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然而她早已为人妻,即将为人母

时间: 2019-05-31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然而她早已为人妻,即将为人母

 昨天,我路过长沙,临时决定在这座城市逗留了两天。六年前,我曾在这座城市读书,一年半之后,退学离开。

那时我想,这里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原本我就不乐意来。

但是当我再次在这里逗留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个人。

最近有一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电影很火。在长沙的第一天,我也去电影院看了,看完这部电影后,我突然想起了他。

准确的说,是想起他的眼神。

他叫阿成。

我们彼此路过,没有电影里所说的全世界,也没有如电影里所演的那般炽烈,甚至,连情感都不曾发生。

我说不清为何,我也曾在这里有过好友,但此刻,我却只是想起了他。人生的路上,我们总会遇见形形色色的人,相遇,然后道别。但更多的相遇是没有道别的,没有泪水涟涟,也没有各自珍重。

那时候,他们叫我燕子。他是我同学,坐在我的斜后方,与我相隔两米的距离。

我们的第一次交集是因为我们班的林子在追我的室友莉莉。

那天,林子递给莉莉一封情书,并约莉莉在食堂一起吃饭。我被拽着去当了一回电灯泡,我本不想去,但抵不过莉莉的软磨硬泡,当时我想,我只是去吃饭的。

但我没想到,他也去了。

我是抵触他们所谓的爱情的,觉得那不过是荷尔蒙在躁动,肤浅不堪。因此全程我都不在线,莉莉和林子说什么我不记得了,但他说的那句话,直到现在我都记得。

他说:“谁都不能够否定最初喜欢一个人的真心,那种想要在一起的迫切,其实就是爱情。但爱情到底能不能够抵挡住岁月的侵蚀,是在一起后才能够确定的事。”

后来他们没有在一起。我与他也近乎没有交集。

我记得那时的他是爱笑的,喜欢穿白色的衬衫,带着一副眼镜,很斯文。

但后来,应该已经是大二了,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不笑了,变得很沉默。

那天晚自习,好友逃课和男朋友玩去了,我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无意间瞥了他一眼。发现他也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突然有些好奇,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于是我干脆盯着他看,但我还是看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这样。是失恋了?还是家里有什么事?还是得了抑郁症?我想,要是我会读心术的话就好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有些好笑。

就在我嘴角刚刚向上翘起的时候,他好像有所感应地朝我看了一眼,眼神中有些疑惑。然后又转头看了眼身后,发现没人后又看了我一眼。

好像确定了我是在看他以后,他的眼神更加迷惑了。

但他却也没有问我,竟也这么定定地看着我。往常,有男人这么看着我,我只会从心里感到厌烦。他们看我是因为我长得漂亮,有的人只敢偷偷地瞟一眼,被我发现后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真的很幼稚。有的人却会很贪婪地看,被我发现后会作出一副痞子像,呵!还真以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但这次,我却没有那种厌恶感。

我们就这样目视对方,在教室里的窃窃私语中,一直到晚自习结束。当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我才恍然觉得时间过得挺快。

周末,我与好友聊天,假装不经意地说起了他。

好友想了一会,说:“两个月以前,我回学校,在公交站看见过他和一个女生在一块。”

我说:“那个女生是我们学校的?漂亮吗?”

好友说:“好像不是,没在学校见过,挺漂亮的。”

顿了一会她问:“你怎么突然关心起他来了?是不是?”

我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我想,那肯定是他女朋友,在这个学校还没见过他和哪个女生接近过。

我记得食堂那次一起吃饭,他也不过是客气地和我打招呼,眼神里并没有我,那个时候的他,对谁都客气,却和谁都保持距离。

他应该是失恋了吧?我想着,那个离开他的人是是怎样的一个人。

他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悲伤与失落那么浓烈。

他很爱那个女生吧?我这样想着。

又是一个晚自习,好友拉着我逃课出去上网。反正也没老师管,走啦走啦!她说。

但在路过教学楼的时候,我们遇见了他,他就那样自顾自地走着,从我们身边走过也像没看见我们一般。

我跟在好友的身后,看了他的背影一眼。那一眼,竟让我的心漏了一拍。好孤独啊,我心里有个声音在说。

“燕子,怎么了?”好友突然拉着我的问道。

我说:“没什么啊,怎么了?”

好友说:“都叫你几声了你都没应我,还以为你魂丢了。”

我突然想去教室看看他,于是撒谎说:“哦,是肚子有些不舒服。”

好友说:“那要不我陪你去宿舍休息吧?”

我连忙说道:“没事的,你去上网吧,我自己回去就好。”

好友有些犹豫,说:“真的不用我陪?”

“不用担心,早些回来。”

“那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看着好友离去,我才转身朝教学楼走去,我走得很慢,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但我又实在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难道……我想起那天好友被我打断的未说完的话。

不可能!我摇了摇头,爱情?呵!这世上的爱情有可靠的么?现在想来,可能,是他的眼神让我想起小时候的自己。那种委屈,悲伤,甚至是绝望的眼神,曾经我也有过。曾经,我也被抛弃过。我和母亲被父亲抛弃了,而他是被他的女朋友抛弃了。

不知不觉中,我走到了教室门口。依然没有几个人,不来的那些人要不正沐浴在爱河中,要不正在网络世界里欲仙欲死。

他坐在那里,盯着书本一动不动。等我做到我的座位上的时候,他才抬头看了我一眼,但也就一眼。

我随便拿了一本书,便趴在桌子上,歪头看他。他长得不算太帅,但是棱角分明,五官周正,特别耐看。我发现这样安静地看着他竟不再觉得无聊,或许是我表现得过于直白。这一次,没过多久他就注意到我在看他了。

看着他有些莫名其妙的神情,我抿嘴笑了起来。他真的有些不一样,班里的其他男生要是看到我这样看他,估计早就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了吧?但他却只有疑惑和莫名其妙的神情。即使是在他失恋之前,也并没有多看过我几眼。我有些羡慕他的前女友了,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生呢?又为何会离开他?

等回过神来,他依然定定地看着我,有些冷漠。

他一定在想我为什么盯着他看吧?

我确定了,他的爱情没能抵挡住岁月的侵蚀。

在我离开长沙之前,我们一共对视了26次,但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大多数的对视都是在晚自习的时候,偶尔几次是在上课的时候。他从疑惑到莫名其妙再到安然地与我对视是在第7次。

那天,是一位我最讨厌的老师讲课,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普通话这么不标准的人都能当老师?我第一次听她讲课的时候完全处于崩溃的状态。我问同桌,老师刚刚讲的是“老肥肉”?同桌笑说其实是“脑回路”。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听过她讲课。挂科就挂科吧!我想。

我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回过头发现他也正趴在桌子上转着笔。

我笑,他也朝我笑,他笑起来的样子其实挺好看的。不过这一次,我看懂了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在说,原来你也听不懂。

我们安然地看着彼此,老师的地方普通话听不见了,同学絮絮叨叨的说话声也听不见了,那一刻,仿佛整座教室就剩下我们俩。

但这样的感觉很快就被他身后那位同学给破坏了。兴许是那位同学以为我在看他,因此他摆弄摆弄头发,抛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眼神。

我翻了一个白眼,转过头去。

再后来,上课的时候即使是无聊,我也不会再过多地盯着他看。以免让他身后的同学产生什么联想。

若我没有退学离开,或许,我们能够坐在一块聊聊彼此的过往。

我们的一生中,会遇见许许多多的人。有的人可能只是擦肩而过,有的人可能陪我们走过一程,但这些人最终都会消失在茫茫人海,了无音讯。能够陪伴我们一生的,寥寥无几。

若我没有离开,或许,是友情的话,我们会成为那个陪伴彼此一生的人。

而爱情,我不知道。

在我逗留长沙的第一个晚上,有同学把我拉进了一个同学群,他们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部电影,我无所事事,便买了一张票去电影院,从影院出来的时候,发现群主又拉了一个人进群。

我查看了一下群成员,发现那个人就是他。

看着他的头像,我想起了他。

准确地说,是想起了他的眼神。

 

QQ截图20190531084740.jpg

我在长沙待了七年。都说爱一个人会有七年之痒,我才发现,原来爱一座城市也会出现七年之痒。

我来这座城市求学,从这座城市毕业,留在这座城市工作。我以为,我会在和我最爱的人一起生活在这里,然而并没有。

她就像一阵风,把我带到了这里,又独自离去。

我一直想,如果有一天,她突然回来找我,而我却早已离去。我知道这个可能几乎不会实现,但我还是这样想着,如果呢?

可她没有回来,一直到现在,我想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她都没有再回来。

最近有一部电影很火,是张嘉佳写的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改编的电影。那本书早在几年前我就看过了,但今天,我还是花钱买了一张票去看了。说实在的,我很不满意导演的表现手法,那样浮夸的爱情,不是浪漫,只是他自己的一场意淫。

我们的爱情从来都微弱如尘埃,不会被放大到呈现在这个世界的眼前。人们匆忙来,匆忙往,怎么会去体验你所拥有的苍凉。

再有一天,我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我看过这里的日出,也看过这里的月落。我在霓虹灯闪烁的街头看过人流穿梭,也在岳麓山脚的树荫下听过风吹叶落。但两天之后,这里的一切都不再与我有所联系。

从影院走出来,掏出手机发现,我被拉进了大学室友创立的一个微信群里。我查看了一下群成员,竟有小半的人不知道是谁。在我有些意兴阑珊地想退出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的头像。

她是燕子。

看着她如四年前一般的模样,我站在人来人往的影院门口,突然想起了她。

七年前,我来到这座城市求学,那个时候,他们叫我阿成。也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燕子。

她给我的第一映像是漂亮,有些高傲。那个时候,我还和我的女朋友在一起,那个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人,一年以后,便离开了我,从此再也没回来。

我以为我和燕子不会有所交集,即使她很漂亮。

当我们爱一个人时,那个人便成了我们眼里,心里的全世界。我爱着一个人,那个人当时是我的全世界。

后来那个人走了,我的世界崩塌了。为此,我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是那时,我突然和燕子开始有了交集。

但也仅仅只是交集,那段交集的时光里,我们没有进入到彼此的世界,也没有发生任何情感,甚至,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此刻,我想起了她,应该说是想起了她的眼神。

我们的第一次交集是因为室友林子想追我们班的莉莉。那天,李林让我帮他给朱莉写一封情书,并且约了她在食堂吃饭。我本想,帮忙写完情书就没我什么事了,但结果还是被他拉去当了一回电灯泡。

我们到食堂的时候,莉莉还没有到。林子去点菜的时候,莉莉到了,她的身边就是燕子。

我朝她们笑了笑,指了指正在点菜的林子说:“他去点菜了,你们先坐一会。”

林子点完菜过来的时候,看到莉莉很是高兴。

但莉莉有些局促,很明显,我确实成了电灯泡了。坐在我对面的燕子也有些尴尬。

燕子不说话,我只好说:“就当我们是真的电灯泡,有什么话你们聊。”

我和燕子自顾自地吃饭,全程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电灯泡,一句话也不说。

吃完饭的时候,莉莉很明显有些犹豫。我知道她在犹豫什么,很明显,才认识不久的两个人,还上升不到爱情的高度。

看着林子在旁边扒耳搔腮的样子,我有些看不过去,便说了一句话,我说:“谁都不能够否定最初喜欢一个人的真心,那种想要在一起的迫切,其实就是爱情。但爱情到底能不能够抵挡住岁月的侵蚀,是在一起后才能够确定的事。”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燕子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流露出赞同的意思。

林子和莉莉最终还是没能在一起。那天,林子把学校商店所剩的全部啤酒都买了下来,我们几个室友喝的酩酊大醉。

后来的一年里,我和燕子也近乎没有交集。

直到我和我的女朋友分手。那个时候,我变得很消沉,什么话也不想说。但除了沉默,一切都如往常一样。

上课,下课,吃饭,睡觉。其实我不愿意再多想一些什么,但往事总在梦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本来以为一辈子的岁月很长,长到浪费一些也没什么。但那时我觉得,一辈子的时间真短,短短几年,我就把我这一辈子过完了。

那天晚自习,我趴在桌子上发呆。以前发呆的时候总有想的,想从前,想以后。一辈子那么长,世界那么大,总不该平凡地度过。但那天,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一些什么。

越不知道自己要想些什么的时候,我就越觉得烦闷不堪。在我心情越发烦躁的时候,我突然看到燕子趴在她的桌子上往我这边看,嘴角还带着笑。我有些疑惑,转身看了眼身后,发现并没有人。

回过身发现她依然在往这边看,我才知道她确实是在看我。

于是我更加疑惑了,她看我干嘛?

但我不想说话,也不想去问她是不是我脸上有花。见她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也就这么端坐着看着她。

燕子很漂亮,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但这个时候的我实在没有欣赏美女的心情,以前我的眼里全是我女朋友,没空欣赏。现在我的心情烦闷,也看不进去这样的美丽。在我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她的时候,她的眼角依然带着笑意,她在想些什么呢?

一直觉得她是一个高傲的女生,不那么与人亲近,偶尔也会觉得她会流露出一些孤单的模样,好像谁都走不进她的心里。

我们就这样彼此对视,一直到下晚自习我才惊觉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与她对视的时候,我好像把烦闷的心情也抛诸脑后了。

不过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这个晚自习,她让我短暂地忘记那些另我悲伤的事。可等晚自习结束后,那些情绪又都回来了。

我依然在悲伤与失落中无法自拔。好友安慰我,我强撑笑脸说没事。但又怎么可能说没事就没事了。

爱情就像是一个沼泽,陷得越深,就越难以自拔。

我沉侵在这个世界里,没有看到现实世界中所遇见的风景。

好友看着我这个样子,拉着我去健身,去认识新的女生。可我去了一次之后就没了心情再去。

晚自习的时候,依然独自一人去教室发呆。我想,教室的人会多一些,不至于让自己感到是一个人。但我没想到,每个晚自习去的人都不多。我只好拿出书本,强迫自己学习。但书本放在桌子上,我陷入发呆中。

燕子又来了,她坐在她的座位上的时候我看了她一眼。也就一眼,我的眼前又剩一片空白。

在我陷入这片空白后没多久,总感觉有人在注视着我。本来以为是老师,可我抬头一看,却发现是燕子。

她又趴在桌子上看我。我有些莫名其妙,这是第二次了吧?她就这样直白地看着我,她在想什么呢?

我想,难道……呵!爱情,我又怎么能再去想爱情。曾经我以为会一同白首的那个人终究是不会回来了吧?但我还是希望她会回来。这个时候,我又怎能再去想会不会有别的爱情?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距离我不过两米的女生。她的眼睛很漂亮,笑起来的时候弯弯地像月亮。

这一切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到底在想什么?

但我最终还是没能知道她在想什么,这个学期过后,她就退学离开了。没有人知道她为何离去,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我与她那样安静地对视着,彼此却不说一句话。开始的时候我有些莫名其妙,会去想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但实在想不到,也没有心情去问她。后来她再与我对视的时候索性就什么也不想了。

那天,是一位我最讨厌的老师讲课,第一次听她讲课的时候我全程崩溃,完全听不懂她在讲一些什么,她讲到脑回路的时候,我问坐在我前面的室友:“她刚刚讲的什么‘老肥肉’?”

室友说:“什么‘老肥肉’?她说的是脑回路。”

我彻底崩溃,连笔掉地上了都不自知。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普通话这么不标准的人都能当老师?老师不是都要考普通话的吗?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听她讲课。还是自学吧,我想。

我趴在桌子上自学书上的内容,手上转着笔。视线中突然看到燕子也趴在桌子上回过头来看我。

可能是我的样子有些滑稽,她对我笑了笑,我也朝她笑。

这一次,我看懂了她的眼神。

她的眼神在说,原来你也听不懂。

我看着她,老师讲课的声音听不见了,同学小声说话的嘈杂声也听不见了,那一刻,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我们俩。

但这一刻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翻了一个白眼就转过头去。

我还没有开始想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笑声。我转过头,看见坐在我身后的同学正在摆POSS。

于是我转回头,默默不语。

后来,上课的时候她很少会回过头来与我对视。即使回头,也不过是匆匆一眼,与我交换一个眼神。

如果她没有退学离开,或许,我们很有可能坐在一块聊聊彼此。

但她走了,消失在我看不见的天际。我们在那样的岁月里用眼神陪伴着彼此,虽没有言语,却比千言万语都能够慰藉彼此的心。

如果她没有走的话,或许,我们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或许……

但往事如风,一切都已消失殆尽。再有一天,我就要离开了,而这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了。

我呼出一口气,准备随着人流走出影院。

刚走没几步,就在人群中看见一个身影

文章标题: 然而她早已为人妻,即将为人母
文章标签:

[然而她早已为人妻,即将为人母]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