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独家精选《萌漫小妻:总裁,你被内涵了》电子版已完结

时间: 2019-03-25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独家精选《萌漫小妻:总裁,你被内涵了》电子版已完结

  某人面无表情地将视线挪到电脑屏幕上:“激将法对我没用,你还是省省吧。而且,你也不只是为了赚钱,你是为了让你的漫画重新面世。”


他故意顿了一下,目光定定地望着她:“我说得对吗?”

纪惜缘辛苦伪装着的真实意图就这么被他无情戳穿,脸色瞬间变得晦暗不明。

她出于本能地绷紧了脸,抬高下巴给自己撑着底气。

“可你不觉得这是一个一举多得的事情吗?”

“在没有市场调查的情况下,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冒险,你觉得我会为了你的爱好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纪惜缘忽然被这句话惹恼,沉着脸低头看着他:“我之所以找你确实想让你跟我一起承担风险,既然你不愿意,我大可去找别的公司合作。毕竟,比你有实力有眼光的人一抓一大把。”

项景昭因为最一句话,脸色陡然变得阴沉万分,握着鼠标的手猛地攥紧,望向她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许多。

这个女人,早就知道他的底牌。

按照他的实力,这个案子一旦失败,他很可能输得一无所有。到时候,他在项家的地位就像大厦将倾,只要别人一碰,就会轰然倒塌。

纪惜缘抿紧嘴角,迎着他的视线:“你或许忘了,我手上还有一块地皮。我答应过的事情,不会反悔。”

项景昭眼底的光芒隐隐晃荡了几下,又渐渐稳了下来。

沉吟几秒后,他才缓缓开口:“我需要详细的计划安排,还有精准的风险评估,以及准确的预算。这些,能做到吗?”

“明天我就会把这些资料交在你手上,尽最大努力降低风险。”

项景昭看着眼前这个果断凌厉的女人,微眯了眯眼。

生意场上的她,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身上像是长满了刺,犀利异常。

在她离开的时候,项景昭才缓声道:“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

纪惜缘笑了一下:“巧了,我也喜欢闷声发大财。”

她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纪惜缘回到公司后,让秘书收集起所有濒临倒闭的网站的资料,连夜赶出了一份详尽到细枝末节的企划案,立即给项景昭发了过去。

她正打着哈欠下楼的时候,手机亮了一下,对方直接将一份合同发了过来。

纪惜缘所有睡意瞬间消除,连续给他发了无数个呲牙的表情。

项景昭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扫了一眼手机,映在玻璃上的唇角隐隐勾了一下。

他轻轻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眼眸微眯,表情高深莫测。

两个月后,项景琰拿着一份报告着急忙慌地杀到项城书房,直接将报告扔在书桌上,声音激地斥责道:“我说这几个月的资金链这么紧张,没想到项景昭居然挪用公款!他整整挪出去五百万!像这种人就应该早点赶出公司去!”

项城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拿着刚写好的毛笔字给他看:“你觉得写得怎么样?最近没怎么练字,退步了不少。”

“爸,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情写字?”

项城这才戴上眼睛,拿起那份报表扫了一眼:“这件事情你哥已经跟我说过了。”

“说过了?那您准备就这么算了?五百万!非同小可啊!”

“你哥也是为了做生意,不得已之下才这么做的。而且他上个月已经连本带利将钱还了回来,而且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么做了。”

项城长叹了口气:“是我过去低估他了,让他受委屈了。”

“受委屈?”项景琰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双手撑着桌沿,“什么样的生意能让他一个月内赚这么多钱?我看你是被他骗了。”

“他和惜缘一起创办了一个网络文化公司,不会有假。而且今晚我给他们举办一个庆功宴,你到时候一起参加。”

“纪惜缘?”

项景琰冷笑了几声:“爸,您没说错吧?那个女人脑子里只有那些下三滥的东西,她能创办什么公司?”

项城冷冷瞪了他一眼,他这才收敛回所有神色,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他第一时间搜了一下纪惜缘的名字,那个公司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她的信息当中。

而她又多了一个身份——项景昭的合作人。

项景琰紧咬了一下牙关:“纪惜缘,想不到你还有点能耐啊。”

他面色冷凝地笑了一下,带着浓重的算计神情下了楼。

纪家,项景昭将庆功宴的请帖放在茶几上,看着对面的纪惜缘:“咱们合伙开公司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而且今晚项景琰也会出席,你要当心点。”

“他除了下药还会干什么?”

项景昭正要说话,闻言赶来的纪茹雪欢欣鼓舞地拿起了桌上的请柬,,却被纪惜缘一把抢了回去。

“这是我的,别什么都想霸占。”
第十一章 盛装打扮
  

纪惜缘冷冷的看了一眼纪茹雪,随即又冷漠的将视线移开。

纪茹雪一张笑脸立时僵在了那里,神色难堪的看向了项景昭,果不其然,项景昭正一脸玩味儿的看着她。

这让纪茹雪瞬间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心头怒意大盛。

“你什么意思?在这个家里,我还什么都不能碰了?”

纪惜缘不紧不慢的将请柬放回了桌面,又端起茶来,优雅的抿了一小口,才缓缓的开口:“认清楚你的身份,不管是养女还是私生女,这个家,当家做主的都不是你,这不是你的东西,少碰。”

纪茹雪没有想到当着项景昭的面,纪惜缘居然会一点面子都不给,把话说的这么直白。看着纪惜缘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她恨的简直牙痒痒,真想扑上去撕了她那张脸。

只是项景昭还在这里,纪茹雪垂在身侧的双手死死的攥成了拳头,感受到指甲戳进掌心的疼痛,才堪堪压住了几乎要喷薄而出的怒火。

只见纪茹雪缓和了脸色,整张脸都柔和了下来。她微微蹙起眉头,有些委屈道:“姐姐,我从来没有和你抢过什么,你何必这么处处针对我。”

真是我见犹怜。纪茹雪的演技可是越来越好了。

纪惜缘在心里冷笑,嘴角也荡起了一抹嘲讽的意味。她的眼风一瞄,恰恰捕捉到了项景昭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一下子觉得没意思了起来。

“行了,晚上我自己会过去,你可以走了。”

这还是纪惜缘第一次用这么不客气的语气对项景昭说话。

项景昭收起了嘴角的弧度,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纪惜缘,这才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纪家。

他这一走,纪惜缘也懒得再看纪茹雪那张虚假的脸,随手拿起请柬上楼回了房间。只留下纪茹雪被晾在客厅里恨得只跺脚,眼里的怨毒几乎快渗了出来。

那份请柬又是什么?纪茹雪思索了起来,听纪惜缘和项景昭说的话,这份请柬一定和项家有关。她立刻掏出了手机,拨通了项景琰的电话。

“喂,你又有什么事?”电话那头的项景琰刚在项城那边受了气,此时正是一肚子火没处发的时候,看到是纪茹雪打来的电话,口气特别的不好。

纪茹雪正要说出口的话噎了一下。

“没事我挂了。”那边项景琰就不耐烦的准备挂电话了。

“等一下!”纪茹雪急急的开口,她不知道又是谁惹到了项景琰,索性忽略了他的异常,“项景昭特地来纪家送了一封请柬给纪惜缘,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

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的项景琰楞了一下。

“哼,动作还真是快。”项景琰冷哼了一声,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今天晚上S酒店,项城给他们举办了一个庆功宴,你打扮的漂亮点。”说完,项景琰就挂断了电话。

纪茹雪看着手里的手机若有所思,庆功宴,纪惜缘背着自己又做了些什么?

项景昭送来请柬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了。纪惜缘回到房间将整个人埋在床上好一会儿,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

看看时间,再不做准备晚上的庆功宴就要迟到了,纪惜缘拍了拍脸,打起精神来走进了衣帽间。

这是她的事业迈出的第一步,她一定要完美的亮相才行。

纪惜缘的房间在纪家整个二楼最好的位置,正对着花园不说,还有一个巨大的衣帽间,这也是纪茹雪每每都要心气不平的点。虽然纪茹雪的房间也有衣帽间,但整个房间的位置以及大小完全不能和纪惜缘的相提并论。

纤细修长的手指从一件件华美的礼服前划过,纪惜缘稀松平常的寻找着今晚要穿的礼服。

这些都是国际知名品牌当季最新的款式。

挑挑拣拣之下,纪惜缘选择了一条鹅黄色的深V礼服,细细的肩带衬的圆润的肩膀格外的细腻,肩带逐渐展开,盈盈一握的腰身更是婀娜。宽大的裙摆延展在身后。

配上一双黑色一字带细高跟,纪惜缘满意的照了照镜子。

“叩叩”,敲门声传来,是纪惜缘的专属化妆师。

“纪小姐难得这么性感。”尽管已经和纪惜缘熟识,但她还是被经验到了。

纪惜缘笑了笑,随即坐到了化妆台面前。

……

S酒店,纪惜缘下车的时候,就收获了不少男士或惊艳,或贪婪的目光。对她来说,这几乎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没有在意这些,纪惜缘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了酒店。

甫一进门,就看到项景昭靠在吧台处,右手手肘撑着台面,左手正端着一杯香槟,袖长的双腿交叠着,一袭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将他整个人衬的既慵懒又优雅。

许是听到了开门的动静,项景昭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过来,目光恰恰和纪惜缘的撞在了一起。

纪惜缘没有错过项景昭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

她略微抬起下颚,嘴角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朝着项景昭走了过去。

“来的这么早?”纪惜缘轻轻的倚靠在吧台上,伸手接过了侍应生递过来的香槟。

“穿成这样,是想勾、引谁?”项景昭没有接纪惜缘的话茬,而是微微倾斜上身,在纪惜缘的耳边说道。

从外人的眼光看去,真是暧昧极了。

“你认为呢?”纪惜缘似笑非笑的看向项景昭。

项景昭的视线忍不住朝着纪惜缘裸露在空气中的胸口看了一眼,就连呼吸都忍不住粗重了几分。

“如果是我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勉强及格,可如果是别人,比如说项景琰,那么我不介意在这里演示一下你的漫画。”

纪惜缘的呼吸一滞,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项景昭能这么坦然的说出这样下流的话。她的眼神躲闪了起来。

项景昭低低的笑了起来。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扣住了纪惜缘的纤腰,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嘴角正好蹭到了纪惜缘小巧的耳垂处。脑子一热,项景昭一口含了上去。

纪惜缘整个人如遭雷击,身体一软,差点跌了下去。

项景昭微微用力,纪惜缘整个人都倚靠在了他的怀里。
第十二章 自作自受
  火热的大掌,让她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你要在这里发醇吗?我可不奉陪。”纪惜缘说着,有意隔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小猫生气了。

项景昭的嘴角微微上挑,松开了纪惜缘。

“纪小姐今天真是漂亮。”一个中年男子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陈总,多些夸奖。”纪惜缘敛了神色,礼貌又疏离。

“纪小姐和项总认识?”陈总将目光转向了项景昭。

纪惜缘和项景琰交往的事情并不高调,所以知道的人很少,眼前的陈总显然并不知情。

“陈总有所不知,今天的庆功宴就是为我和惜缘准备的。”纪惜缘正准备解释,没想到项景昭抢了先。

“哦,那么说来,这漫寻网络文化公司是纪小姐和项总的手笔了?真是后生可畏。”陈总眼前一亮,笑着恭维了起来。

项景昭笑的神在在的,一脸坦然的接受了陈总的夸赞。

纪惜缘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暗道项景昭真是不要脸。

这边厢陈总一走,纪惜缘也放下酒杯,忙不迭的走开了。她怕再在项景昭身边待下去,说不定他会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来。大庭广众之下,她还是要脸的。

项景昭看着纪惜缘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儿的笑容。

纪茹雪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纪惜缘正被一群富家小姐围着。她稍稍提起裙摆,朝着纪惜缘走了过去。

自从知道今晚的这个庆功宴之后,纪茹雪马不停蹄的找了化妆师、造型师过来,精心打扮了一番,她可不甘心让纪惜缘独抢风头。

为此,她特地挑选了一条大红色的抹胸鱼尾裙。只是一走近,看清纪惜缘的打扮之后,纪茹雪的脸色不由的暗了一暗。

这个贱人,还真是不要脸,穿的这么暴露,不如直接穿着比基尼来算了。

然而这口气还没有咽下,耳边传来的声音又差点气的她一口气没哽上来。

“纪小姐真是太厉害了,肤白貌美就算了,还是个女强人,真是让我们这些人无地自容啊。”

“是啊,我想都没敢想自己去开公司。”

“纪小姐哪是我们可以比的啊。”

“……”

一个个舔着脸的讨好纪惜缘,还真是一点底线都不要。

纪茹雪深吸了一口气,端起笑脸挤了过去。被她撞开的女孩子惊呼一声,差点摔倒在地。

“姐姐真是好手段,居然能够得到项总的帮助。”

哼,不就是床上有几个花样吗,居然骗的项景昭来帮她,这群笨蛋还真以为这是纪惜缘自己的能力了,简直可笑。

纪惜缘带着审视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纪茹雪,今天还真是花了不少心思啊。

只是她并不打算搭理纪茹雪。朝着几个女孩子微笑了一下:“那边还有人在等我,我先过去了。”

“纪小姐慢走。”

刚才被撞到的女孩子朝着纪茹雪冷哼一声:“我们也走吧。”

原本还算热闹的角落瞬间就空了下来,唯独留下纪茹雪尴尬的站在原地。

她刚准备追着纪惜缘上去问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整个宴会大厅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

等到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已经切换成了柔和的暗光,只有宴会厅中央的舞台处有明亮的追光。

项城一张老脸发着光,举起了麦克风。

“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为犬子项景昭和纪家大小姐纪惜缘举行的庆功宴,祝贺他们的漫寻网络文化公司初战告捷!”

偌大的宴会厅里立刻响起了巨大的掌声。

“说来惭愧,我这个做父亲的,竟是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可以独当一面了。”项城一脸感慨的样子。

纪惜缘和项景昭站在舞台的后侧,前面项城还在不断的发表着自己的感言,项景昭却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那里,双手在身前交握着。

纪惜缘忍不住打量身边的男人,渐渐的有些肆无忌惮了起来,最终收获项景昭一枚警告的眼神。

项城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自己倒是出了大风头,如今谁都知道他项城的儿子有出息了。项景昭和纪惜缘只是作为背景板在项城发表演说的时候站了半天。

纪惜缘并不在乎这种没什么意义的风头,而项景昭更是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实际的利益。

可是他们俩不在乎,有人却是坐不住了。

项景琰全程眼神阴翳的盯着项景昭和纪惜缘,愤恨的一口喝尽了杯中的红酒。

宴会厅的灯光重新亮起,又恢复了轻松的氛围。

 

>>>>本文《萌漫小妻:总裁,你被内涵了》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题: 独家精选《萌漫小妻:总裁,你被内涵了》电子版已完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