子交给她,让她告诉小厨房的人赶紧做些榛子糕来,然后整了整衣服,换上衣服娇媚的笑容,走进正殿,宋略果真坐在那儿。我妩媚一笑,走过去倒在他的怀里,谄媚的问道,圣上怎么过来了?也不让人来通知一声,可用膳了吗,玉儿新的了些榛子,要小厨房做些榛子糕来可好?

  我虽有些肉疼我好不容易得来的榛子,可是宋略毕竟是人,是不会吃生的榛子的,和宋略比起来,这些榛子自然不算什么。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宋略在听到玉儿两个字的时候,身体明显一怔,表情也有些不自然,要知道以往他听我这般自称,总是很高兴的。

  陆紫玉,这个名字是我唯一知道的。

  他咬咬嘴唇,有些不自然的摸摸鼻子,细细的打量我许久,才问道,玉儿,你真的记不起来七岁时在阿育草原上发生的事吗?

  我依旧是茫然的摇摇头,宋略见此神色有些失望,我不知道他为何如此执着于这个问题,从我进宫的那一日就屡屡问我,可我对于这具身躯的了解仅限于陆紫玉这个名字。至于她所经历的,我更是一无所知,又如何能告诉他?

  我总不能说,这具身躯的主人已经死了,我不过是个鸠占雀巢的报春鸟,如果是这样的话,人类一定会把我给烧死的,或者是哪来炼丹,无数妖界前辈的历史告诉我,你可以和凡人相爱,但是你一定不能让他知道你是妖精,凡人,对于任何妖精都是没有好感的。君不见,那些灰飞烟灭的,不都是因为让凡人知道了自己真实身份吗?

  伟大的先驱白素贞被囚禁在雷峰塔下十八年,更别提那些修为尽毁的小狐狸了。

  宋略抬头望望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他挥挥衣袖,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早些休息吧,然后就乘着銮驾离开了,我有些不知所措,以往,他都是会留下来的,而且,我今天的言行,似乎也没有什么失礼之处。

  小厨房奉上奉上了热气腾腾的榛子糕,上面还抹了一层浓浓的蜂蜜汁,我拿起一块放在嘴里,却觉得索然无味。

  似乎还有些苦味,蜂蜜,明明应该是甜的啊。

  (二)

  次日一早,宋略的随身宦官李穆来传了一道圣旨。

  宋略给我赐了一个新名,陆紫月,同时我的封号也又玉妃变为了月妃,我对于宋略这一莫名奇妙的举动起初并不在意,姓名于我而言不过是一个符号,叫什么不是叫呢。

  由于对昨夜宋略举动的好奇,所以一大早我就谴草籽出去打探昨日发生的事。原来昨夜宋略从我这里离开后,并未直接会干安殿,而是去了翠鸣楼留宿,这翠鸣楼所居住的是昨日刚刚由武安侯明澈所献上的一名姓陆的美女,今早除了给我的圣旨之外,宋略还下了一道圣旨给那女子,赐其名为陆紫玉,封号玉妃。

  听完草籽的最后一句话,正斜靠在贵妃榻上准备将一块榛子糕送入口中的我,只觉得浑身无力,脸色一下煞白,一颗心也如坠谷底,手中的榛子糕滑落在地,摔得粉碎。

  草籽见此,大惊失色,赶紧跑上去扶住我,将我搀扶到床上躺下,我抬头望着屋顶,只觉得内心一片茫然,满脑子都嗡嗡作响。

  许久我才缓过神来,脸色也恢复了些许红润,草籽见此招呼进来一个宫女,让她照看好我,自己则准备去叫太医,我挥挥手,示意那个宫女退下,又将草籽唤到床前,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说到:“接着说吧,还有什么事本宫承受不住的。”

  草籽咬咬嘴唇,最终还是拗不过我,吐出了事情,原来那女子不仅新封了玉妃,还被迁到了云水宫。那是前朝开过皇帝为自己心爱的女子修建的,历来被视为帝王心爱女子的居所,宋略曾屡次哀求我搬进去,却都被我婉言谢绝,他也承诺会一直为我保留,却不料一夜之间就将它拱手让人。

  当真是帝王薄情啊,我苦涩的笑了笑,忍不住咳了起来,这具躯壳体弱多病,还患有严重的哮喘病,连带我也成了一个多愁多病身。御医曾多次嘱咐我平时切记不可伤心,否则会损了身子,可此时我却早已不在意,只觉得心被一把匕首剜成了千万片,鲜血淋漓。

  草籽赶紧掏出一方帕子捂住我的口,我咳了几声,打开帕子,里面却是数点拇指肚大的鲜血,红艳艳的,就像春日的桃花。接着又为我倒了一盏茶漱口,我缓缓神,看着这姑娘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她方才说的话还有下文。

  “除了云水宫还有什么?说吧。”

  草籽不再理会我,含着泪将头扭过一侧。

  “说。”我厉声喝道,或许是用力过猛,又剧烈的咳了起来。

  她一下子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小姐,我都说,都说,那玉妃,和您长得一模一样,据说,圣上一直在找的那个女子就是她,宫里的人都说您不过是个替身。”说我,又搂着我哭了起来:“小姐,这宫中的日子是过不下去了,我好想和您回

文章标题: 何处飞来报春鸟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xiaoshuo/aiqingxiaoshuo/64971.html

[何处飞来报春鸟]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