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再见,已是握不住的景年

时间: 2018-05-25 | 作者:巫师林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再见,已是握不住的景年

  第一人称:雪伟

  0.1序

  很早之前就觉得应该写些东西,毕竟回忆会淡,星光会暗,有情人会散,就像徐先生说得那般,美好经不过时间,悲伤抵不过遗忘,可曾经总是要想方设法地留下并纪念,不为别的,只为留下那一点纪念。今天的故事并没有脱俗清新,一样是美好之后有悲伤,最后,差点被我遗忘,也许已被你遗忘。

  我叫雪伟,从出生起叫了十七年,父母大人及家里一众从小就“伟子、伟子”的叫我,可叹啊,叔叔是根正苗红的山东汉子,于是乎我就华丽丽有了“鬼子”这一称号……以致后来自己改了名字,也摆脱不了这个魔咒,但也是后话了。而我们的故事确是开始于这个我想忘记却已深入骨髓的名字里。

  2008年的我一个暑假都在奥运的热潮中荡漾,距离中考已经结束了两个月多月了,距离拿到CS一中的录取通知已经一个多月了,当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不到一点点。在父母大人的心里考上CS一中就相当于一只脚踏进了大学的门,就允许我跟着朋友一家前往大帝都,一睹帝都和奥运的风采。于是军训和北京我要做一个选择,这毫不亚于:“你觉得是你妈好,还是你爸好?”这个渗进所有孩子童年的魔鬼选择题。当然结果是我选择了后者,多年以后,在北京,每每遇见那些青春洋溢的脸我都会想如果,如果当年我去军训了,而不是选择热闹盛举,是不是回忆就会美好一点,故事就会简单一点。

  0.2留下想念的初见

  待我们一行人从北京回到CS市的时候,天气已经转凉,由于错过了军训,我与同学们的相处晚于起跑线10天,这让我隐隐得后悔,尤其看到同学们在课间,三五一群的时候……军训刚结束不久,还没有正式上课,我倒是不担心有课程拉下,就是怕没有交心的朋友,辗转找到08级办公室,正纠结到底要不要喊报告才能进办公室的时候,一个抱着一打A4纸的美女从办公室里出来,我连忙拦住,其实当时只是想着问一下22班的班主任赵老师在办公室吗?

  结果太紧张脱口而出:“美女,你是赵老师吗?”

  “对,啊,我姓赵,但美女就不敢当了。你薛薇对吗,这么快就来了。”我正囧着呢,一听到“班主任”如此亲切喊我名字,我当时觉得可以预见自己高中的幸福生活了

  “不快,还有点晚,呵呵,,呵呵”我一门心思幻想。

  “跟我走吧,都等着你呢,不然开始不了!”美女老师冲我嫣然一笑,我就只有跟着的分了,一路上光在自己肚子里打草稿,怎么样来一个高调却也低调的自我介绍,一路上光想想就美得不知所以了,现在想来当时的我真有一种属于年轻人的自信。

  “到了,你先去等我,我去找刘老师把话筒拿来试音!”班主任转过身甜甜地对我说。

  “到了?”我确定自己用的是疑问句。可眼前的“班主任”显然听成了感叹句。踏着小高跟走了,没错,走了。看着第二会议室的大门,我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五个字,到了这一步我还是没有多想,推开门偌大的会议室只有一个人,站在讲台上,应该是在擦黑板,纯白色的T恤,笔直的牛仔裤,一尘不染的板鞋,这是我第一次遇见你陈正煌,你可能是听见了响声,转过身来,低头把黑板擦放下,冲我礼貌性的笑了,一句话闪过我的脑海: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你是薛薇?我叫陈正煌,是赵老师带你来的吗?”你的声音涓涓流水般清澈,伴着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恩!对我是雪伟!”我用仅存的理智回答了这个问题,其实当时我紧张爆了,在一起的那天,跟你细诉,从此你总会傲骄地说,是你的颜值打败了冒失的我,我懒得同你争辩,但心里会默默补充到,是你的笑。很暖。

  “你军训报幕表现得不错啊,赵老师都对你夸到天上去了。”你不咸不淡地说着,我短路的脑子在接触到军训这一敏感字眼豁然清醒:“军训???”

  “军训!!”你点了点头。

  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了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压根就没有参加什么军训,“我没有参加——”还没说完门被从外边打开,进来了一群人,为首的就是那个所谓的“班主任赵老师”

  “哎哎,同学,你说你不是薛薇,你瞎跟着跑什么,不是瞎耽误工夫吗?“赵美女一脸的不耐烦,朝旁边长得如花似玉(原谅我当时对漂亮女生就只能想起这一个形容词)努了努嘴:“这才是薛薇。人家找到这边来了”我猜当时的我肯定一脸衰像,只觉得自己整个脸都要烧起来了,“我是08级22班的张雪伟,我找22班班主任赵老师。”我大概用了,能拯救一个银河系的时间说出了完整的一句话。在我清楚看见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包括当时的你,我拔腿跑了。后来咱俩在一起后你不断跟我解释,说你只是习惯皱眉并没有嫌弃我的意思,我也会皱着眉头说不相信,其实那是骗你的,你说什么我都信。

  0.3开始的开始

  没有费尽心思的自我介绍,没有接下来的任何意外,没有——有,我开始了高一的生活,日复一日。让我偶尔会想起一句古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当然这期间我问过同桌灿灿知不知薛薇何许人也,结果可想而知她的回答是,只要参加过军训就知道,好吧!我不知道,我没参加过军训,成吧!

  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快忘记那件糗事了,可当我再见到你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我没忘记,一点也没。再见是深秋,已经不是一点两点的冷,仗着家近我就一直没有住校,大不了比同学们早起会,晚睡会,图个自由痛快,可是夏天还好早上6点就已经天亮了,可一过秋分天冷起来,6点天才蒙蒙亮,苦X的我就骑着自己那辆折叠“小宝马”上演了每天都会表演的速度激情,结果现实给我来了一个阴沟里翻船车子华丽丽地飞了出去,一个游龙甩尾就给还没睁开眼的我送了一狗吃屎。我发誓当时是疼的,很疼,但是我还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爬了起来,在一片狗吠之中打量着四周,还好没人,要不老脸就丢尽了,这才回过神来看见手心被擦掉了一层皮。“呀呀呀的配,一个人都没有(其实自己才不想有人呢)谁规定的学生要起这么早,我这小暴脾气……”我一边抱怨一边把电动车扶起来一份尴尬一分后悔。早知道不睡那10分钟的懒觉,我把自己检查了

文章标题: 再见,已是握不住的景年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xiaoshuo/aiqingxiaoshuo/62836.html

[再见,已是握不住的景年]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