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青春不易

时间: 2018-05-14 | 作者:李荷西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青春不易

2008年夏至,大雨瓢泼。我躲在房间里逗猫,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眼角有细微纹路。然后我蹲下来,抱着猫咪呜咽。

  是啊,我们都得嗟叹年华的逝去,白映西,我们认识了1 1年。可是为何你还是1 5岁的那番模样,斜倚在教室后门,头微微地低着,额发散在眼前,细细的笑。说,李菩卓,高中三年,我罩着你。

  但,如果爱情可以选择,我希望我从来没有认识你,或者,宁愿死过一次,也没有爱过你。

  1 5岁,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厌世。母亲拉着我的手找学校,穿越一个又一个的校长办公室,可是他们看着我的手腕,那里有割破过的糟糕印记,都摇摇头说,对不起,我们不敢对这样的学生负责。

  每一次被拒绝出来,母亲都微笑地看着我:不怕,我们再找。她40岁了,但依然美丽,她的美丽是内在的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气息。后来,终于有一家学校愿意收我。在校长办公室,我第一次见到白映西,他被困在那里罚站,他朝我嘻嘻笑,做鬼脸,对着校长的背影竖起中指。

  我如一头小兽,龇了尖厉的牙齿,在校园里穿行。白映西说,那时的我连毛发都跋扈。

  高中三年,唯一的朋友就是白映西,其他人全不相干。

  上课的第一天,有人往我的桌椅上倒了胶水,弄脏了我的裤子,白映西站在讲台上摔黑板擦,谁干的,给我站出来}

  但我制止了他,我说,白映西,我死都不怕,这些算得了什么。我时常想起我的1 5岁,体内的骄傲与无畏,那样鲜明,细细的声音在教室里空荡荡地响起,从此所有人都对我敬而远之。

  我带白映西回家那天,母亲很高兴,那 是我第一次带朋友回家,虽然是异性,还 发型怪异,但母亲说谢谢你帮我照顾菁卓。

  她做了很多莱,不停地往我和白映西 的碗里夹菜。她的笑,在满身的油烟气味 里非常华贵,那一刻,我特别爱她,我发誓 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父亲留下来一个小小的书吧给我们,母亲的工作就是打理它。有4排架上,全是父亲喜欢的书,每一架的第三层是我们家的私人相片。父母结婚的照片,我小时候的照片,母亲年轻时的照片。黑白的,彩色的,嵌在赫红色的檀木相框里。

  我和白映西经常在放了学一起去书吧写作业,喝母亲调的新鲜果汁。没事的时候,我们一起头顶着头看书,我喜欢白映西认真的样子,虽然他总是表现得玩世不恭,但他认真地时候抿了唇,锁了眉,可爱极了。

  有一天,白映西站在架前看照片。他捧着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良久不动,他说,她真美。

  然后他回过头来对我说:李菁卓,你不像她。

  那天我生气了。我讨厌他叫母亲“她”,那样嗳昧与直白,我讨厌他的潜台词里是我不美。我气哼哼地去找母亲,我说,白映西说我没有你好看。

  母亲怜爱地抚摸我的脸,谁也没有你好看。

  我回头挑衅地看着白映西,我说,你听见了么?

  我看见他的脸从微笑到冷峻,他抓起书包跑了出去。我追到门口,看见他在飞奔,他年轻地瘦削的身体在飞奔,好像拼命在逃离一场灾难一番。

  那天,我失眠了。我满脑子都是白映西,他跑的那么快,我很害怕抓不住他。我钻进母亲的被窝里跟她说我的困惑,她说,我长大了,知道喜欢一个人了。

  我说,那怎么办呢?

  母亲说,一起努力着长大,长大后再牵手。从此,我便努力着长大。但是,那天后的白映西开始对我不冷不热了。

  在食堂,我拦住他,我说,白映西你怎么了7你说,你不说我就不让你吃饭。

  我看见他的脸变成酱红色,把一盒饭狠狠地摔在地上,番茄炒蛋溅到我的白色皮鞋上:好,我不吃。你满意了。

  我的眼泪掉下来,父亲去世后,我没有因为什么流过眼泪,而这次,我却因为白映西的一个发怒而无法控制的泪流满面。

  我不原谅他的喜怒无常,绝不。

  有半年的时间,我又变成独自一人。通常从教室的后门经过,白映西还是那样懒洋洋地倚靠在门边,无数次,我渴望他一个戏谑的笑脸,无数次,我们都当彼此是透明。

  母亲问我白映西为什么不来了。

  我说,他死了。

  那个半年,我疯狂地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我的成绩飞速增长,老师们都无法相信我的改变,可是我确实变了。我不是因为希望而改变,而是因为绝望。

  那个半年,白映西恋爱了,他先后恋爱了两次,第一个女朋友叫美宝,第二个叫杜萱俐。她们都是隔壁班的女生,每当自习课,她们中的一个便来到我们教室,坐在白映西的旁边,有很多次,我回过头去看白映西,他总是头靠在一只胳膊上斜着脸看坐在身边的女孩,脸上浅浅的笑,我的心便如一只尖利的圆规头在扎。

  后来,美宝和杜萱俐打架,她们撕扯了对方的头发和纽扣,尖指甲划破白皙的素脸。她们的口中喊着白映西的名字,她们说:白映西是我的!

  我挤进人群把她们拉开,我往她们的脸上一人甩了一个耳光,我说:白映西不是你们任何一个人的,白映西就是白映西。

  说完我就走了,那天下午,白映西给我传纸条,他说,李菁卓,我想喝新鲜的果汁了。

  但是那天,我们没有一放学就去书吧。我们在教室里磨蹭,等到人都走光了,白映西说,对不起。他嘻嘻笑着,说,我给你作个揖。

  我说,你别动,就这样站着(美文网 )。

  他说:为什么?

  我的心跳激烈而奔放,我说,因为我要吻你。我的嘴唇有些颤抖,我碰触到他的,向望了无数次的薄唇,薄荷的味道,冰凉的味道。

  但是一触之后,白映西把我推开了,他力气很大,搡疼了我的胳膊,他说,对不起,李菁卓,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的眼泪又一次下来。我以为我们和好了,我以为白映西在我身边,而他也喜欢我,但是他不是,他拒绝吻我。

  那天,我像一个丢了糖果的小女孩,被他握着手领回书吧,母亲的身边,一路上我都在呜咽,他便要时刻停下来帮我擦眼泪,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疼,我的眼泪让他疼。
文章标题: 青春不易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xiaoshuo/aiqingxiaoshuo/25369.html

[青春不易]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