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我生君已婚

时间: 2018-05-21 | 作者:况元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我生君已婚

  清晨,一缕阳光照进房间里,渊惺忪的睡眼微微张开,她看到的不是明艳艳的霞光,而是君灿烂的笑容!于是,渊赶紧伸手去触摸,渊的手在空中不停摇曳,然而她感触到的却是从手旁流动的空气,君的笑容一触就消失了。于是,渊失望的瘫坐在床上,透过窗户,渊看到一只小鸟,独立枝头,低头哀鸣!他们相遇的情景又浮现在她眼前!

  那一天,渊早早地来到了培训大厅。她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戴着耳塞听着一首首抒情诗,学员们陆续到场了,说话声,嬉笑声,充斥在宽敞的大厅里,她耳机里播放的诗歌被杂乱的声音掩盖了。于是,她索性取下耳机,环顾四周。学员们有的穿着时尚靓丽,有的朴素大方,一个个陌生的面孔陆续就座。不一会的功夫,偌大的大厅坐满了,只剩渊这一排的座位还空着。渊看看时间差不多八点了,她好奇地盯着大门那边,静候培训老师的到来。突然,一个身穿白色短袖衬衣,下身着卡其色休闲长裤,体型微胖,中等身高的中年男子印入她的眼帘,她直愣愣地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她觉得好眼熟。他越来越靠近渊了,渊的心跳也随之加快。他气宇轩昂,迈着矫健的步伐,径直走到她身旁的空座坐下来,渊呆住了,那正是渊思念了十年的男人--君。而今,却机缘巧合相逢在培训大厅里。

  十年过得真快啊,时间改变了两个人的容颜,却改变不了渊喜欢他的心!君的出现让渊大吃一惊,她紧张,兴奋,激动不已。矜持有度的她从不主动搭讪异性,而此刻,在君的面前无所顾忌了。就像是她遇到了奇珍异宝,生怕遗失了或者被别人抢走了。她不由自主地侧过身,面朝他,一连串的问了好多问题,问的人家一头雾水,君感到莫名其妙。出于礼貌,他简单的一一作答。君一点也没认出渊,渊失望极了。沉思了片刻,渊决定向他和盘托出。

  “还记得十年前在西京的一个工地上的一个食堂里,你经常帮助食堂打杂的那个姑娘吗?你还请她给你家女儿补习过?”渊带有几分伤感的语气问他。

  君隐隐约约记起来了,他恍然大悟,答道:“然来你就是渊呀,十几年不见,你判若两人,变化太大了”!

  话音刚落,他似乎想起什么来了,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他转移了视线,挺了挺身体,笔直地做在那,两个人陷入了沉默的僵局中。这时,培训老师也开始讲课了。渊看着君似乎在疏远她,她觉得此时好像坐在地窖里,一股股凉气从四面八方直逼她而来。她双手紧紧环抱胸前,呆呆地直视前方,脸颊上流淌着泪水。渊无心听讲座了,于是,她继续戴着耳机听她的诗歌!渊顺手把另一个耳塞塞到君的耳朵里,里面正在朗读“你可以沉默不语,不管我的着急,你可以不回信息,不顾我的焦虑,你可以将我的关心,说成让你烦躁你的原因........”当诗句读到这里时,君塞回耳塞到渊耳朵里,渊以质问的眼神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他的脸渐渐地红润到了耳根。

  多年前,渊跟他发过好多向他表白的短信,但他都没有回复!君当时已是一个女人的丈夫,一个孩子的爸爸,即使君对渊有好感,那也不可能了。于是,他以沉默的方式一直在回避着渊。君读懂了渊的眼神,他仍然是沉默,回避!于是,他索性起身走向了厕所。渊紧跟其后。渊站在厕所的通道口,看着他出来,她穿着高跟鞋快速迎面走过去,没走几步,她灵机一动,故意装着滑倒的样子,摔倒在地面,她一边呻吟着,一边双手抱着她的左脚,装出痛苦的样子。京看到了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马上走上前去,准备把渊扶起来。当他伸出手去挽住她胳膊的那一刻,渊突然伸出手使劲握在他的手,马上站起来了,而且嘴角扬起不怀好意的笑。这时,君生怕同事看到误会,赶紧甩开渊的手,慌慌张张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他此刻,心乱如麻,被渊这一闹,无心听讲座了,脑子里满是她的影子,挥之不去。其实,这么多年来,他对渊念念不忘,只是他被婚姻牢牢系住,忠诚和责任逼迫着他必须回归家庭。京环顾四周,一直没看到渊回来,他开始担心起渊了。他知道他刚才的行为再一次伤害到了渊,他坐立不安,担心渊会做出什么傻事。于是,他快步走出了大厅。

  渊伤心欲绝啊,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培训大楼。她来到马路上,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她迷茫的不知走向何处。只是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于是,她失魂落魄的沿着马路朝前走。七月的夏天,烈日炎炎,走在马路上如同深陷在火炉中,她也不撑开伞挡一下太阳。

  她边走边回忆起了她的情感经历,18岁时爱上了28岁的君。如今28岁的她为了君一直未婚,身材高挑,相貌端庄的她不知拒绝了多少优秀的男士。渊喜欢君的睿智,幽默,他算不上英俊,可他有着男儿铁骨铮铮的气概,他热心快肠,乐善好施。他的工人只要谁有个三病两痛,他都会亲自看望,嘘寒问暖。如果工人家庭有困难急需用钱,他会毫不犹豫地提前发工资给工人。他在工人眼里留下了良好的口碑,来他这里打工的人总是源源不断。渊正是被他的人格魅力深深吸引了,十年过去了,渊一直深爱着记忆中的君。十年了,也不知君是否还是当年那个受工人喜欢的君。渊不曾怀疑过,固执地爱她所爱。在这期间,渊给他发过好多电子邮件,向她表达爱意,他都置若罔闻。渊还没死心。渊上大学选择的是土木工程系,为的就是将来毕业了能靠近他。她经常梦到君,在梦中,君依然对他冷若冰霜。但是,她听说梦与现实都是相反的。于是,她偏执地认为,君是喜欢她的,只是藏得很深很深而已。而今,他们都被单位委以重任来此地学习,没想到竟然会偶遇。但是残酷的现实给了她致命一击啊,彻底将她的梦摧毁了,将她的爱情粉碎了。此时此刻,她泪眼婆娑,肝肠寸断。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小湖边。她停住脚步,靠在一棵柳树旁沉浸在痛苦中,一阵风吹来,细长的柳枝飘荡在空中,好像一个失恋的少女无心反抗任由风的摆弄。湖中的水波在风的驱赶下发出了一阵阵低沉的哀嚎声。渊起身继续沿着湖边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突然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身心疲惫地渊也懒得看那人一眼,当她准备用手去推开那人时,迷迷糊糊的就被那人一把搂入了怀中。渊陡然惊醒,极力挣扎。

  “渊,对不起,是我太绝情,伤害了你,我也很痛苦,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也无可奈何啊”君紧紧地搂住渊,向他解释着。也不知君什么时候来

文章标题: 我生君已婚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xiaoshuo/aiqingxiaoshuo/54267.html
文章标签:我生君已婚  况元

[我生君已婚]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