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当初,我不该不告而别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忘不掉你。"

时间: 2019-06-01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当初,我不该不告而别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忘不掉你。"

2018年7月29日  星期日  晴   

QQ截图20190601081910.jpg

 

-1-

午后,我收到一条短信,来自陌生的号码。

"夏溪,这周末有没有时间?正好到你城市出差,方便约一下吗?"

我愣愣地盯着屏幕良久,寥寥字眼透露不出任何心情,我知道这条消息是肖扬发来的。

这朋友的口吻,让我在某个瞬间产生了一种我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什么故事的错觉。

五年,好像过去了很长时间,漫长到我怎么努力去回忆,也记不清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比如我们为何分开;

五年,又好像很短暂。我竭力想忘掉的那个仲夏夜晚,反而愈加深刻。他的表情、他的背影、他的漠然,都历历在目。像个无法铲除的伤疤,烙印在我的心口……

肖扬,你现在找我是什么意思。几年前,我总在背后缠着你,要你给我一个解释,任凭你对我置之不理。现在,我早都释怀了,你怎么又出现了。

我的内心泛起一阵波澜,脑海中浮现出他的脸,还是几年前的模样,他还是那个总爱穿一件白色体恤的寸头少年。

呵,当初我死缠烂打的样子,真的很难堪吧。我不禁笑出声,笑声凝固在空气中。

曾经安慰过自己,不是所有事情都有答案,不爱了就是不爱了,一切都是借口。那现在再见面还有意义吗?

 

-2-

第一次见肖扬,是在医院。那阵我肠胃不适,输了一星期液,并没有什么效果,医生说需要办理住院手续。

一切办妥,已是深夜。我跟在父母身后,拖着沉重的步伐上了楼,找到病房。

房间里站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他穿一件白色体恤,泛着被汗水浸渍之后留下的米黄,一条破了洞的牛仔裤,手里拿着液。

看上去他是在给母亲陪床,他母亲见房间来了病友,也直起身跟我们打招呼。肖扬在一旁上下打量着我,眼神相撞,彼此不好意思地相视一笑,他的笑容很暖。

在医院的时光总显得漫长,再加上刺鼻的消毒水味和混杂着的各种病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味,煞是难熬。

为了打发时光,白天我们聊了起来。他说,他见过我。我才得知,肖扬和我是同级校友。话匣子一打开,可收不住了。

他讲他苛刻的班主任,上课不准学生迟到,凡迟到早退翘课者,除了应有的惩罚之外,自觉上交一瓶饮料以自讨,半个学期下来,低血糖的他患了糖尿病,肖扬庆幸自己从未参与过;

他又讲我们年级主任是如何如何有趣,晚上在操场上扛着大手电筒,在缠绵在一起的情侣身上挨个照来照去,突然有情侣大喊 "流氓来了",老师无奈逃走。

学校的这些奇闻轶事我不止一次听说,可这次还是听得投入,笑得胃有些抽搐。

肖扬给母亲打小米粥,也会给我捎上一份,他自己吃的是咸菜馒头。我妈背着我给肖扬碗里夹肉,他连忙推辞,说母亲胃溃疡不能吃这些,自己便也不吃。

五个日夜飞快流逝,我该出院了。离开医院的那天,我故意放慢的脚步中竟藏着一丝不舍。

 

-3-

从此每次上课,我会绕一大圈假装途径他的班门前,想再次遇见他,却总是以失败告终,郁郁寡欢。

直到有一天,我在校园里走着,突然有人从背后追了上来,那熟悉的声音让我急忙回头,是肖扬。他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脸上堆着笑容,他说母亲出院了。

医院的五天相处,给彼此留下特殊的记忆。后来,我们彼此分享心事,我才知道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而家里连个亲戚都没有,只和母亲相依为命。他用功读书,想要以此来改变命运。

闲暇的时间,他帮我补不会的功课,我喜欢看他认真的侧脸,和那写满宠溺的眼神。他还带我观察蚂蚁,教我辨识草坪里那些不知名的植物,让我觉得认识一个乡下的男孩是何等有趣。

跟他在一起,我感到欢愉轻松,并隐隐察觉到我们之间,有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正在悄悄发芽,正等待一个时机。对于他,我也渐渐开始抱有幻想。

一个夜晚,他约了我到操场散步,空气中有些燥热,知了在树上没完没了地叫。两个人在暗夜里走着,他突然牵起我的手。

当我的手被他温热的手掌紧紧包住,内心的小鹿在狂热地撞击着,想必自己早已涨红了脸。

我还沉浸在这种甜蜜的气氛中,他的唇已贴近我的脸颊。还没来得及享受,下一秒,年级主任明晃晃的大灯便开启了追踪模式。

爱情开始得猝不及防,这个笑柄,也让我记了很多年。

高中时代,地下恋情难熬。记得毕业前夕,全年级同学都扎在书堆里焦头烂额地刷题,学习之余,每个同学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宣泄着心头的压力。

我们也不例外。常常逃了自习课,抱着作业跑到天台,那是一个静谧的地方,我们打着学习的幌子,借着月色谈情说爱。

夜幕降临时刻,依偎在一起吹风,站在天台最高处接吻。有时也躺在草坪上一个隐匿的地方手牵着手数星星,畅想未来一起上同一所大学,报同一个专业。

 

-4-

可命运总是跟我们开玩笑。录取结果出来,我们没能踏进同一个校门,也不在同一座城市。肖扬用课余时间打工挣钱,两个星期我们见一次面。

五个小时的车程,两个人你来我往,看着人手一沓车票,也觉得心安。我们都觉得,打败爱情的根本不是距离。

年轻就是要造作啊,不轰轰烈烈,又怎么叫青春,又怎么证明不白活一次。

平日里我们各自省吃俭用,用省下的钱走过两座城市之间和周边的景点,吃遍当地小吃,住过各种浪漫的主题宾馆。再远的地方,干瘪了的钱包便不允许抵达了。

拮据关头,某个深夜,肖扬接到医生电话,被告知母亲病情又恶化了,确诊胃穿孔,再次住进医院。

得知这个消息的我,一个人买票坐车,连夜陪他赶回家。当我出现在病房门口,他紧紧抱着我,泪水混杂着汗水在脸上淌过。

我早就做好了陪他同甘共苦的准备,这都不算什么,只要留在他身边就好。

他跟母亲正式介绍了我,由于这不是第一次见面,彼此也没那么尴尬。他的母亲还在一旁咬着牙,跟肖扬说:能娶到这么好的姑娘,也算你有福气。

我在一旁暗自窃喜。

几天来,我给肖扬打下手,帮阿姨擦身子,扶阿姨上厕所,催医生给阿姨拔液,阿姨都认真配合。

晚上我跟肖扬挤在那张破旧的折叠床上,整夜不肯合眼。他总是执意把床腾给我,自己要睡在地板上,为此我们还跑出病房吵了一架。

过了三个这样的夜晚,第四天上午,我含着泪回到了学校。只因他再三告诫我,不必再给他添堵。生硬的语气,眼神里流露出厌倦和不耐烦。

我没有给他闹,开始向亲朋好友筹起钱。在他最烦的时候,我能做的,就是以他想要的方式默默陪他。

他不知道,那几个夜晚我常常以泪洗面,手机开到半夜不敢关,整夜看着窗外的天空变得明亮,当然也不敢发消息打扰他。

银行卡上,数字一点点增加,尽管阿姨需要得并不多,但这是一份力量,日后我会尽力偿还。

唯一让我心灰意冷的,是未亮起的屏幕。在我不敢联系他的日子里,他竟连一句问候也没有。

算了,还是照顾病人重要。

 

-5-

照顾他母亲出院后,他没有回学校,直接来我的城市找我。

他蹲坐在校园小河边的石头上,拉着我的双手,恳求我不要生气,说是他没有照顾好我的感受,并希望得到我的理解。

在这之前,我内心总是有些不快的,当他出现在我面前,一切都不重要了,可我还是固执地甩开了他的手。

事实上,在手放开的一刻,我就开始后悔。心突然变得柔软,眼眶一热,泪水马上就要涌出,这时我看到他的泪啪嗒啪嗒掉在地上,我的内心早已原谅了他。

送他上了车,我告诉他钱已塞进钱包,这是我最近领到的一笔奖学金。说完之后,有些掩饰不住的心虚。

之后生活又步入正轨,周末我奔赴到他的城市约会,半个月后,他又来找我。

生活好像发生了变化,住不起主题宾馆的人,只能窝在学校附近的快捷酒店。

有次他来找我,我们挤在一张单人床上,释放着压抑已久的情绪。可是,想洗个澡,连热水都没有。

莫名其妙,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我安慰自己,这无所谓,有他在就好。半夜醒来,我睁开眼,发现他在盯着我,若有所思的样子。可他说,他刚好醒来。

一如从前送他上了车,那几日我游荡在校园里,有种行尸走肉般的麻木,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不停地给他发消息,以换取安全感。

他回复消息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心不在焉。越是这样,我发了疯般地频繁发各种有趣的段子给他看。

然而,令我害怕的事最后还是如期而至了。

那天开班会,我收到肖扬的短信和他转回的一笔钱,这是他走后唯一一次主动联系我。急忙点开,小小的屏幕上的字大得刺眼,慢慢模糊不清。我擦亮眼,又反复看了几遍。

泪水就要盈出眼眶,坐在会议厅前排的我,当着导员和三十个同学的面,控制不住地趴在桌上泣不成声。

心底有个声音传来,催促我必须去找他。那个仲夏的夜晚,我赶到他的城市,他舍友说他去做服务生,要很晚才回来。

我坐在街角的路灯下等他,空气中有些燥热,我突然想起高三那些并肩走过的日子。

不知过了多久,他出现在我面前,我扑进他怀里。他为我擦去眼角的泪,又将我推开,略显疲惫的脸在灯光下显得苍白。

他微张的嘴角想说什么,又什么也没说,把我带进学校附近的宾馆。命令我今晚住这里,明早必须离开。话语背后,是异常的平静,就像他已经做好全部的决定。

我从背后把他死死圈住,恳求不要分手,不要走,要他留下来陪我。他迟疑了一下,眼神恢复了温柔,我再三央求,最后他还是决绝地走了。

发消息,不回;打电话,关机。整晚我彻夜未眠,望着窗外寂静的夜发呆,把我们过去的回忆细数了一遍,任凭泪水浸湿枕头。

第二天一早,在我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那头全部提示对方关机之后,我踏上了回去的火车。

之后的那几天,我发了疯似地不停摁着肖扬的电话,一遍一遍往出拨,每拨一次,又绝望一分。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这样就无情地抛下我,不告而别,甚至连一点解释的余地都没有留。

直到那头开了机,我确定他能看得见,死缠烂打恳求他不要丢下我,告诉他离开他我不能活。那头死寂的沉默,将我心底最后一丝微光扑灭。

我还是不停地轰炸,连自己都忘了这么做有何意义。唯一的执念,我就是不能放他走。终于,收到了他的回复:不再喜欢你了,死缠烂打也没有用。

从此,我再也没有联系到他。我找遍手机里我们为数不多的共同的旧友,也都表示不曾注意过他的动向。

我恨他绝情,无情。一念之间烧掉了我们之间所有的车票,所有的合照,葬送掉他留给我的全部回忆,并发誓此生不见。

之后的日子里,午夜梦回之间,我总感觉他一直在我身边,从未走远。可是,他就这样真正消失在了我的生活之外。我用了很长时间去释怀,都无疾而终。

 

-6-

这次他突然出现,我明明说过再也不见。往事经过沉淀,去或不去并没有本质差别,我还是赴了他的约。

他将约会的地点选在咖啡店,赴约的路上,我突然意识到自从跟他分开后,我就再没喝过咖啡了。

咖啡太苦,一个人难以下咽。

眼前的他,更削瘦了些。褪去往日的青涩,有了成熟的风度,眼神还如那年夏天一般。

彼此简单地问候几句,提及到过去。咖啡流经我嗓眼,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往事连接不断地从缝里挤出。

重重心事全部吐露出来,却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最后不忘警告他,不要再对我心存幻想。

他沉默着,很认真地倾听,很认真地接受我的数落。空气陷入片刻安静,他告诉我当年不告而别,抛下了眼前的一切,换掉了手机号码,是去北漂打工了。

因为母亲被查出胃癌,需要一笔高昂的手术费,作为母亲唯一的依靠,他别无选择。而母亲,在去年年初永远离开了他。

我也是这一刻才知道,当年他把我留在宾馆,而自己对着凄凉的月夜,在门外站了一整夜。第二天目送我上车后,哭昏在火车站。

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除了对往日美好时光的惋惜,还隐隐有种愧疚。

他说:这么多年了,始终忘不掉我。

他说:"跟夏溪好好过日子",这是他母亲最后留下的遗言。

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将哽在心头的话也一并吞了下去。

明明他就坐在对面,我却感到我们之间有若隔了一堵隐形的墙,伸手触及不到明天。

文章标题: "当初,我不该不告而别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忘不掉你。"
文章标签:

[ "当初,我不该不告而别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忘不掉你。"]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