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失去才会发现,你在我的世界里多么重要。

时间: 2019-06-01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失去才会发现,你在我的世界里多么重要。

 QQ截图20190601085126.jpg

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晴

 

-1-

晚上九点半,我有点小困。斜倚着身子靠在床边,看月光漫过窗。

这么美好的夜晚,岂能白白浪费掉。在百无聊赖之中,屏幕亮了。我一看,是老江的来电。

"亮哥,河边吹风去吧?"

我有点懵,江哥不是出去旅游了么,"老哥,大半夜的抽啥风呢?"

那头发出一阵叹息,瞬间又陷入沉默。隔着屏幕,我似乎看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手里的烟。

老江前几天还风风火火,走南闯北呢,这一条河就满足了?完了,必定有事,一有事,无酒不欢。

撂了电话,我搬了框啤酒就朝河边刹去。

说是河,不过是一道浅沟。要是真的河,他怕是早就跳下去了。毕竟他放荡不羁爱自由,全靠浪啊。

他蹲在河边,狠狠地弹着那根点完了的烟灰。我突然从后面踹了他一脚,这家伙身体前倾,又恢复原状,半晌才扭过头来。

一头鸡窝,乱蓬蓬盖着,眼神涣散麻木。这神情,跟表白 "被拒" 那次一模一样。

"前几天也不是谁说:老子终于解放了!来,造起来!" 说着,我撬开啤酒瓶盖。

 

-2-

大二上学期,我们宿舍六个男生五个脱单,除了老江。

颜值身高样样拿得出手的他,自然是女生的焦点。可他偏不吃那一套,每天念叨着 "小爷我放荡不羁爱自由。"

一到周末,别人都忙着约会,他就去学校周边溜达,悠哉悠哉,无一例外。直到苏沫忽然地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那是一个初春的傍晚,他闲来无事到学校对面的河边转悠,看见苏沫独自支起画板坐在草坪上写生,他便停下脚步。

弯弯的小桥,潺潺的河,还有飞舞的蝴蝶,一派自由和谐的景象。这姑娘还真有闲情逸致呢,竟让他看呆了过去。

"画得不怎么好,让你见笑了。"

苏沫突然回头,洗发水的清香散发在空气中。看着姑娘认真的侧脸,他的心扑通扑通跳起来。

"啊,没有,挺好的。"过了很久,才挤出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姑娘没接话,气氛有点尴尬,老江就折身回宿舍了。

那晚,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都是姑娘拿着画笔勾勒线条的模样。

"唉,平时挺健谈的一个人,怎么就那么怂呢。" 他嘲笑自己的懦弱,深夜,人更加感性。于是,准备了很多话题,决定第二天再去河边邂逅她。

这天,老江隔着大老远的距离,看到苏沫还坐在同样的地方,继续完善她的画作。那些思想挣扎,这一刻让他再次望而却步。

"万一明天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那多遗憾啊。" 他试着说服自己,最后搬出来那些成套的话题,还成功骗到姑娘联系方式。

又是一个难眠之夜,说了几句话,苏沫说她有早睡的习惯,就草草道了晚安,但老江已经很满足了。

从此,河边成了老江的常去之地。也许,初见时的回忆留在那里,又或许他总觉得有重逢的一天。

可惜,没等到她。

我们这帮兄弟就调侃他,"江哥啊,这不明摆的拒绝么。"

平时嘻嘻哈哈任我们随意开玩笑的他,突然沉默,紧绷的脸上每个细胞都收缩了起来。

原来,喜欢苏沫,江哥是认真的。

 

-3-

那晚,哥几个陪老江喝了顿小酒。

江哥微醉时,拍着大腿,"有个喜欢的人不容易啊,我容易吗……" 兴致正嗨,有哥们说,"喜欢就去表白啊,拒绝了也没关系,这辈子不过见两次面。"

"怕啥,有你怕的?!"

也许酒劲正上头,他拿起手机,就给苏沫打了电话。

没打通。

这下空气沉默了,江哥扒拉了几下头发,拿起手头的烟,点起来。哥几个愣住了,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他也有今天。

最后,老江等了她一夜电话,哥几个也一直陪着,烟酒不断。后半夜,江哥直叫唤:老子胃病好像又犯了。

要说半夜姑娘不看手机,还能麻痹自己。熬到早上六点半,老江可坐不住了,歪歪扭扭站起来一边晃荡,一边问我们,"女生都几点醒啊?"

正忐忑,屏幕亮了。

"不好意思呀,昨晚我睡啦。" 悬着的心可算掉进肚子里了,大半夜的,酒劲还没过,一瞬间老江满血复活,胃也不怎么痛了。

他走出好远一段路,去给苏沫回电话,不知道两个人说了啥,返回来的老江瞬间变了个人似的,眉开眼笑。丢下哥几个,迫不及待地跟姑娘私自约会去了。

这家伙,真没良心!

运气好,运气好。姑娘怕是还没睡醒呢,迷迷糊糊地,也就随口一答应。

他走了,我们开始吐槽,谁知道当晚老江没回宿舍。

 

-4-

我们第一次见苏沫,她穿一袭白裙,踩一双细高跟,有艺术女生的气质。老江的眼光啊,真不是一般人有资格比的。

从此,老江周末也加入了约会队伍,不再到处闲逛了。看他们那甜蜜的样儿,随时能脑补出一副青春偶像剧来。

苏沫心灵手巧,常常在宿舍做了烘焙,带给老江吃,我们也就跟着沾光,饱了口福。后来才知道,这只是蓄谋已久的犒劳。

那次我们宿舍为庆祝集体脱单,哥几个把女朋友带过来大家尽情嗨皮。

老江这媳妇也喝了点酒,当着江哥面跟大伙说,"老江胃不好,你们可别灌他。"

我们才知道老江的糗事:他俩第一次约会,老江就犯胃病了,吐得一塌糊涂,动弹不得,一身一身地冒冷汗,听说姑娘半夜拖了三次地。

赤裸裸地炫耀。

苏沫突然变得一本正经,"让他少喝点,以后还给你们做烘焙。" 这话说完,大伙悄悄地不敢作声了,都看着江哥。

老江背着嫂子撇了撇嘴角,一副被揭了老底后无奈的样子。尽管脸上笑嘻嘻,心里肯定有上万句妈卖批讲不出口。

哥几个赶快起哄:"你这个没出息的,兴奋地过头了吧,难不成是胃里的酒精被爱情发酵?"

大伙哈哈一笑,江哥心里肯定特委屈。但愿他知道,她是为了他好,并不是没收他的自由。

自那以后,老江都是偶尔偷着喝酒。我们这帮兄弟也是藏着掖着,要让嫂子知道了,我们就再没有口福了。

江哥有次在宿舍喝着喝着突然说,"她哪都好,就是管我管得太多了。" 说完,对瓶大大吹了一口。

二十岁我们正年轻,这时不浪,更待何时?管得太多,任谁也接受不了。

为了还有吃烘焙的机会,我们只能一边默默开酒,一边违心地说,"少喝点吧,特么还不是为了你好,怕你难受。"

江哥叹了口气,紧皱的眉头锁着愁,叼着烟,又拿起酒瓶,咕咚咕咚灌下去了。

还好还好,那次他的胃很争气地稳住了。

 

-5-

喜欢一个人才想对他好,可是,二十岁的我们总是固执地认为,有些好限制自由,成为爱情的天敌。

就像老江,如果没有遇到苏沫,他不会学着管好自己的胃。而这时的他,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那阵,老江情绪不太稳定,跟苏沫五天一大吵,三天一小吵。

有次,江哥出去跟他的朋友聚餐,当着苏沫的面大饮特饮。喝到劲头上对苏沫说,"我不用你管我啊,我死不了。"

后来,他记得苏沫平静的脸,和毅然决然离开的背影,之后记忆就翻片了。

再次醒来,躺在宿舍的床上。他坐起身,第一个叫出口的名字,还是苏沫。

我把苏沫托我交给江哥的胃药,解酒药一并上交。他不屑一顾,抱着枕头,倒头又睡去了。

我还思考着,该怎么传达苏沫留下的那句话:你会遇到一个能给你自由的人。

事实上,在我完成任务之后,老江伸了个懒腰,波澜不惊的脸上并没有一丝诧异。半晌,他跳下床,轻轻松松大喊一声:"老子特么终于解放了!"

要不是说着关爱单身狗,我真想给他一巴掌。

那些东西他后来是怎么处理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6-

老江搬了两框啤酒,把那件事抛在脑后,我们彻底放纵了一次,空瓶比藏着掖着的那些加起来都多,年轻就是要造作。

第二天一大早,老江起床,把自己收拾得容光焕发,逃掉了课,背着包去旅行了,"谈毛线恋爱,一个人岂不是更好!"

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消息不回,我们只是靠着没有定位的朋友圈得知他很好。这不,在消失三天之后,我接到了他的电话。

开了的啤酒,搁在一边,谁也没动。我敲敲他,他还是呆呆地蹲着,愣神,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跟他出发时的状况大不相同。

蹲到周围一片寂静了,他说,这三天,他去了以前和苏沫一起去过的城市。他就想,还是一个人逍遥自在,谈恋爱真的太麻烦了。女人啊,旅行一趟就差搬个家了。

结果,那天穷游一圈回到旅馆。半夜饿了,也没吃东西,最后胃病犯了。一瞬间就想起她亲手做的烘焙,她亲自送来的胃药。

悲伤袭来,愈加疼痛,"再也没人管我了,她真的走了啊……" 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的江哥,决定就此结束旅程。

这不是你想要的自由吗?这不是你说的,你不需要别人来管你的吗?

看着他红了的眼眶,我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默默把手边开了的啤酒朝着小河砸去。

不知道老江走出来还需多久,他总是在需要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失去她了,再难过也无法弥补。

失去后才学会珍惜,人为什么总是这样。

文章标题: 失去才会发现,你在我的世界里多么重要。
文章标签:

[失去才会发现,你在我的世界里多么重要。]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