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我极力保持着超乎寻常的矜持。吃完后,赶紧送我回家老死不往来。那时的我根本没想到,这个衣冠禽兽,在之后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时间: 2019-06-09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我极力保持着超乎寻常的矜持。吃完后,赶紧送我回家老死不往来。那时的我根本没想到,这个衣冠禽兽,在之后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阿杰在这里存放了红酒,据说从波尔多空运过来。“你有口福,第一个品尝。”好酒不能贪杯,外国红酒果然厉害——才大半瓶,我已经昏昏欲醉。“有句话,我想告诉你。”阿杰将我搂在怀里上下其手,挣扎全不管用。“亲,你穿黑丝袜的美腿太诱人了。”说完,他褪下我的丝袜,整个人都伏在了我身上......

 

1、

“可以抱抱你么?”

“不可以有肢体接触。”

“只是抱抱,加钱可以么?”

“不可以。”

女孩倔强地抿紧嘴唇,偏头,眼神坚定地看着驾驶室的男人。男人手撑着下颚,手肘搁在方向盘上,玩味地看着女孩。男人虽然是求抱,但眼神里没有一丝猥琐,看上去通透、纯粹、干净。

被女孩坚定地拒绝后,男人眼神一暗,眼底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忧伤。恰好被女孩捕捉到了,那忧伤像针,轻轻地扎了一下女孩的心。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顾客生出同情来,她后悔了,想免费给他一个拥抱。

“好吧!”男人却没有再强求,转身,他的手无意中碰到了车子的喇叭。

“滴……”突然的鸣叫,让女孩清醒,那一秒的同情烟消云散。她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突然停车求抱,她记得停车前,他问她喜欢吃什么,她如实回复爱吃猪脑,他就突然把车停下,激动地看着她。

“我下车抽根烟就走。”男人的身体比声音先下了车,留给女孩一个落寞的背影。

女孩叫远影,这个是她在出租平台的注册名,当时取这个名字是为了告诫自己,也为了暗示别人,出租自己,但不出卖灵魂和肉体,只是把多余的时间出租。不跟顾客有纠葛,只是远远的一个影子即可。

远影有正式的工作,是一家外资企业的白领,她不缺钱,但是孤独,于是把自己挂到了这家名为“再见孤单”的出租APP上。价格很高,1000元一天,陪聊,陪玩,不陪睡,不可有肢体接触。能出得起这个价钱的人,非富则贵,素质都还可以。

她的图像是一张在向日葵花田的生活照。黄灿灿的向日葵花背景里,她的白色棉质连衣裙显得特别清新。她抬头看着天空,手指大大的张开挡在额前,阳光透过指缝撒在她的脸上,她的眼睛微微眯起,红唇轻启。尽管只是一个侧颜,也可以一眼看出是一个美女。

远影的照片不是“照骗”,每一个租她的顾客都表示本人比照片还好看。她是典型的南方女子,不高,却娇小玲珑。瓜子脸,水嫩得可以掐出水来的感觉。眼角微微上扬,不狐媚,但浅浅一笑,却足够动人心扉。樱桃小嘴,只是涂抹点唇膏,就像颤动的果冻一样。

这样的美女,应该是跟孤单绝缘的。可如果一个人想要封闭自我的话,谁也别想进来。远影就是这样在心上筑起一道墙,她走不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8小时之外的时间很多,她需要有一个不需要对彼此负责的陌生人来承接她孤单的灵魂。

远影看向车窗外的那个背影,他是她的第十八个顾客,也是最特别的一个。前面的17个,她都只是在本地陪唱歌,陪看电影,陪钓鱼……从来都不曾陪旅行,旅行就要过夜,她担心安全问题。

而当她第一次见到他,她就没有拒绝他的邀约。她说不上他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不一样,虽然他有点不羁的样子,但他的眼睛里写着诚实和温暖,让她莫名的感觉踏实,有安全感。

他的网名叫孤帆,他说挑她是因为两个人的名字是一首诗。他还声情并茂地朗诵:“孤帆远影碧空尽……”,他强行拼凑着两个人的缘分。她笑了,接受了陪他两天一晚,自驾游去鄱阳湖露营。

QQ截图20190609104720.jpg

2、

“走了!”这次孤帆的声音比身体先上车,他又恢复了之前不羁的样子,只是不再说话,车厢内的气氛显得有点沉闷。

“呃,给你讲个笑话。”远影试图打破尴尬。

“还是我给你讲吧。”孤帆自顾自地讲着:

女孩说:“我怀孕了!”

男孩慌了,转身打了个电话给她妈妈,电话那头是责骂的声音,要求儿子与她分手,把孩子打了。

男孩默默把电话挂了,经过内心的一翻挣扎终于对女孩开口:“对不起,把孩子打了吧!我们分手! ”

女孩一脸震惊:“开什么玩笑!这孩子又不是你的……”

“哈哈……”远影爆笑出声。

“笑得好假!”孤帆偏头看了看她说。笑声戛然而止,远影扭头看向窗外,鼻头一酸,脸颊流过一丝凉,她迅速不着痕迹的抹掉。她以为她藏得够深,因为从来没有被人识破过,却被他一语中的。

再次沉默……只有风呼呼灌进来的声音。

“咳!”孤帆干咳一声,似乎想讲点什么,却又陷入沉默。接着他俯身按开了收音机。

“现实中幸福永远缺货,请告诉她我不爱她……”电台里飘出林俊杰的《我还想她》。

一句还没唱完,两个人同时俯身,把手伸向收音机的按钮,指尖相触又闪电分开。

“不好听!”孤帆清了清嗓子说。

“恩!”远影搓搓手指,俯身关掉了收音机。

“讲讲你的故事吧,挺无聊的,还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到呢。”孤帆看样子不想让气氛继续沉闷下去。

“想听什么?”远影戒备地看看他,迅速在心里筑起一道防线。一个才认识4个小时的陌生人,以后也终成陌路人,她交不了心,也不愿交。

“为什么做这个?”

“为钱。”远影回答得很干脆,很像正确答案,肯定的语气,不容质疑。

“不像!”孤帆看向远影,眼神里有丝探寻。

“看前面,危险。”远影扯开话题,在他的注视下,她觉得心虚。狭窄的空间无处躲藏,两个人无论谁偏一下头就能看到对方,再仔细点,一个表情就能出卖内心的隐藏。

“你为什么在平台租人?”远影搞不清楚自己是想把话题扯到他身上,还是对他产生了好奇。

“因为孤单!”孤帆的回答同样肯定。

“单身狗?”远影这下肯定自己是好奇了。

“结婚了。”

“哦!”远影没敢继续追问,来平台租女孩的男人大多跟妻子关系不是很好,大概他也跟那些男人一样,也是在家之外寻找一份情感寄托吧。

“你睡会,到了我叫你。”孤帆主动结束了这一话题,远影更加肯定内心的猜测。她闭上眼,心想,没爱情的婚姻真可怜!比她还不幸。

3、

“到了!”

远影睁开眼,对上了一张放大的脸,她的手下意识地往前一推,孤帆措不及防地被推到了车子的仪表台。

“流口水了,擦一擦。”孤帆指了指远影的嘴角,邪魅地笑了笑。远影抬手去擦拭,他却笑得前俯后仰。

“你!”远影才意识到自己被他戏弄了,脸色微愠。

“下来吧!外面挺美的。”孤帆自己先下了车,然后绕到副驾驶替她把门打开。

一下车,远影的嘴就合不上了。

夕阳西下,晚霞漫天,一望无际的草甸,一红一绿,说不上是晚霞装点了草甸,还是草甸装饰了晚霞,自然而和谐。草甸上还分布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帐篷,都是来露营的。远影想,万一孤帆晚上图谋不轨,她就不怕了。

初夏的习习凉风送来青草的清香。远影陶醉地闭上眼,深深地呼吸着这份清新。只有对待自然,她才能卸下防备,交付身心。

“帮下忙,一起搭下帐篷。”孤帆推了推远影。

“你带了几个帐篷?”远影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来。

“一个。”孤帆举起手中的一个包裹。

“那你睡车上,我睡帐篷。”远影赶紧安排。

“小气,还有一个呢。”孤帆又从尾箱里拿出一个长布包来。

夕阳下,孤帆单腿跪地上整理着帐篷,他咬紧牙关插地钉,鼻尖渗出汗滴,手臂因为用力,肱二头肌隆起,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远影一时失神,不小心对上他抬头看过来的眼。

“帐篷整理好了,那我到附近转转。”偷窥被撞破,远影的两手局促地摸摸大腿,转身离开。

“别跑远了,天快黑了。”孤帆细心地交代,远影没有回头,举起一只手扬扬,表示听到了。

远影一进这片草甸就盯上了不远处的一片沙丘,早就按捺不住想过去看看。

沙丘不远,步行五分钟就到了。她才想起忘记拿手机来拍照了。

沙子很细,也很干净。她干脆脱掉凉鞋,那些细小的颗粒触碰到她的神经末梢,沙子已经褪掉了炙热。那种柔和、微凉直达心底,柔软到她的心,她完全放松。

远影走了很远,翻了几个沙丘。等她准备原路返回时,才发现所有的沙丘都一个样,怎么都走不出去。天渐渐黑了,她越发地慌乱。荒郊野外,除了微弱的月光,就只有越来越强劲的风。她的真丝连衣裙不时被风掀起,她又冷又饿,害怕这无边的荒野。

远影绕了很久,沙地行走比地面更难,更费体力,她已经累得迈不开腿了,索性蹲下,等孤帆来找她。月亮隐进云层里,远影抱着膝盖坐在沙地上,不敢对视无边的黑暗,闭上眼又怕被黑暗吞噬,或其他不可名状的东西突然靠近,比如说鬼。想到鬼,远影哭了起来。虽然她是无神论者,但是对鬼怪却一直有联想。

“远影……”风似乎送来了唤她的声音。她赶紧站起来,一束光从另一个沙丘扫了一下她的这个方向。

“我在这!我在这!”远影兴奋地站起来招手。那束光停在了她的这个方向,接着晃动着过来了,越来越近,看得出速度很快。光源突然降低了位置,很快又被举了起来。应该是那个人摔了一跤。

“你有病吧!跑这么远,你知不知道很危险,吓死我了!”光打在远影脸上的时候,孤帆的责骂也跟着来了。

“哇!呜呜……”远影重新蹲到地上,嚎啕大哭。她搞不清是因为惊吓过度,还是因为他的责骂。应该两者都有。

“对不起!我是担心你出事。”孤帆蹲了下来,一只手拥着她的肩膀。远影索性扑到他怀里痛快地哭了一场。

等远影哭够,站起来准备走的时候,发现一步都挪不动了。

“来,我背你!”孤帆不管她答不答应,已经蹲下,把背准备好了。远影顾不上矜持,爬到了他的背上。那个背厚实而温暖,抱着她大腿的手温热而有力量。她脸红了,庆幸他看不到。

远影拿着手电,手揽着孤帆的脖子。心也随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起起伏伏。一丝甜蜜悄悄撬开心墙的一角灌进来,她怎么堵都堵不住。

他的背汗湿了她的衫,因为出汗,浓郁的男性气息熏得她心猿意马。她不得不提醒自己,这个世界没有爱情,有的话,他也给不起,他是有家室的人。

“下来。”孤帆蹲下身子。

远影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帐篷边上。她有些不舍离开那份踏实,但还是马上跳下他的背,站到了一米之外。

两个人就着手电吃了一些面包和牛奶当晚餐。

4、

“我先睡了!”远影害怕在浓稠的黑幕下,乱了方寸,就先钻进了帐篷。

两个帐篷挨得很近,他们如果躺下的话几乎是同床共枕。

“睡着了?”孤帆问。

“恩!”远影傻傻的回复。

“我睡不着。”孤帆的帐篷传来悉悉索索翻身的声音。

好半天,远影才吭声,“你相信爱情么?”

“当然信!”孤帆回答很干脆。

“那你爱……爱你老婆么?”远影犹豫着问。

“很爱!”比前一句回答更干脆,远影心里泛起酸涩。

“那你……”远影把后半句还跟我出来给咽了下去,因为觉得管太宽。

“睡吧!困了!”远影翻了个身,表示真的要睡了,可是毫无困意。

她本来想跟他讲她的故事,最后觉得这样的推心置腹很危险,她自己很危险,她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况且这个口口声声相信爱情的男人,却背着老婆带别的女人出来!

时隔两年,远影尘封的记忆再次被打开。那个她耗费5年青春,拼尽全力爱着的男人,背叛了她。当她兴高采烈地拿着检测为怀孕的B超单去找他时,她以为爱情之花即将结果。却发现他的床上躺着别的女人。

远影瞬间从天堂坠入地狱,一个人默默的打掉孩子,去往另一个没有他的城市。内心经历九死一生之后,她决定此生不再相信爱情。尽管她还是笑容灿烂面对身边的人,可是只有她自己懂得内心的荒凉。

想到这些,远影的泪已经湿了眼眶,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给你讲个爱情故事好么?”孤帆的话拉回了她的思绪。

“恩!”远影总是无法拒绝他。

“我有一个朋友,他跟他老婆从大学相爱,爱了很多年。结婚七年了也一直相敬如宾。可是去年,她老婆出门买他最喜欢吃的猪脑,出了车祸。走了……”孤帆没有任何开场白就开始讲故事,讲到走了,却没有继续讲下去。

“好惨!”远影发自内心的同情。

“恩,我这个朋友始终都走不出来,每天每时每刻都疯狂的想念他老婆。他这辈子估计不会再找了。但是越是想念,他就觉得越孤单。”孤帆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暗哑。

“故事讲完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世界有爱情。睡吧!不讲了!”孤帆也翻了个身,没有再吭声。

远影也确实困了,第一次,她踏踏实实地睡了一整晚的觉,直到小鸟叽叽喳喳把她唤醒。

天亮后,孤帆开着越野车带着她翻越一座座沙丘,车子不受控制地上下左右颠簸,吓得她一阵阵尖叫,把所有的不快全部释放了出来。远影享受着跟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这是跟以前的那些客户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再怎么舍不得,两天的行程也将结束。分开的时候,远影主动伸手跟孤帆握了握,故作坚强地转身离开。

这一次,远影没有舍得扔掉手机里的这张临时号码卡,因为那里面有一个她不想忘记的人。

远影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平台接单,孤单来袭的时候,她总会情不自禁地拿出和孤帆相处的两天一夜拿来回忆。而越是回忆,越是思念成灾。

远影到“再见孤单”的平台寻找孤帆,发现那个名字已经注销。她慌了,赶紧翻找出那张手机卡装上,她想给他发个信息,停在他的微信号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打开他的朋友圈,一个星期以前,他发了一个圈。

没有你的世界,哪里都是孤单!天堂的你可知道?

远影怔住了,原来那个故事是他自己的。好半天,她哆嗦着拨通他的号码。谢天谢地,号码是通畅的。

“你好!”烂熟于心的嗓音传来。

“嗨!孤帆,还记得我么?”

“远影!”孤帆有点惊喜地叫道。

“可以租你么?价钱你开!”远影含着泪,但脸上洋溢着笑。

“我很贵的,两千块一天!”

“你抢劫吧?”

“……”

“……”

文章标题: 我极力保持着超乎寻常的矜持。吃完后,赶紧送我回家老死不往来。那时的我根本没想到,这个衣冠禽兽,在之后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文章标签:

[我极力保持着超乎寻常的矜持。吃完后,赶紧送我回家老死不往来。那时的我根本没想到,这个衣冠禽兽,在之后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