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冉可岚小说《恶魔契约:总裁的磨人小娇妻》精选章节在线

时间: 2019-03-15 | 作者:冉可岚,陆屿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冉可岚小说《恶魔契约:总裁的磨人小娇妻》精选章节在线

 阴沉的天气越来越黑,空气中都能闻到即将到来的大雨气息。


突然一道闪电,瞬间将整个房间照的惨亮,紧接着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打雷声。

“啊!”冉可岚惊恐的抱起枕头边的大熊布偶,浑身发抖的抵抗着这种从小就让她害怕的电闪雷鸣。

很早就失去母亲的她,每逢电声雷鸣的天气,都是父亲陪着她。如今,只能靠自己熬过去。

……

“少爷,您回来了!”佣人接过陆屿手里的雨伞。

奇怪,自家主人平时都要半夜才到家,今天下午五点不到就回来了。

陆屿脱掉身上占有雨水的外套,递给佣人:“少奶奶怎样?”

“少奶奶又睡了一天。”

“嗯?”陆屿眉头一皱:“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吃东西,每次送去都没有动过。”

“不知好歹!”陆屿眸中一冷,跨步就要上楼。

“少奶奶在自己的房间。”

陆屿脚步一顿,转而走向一楼最小的房间。猛然推门而进,一把就掀开了床上的被子。

“起来!”

床上的人抱着大熊偶,埋头倦缩着,对外界没有反应。

陆屿伸手就抓住了冉可岚的胳膊,入手发烫,还伴有轻微的发抖。

心里一惊,陆屿放轻声音的喊了声:“冉可岚?”

还是没有反应。

该死!

陆屿猛然醒悟,她这是因为发烧产生了轻微的抽搐。

他二话不说,一把抱起陷入昏迷中的她,飞也似地出了卧室,大吼一声:“备车,去医院!”

……

一晃就过去两周。

冉可岚在陆屿的卧室也足足待了两周。

从医院回来,她就被禁锢在这个偌大的房间里,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连着客厅的餐厅。

每天除了睡,吃,就是坐在卧室的阳台上看看书,晒晒太阳。

今天的天气很好,初春的阳光温暖怡人,照得人浑身都暖洋洋的。这次生病,让她因祸得福的享受了一次带薪休假。

心情那叫一个愉悦。

宽敞的阳台上有个单人秋千,她正坐在秋千上轻微的荡着,感受着徐徐的暖风。没想到陆屿这样一个大男人还喜欢秋千。这回,倒是便宜了她。

突然手机响起。

“喂?苏院长……”冉可岚对着电话一脸的歉意:“前段时间我本来是打算过来的,后来有事耽搁了,过几天我就会C市……”

电话还没说完,猛然被人一把夺走了手机。

“啪”手机被狠狠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冉可岚一回头,不由得气上心头:“陆屿,你有疯了?”

“谁准你去C市?”陆屿浑身散发着冰寒之气:“去找备胎?”

冉可岚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那天一气之下随口冒出来的备胎桥段,居然被他当了真。

看着一地的手机零件,她连解释的浴望都没有了,淡淡道:“陆总裁,我虽然嫁给了你,可我还是个自由人,有权决定去哪儿。”

“你敢去C市,我打断你的腿。”陆屿的话透露着无情的狠厉。

冉可岚对视着横眉怒眼的陆屿,一脸的平静,似乎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威胁的话不是对她说的。

本就怒火中烧的陆屿面对平淡无波的冉可岚,就像是一记重拳打在软绵绵的棉花上,无处发泄:“无话可说了?”

冉可岚的眼中闪过一丝厌倦:“我累了,想搬回自己的房间住。”

看在他曾送她去医院的份上,她也不计较了。

就在她准备绕道越过他时,被陆屿一把抓住胳膊:“以后就睡在这里。”

“不!”

“冉可岚!”陆屿将冉可岚用力一扯,拉近到零距离,低头俯视着她,眸中闪动着危险的讯号:“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冉可岚再一次对上他的双眸,毫无畏惧的看着他:“可你却挑战了我的三观。”

陆屿一愣,什么意思?

“我做到了我该做到的,你没有!”

只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备胎,他要限制她。可他在外面出轨,还是当着她的面,他就没有资格要求她。

一想起这事,就让她恶心。

见到冉可岚脸上的嫌弃,陆屿心里一惊,顿时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若不是陆老爷子身体不好,一心想要抱孙子,你我现在还是形同陌路,谁也不招惹谁。既然我已经尽了做孙媳妇的责任,你就该清楚,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能不能怀上,就看老天爷帮不帮陆家。”

冉可岚一甩手,挣脱陆屿的桎梏,脚步还没迈出去,整个人猛然一阵眼花,被推到在了床上。

紧接着就是弹性十足的床深深陷了下去,他压住了她。

“任务完成了?”陆屿的嘴角噙着一丝残忍:“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除非找到冉茹。”

又是冉茹。

有时候冉可岚恨不得冉茹就此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她凭什么要替冉茹背着个黑锅?

同样是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搭上她一辈子的幸福,那好吧,让冉茹永远消失,陆屿也永远得不到他想要的幸福,大家一起痛苦好了。

“请你起开。每次和你做那种事,我就恶心的想吐。”

陆屿不怒反笑道:“那不妨让你更恶心点……”

话音还未落下,“嘶”的一声,陆屿无情的撕破了冉可岚的睡裙。

“啊!”冉可岚的一声惊呼,换来的是更加猛烈的撕扯。

……

再度回到公司的冉可岚一进入资料部就感觉到气氛的不对。

流言蜚语她早就习惯了,可那也只是背地里的动作,现在直接摆在了明面上。

怀孕的风波刚起,她就休假,于是,另一波流言再度盛行:冉可岚因为怀了小太子,被总裁夫人拉去流产,才会请假休息……

面对失势的人,整个冉可岚的小组人员全都露出一副落井下石的态度,工作散漫,经常出错。

“秦瑶,你这资料怎么又缺少页数?还有重复的内容,这是第几次了?”一天下来,很是心神疲惫的冉可岚已经无法再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一个两个出错也就算了,现在是整组人都在跟她作对。

“哦,那是我没注意。”秦瑶一脸的无所谓。

“马上整理齐全了再送来。连这么点事都做不好,还能干什么?能做就做,不能做走人。”冉可岚把音量提高了,颐指的语气和严厉的措辞,都是她故意为之。
  
第十章 鲜花插在牛粪上


照这样下去,她不累死也得气死。

所以,先来个杀鸡儆猴!

冉可岚这样的话,就是脸皮再厚,也经不住,秦瑶的脸色顿时变的很难看:“哟,冉组长,你这是更年期到了吧?自己被打入了冷宫,拿我们出气?”

冉可岚秀眉一挑,她等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就算是打入冷宫我也是个妃子,你算什么?”

被这样一怼,秦瑶顿时尴尬的涨红了脸,全组人都在看着,怎样也放不下脸的忍着,索性豁出去了,出言讥讽道:“真把自己当妃子?你这最多也就算个野凤凰,凭着床上的功夫得到了这么个组长的小官罢了。总裁要真看中你,怎么不给你个经理?靠着一点姿色爬上来的,有什么资格说我?”

冉可岚冷笑一声:“有本事你也靠姿色骑我头上,我认栽!没本事就闭嘴,把事情给我做好了,不然……”

“直接开除!”一个清冷的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突然响起。

所有看向冉可岚和秦瑶的目光顿时齐刷刷的转头看向了门口,包括秦瑶。

唯独冉可岚没有转动视线,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陆屿不知何时站在了资料部的门口,在他身后还围着不少其他部门的经理,看这架势,是例行巡视来到了资料部。

突然见到大boss的出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秦瑶更是脸色煞白,满脸的后悔。

所谓枪打出头鸟,她因为一时的嘴快,成为了这只可悲的鸟。

陆屿走进来,每走一步都像是一只抓住资料部所有人心脏的大手,随着他的渐渐走近,每个人的心脏都在不断的收紧。

走到秦瑶面前停下,陆屿微眯着眼眸的看着她,一股寒冽之气浸蚀着秦瑶的周围。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陆屿薄唇轻启,话语平常。

可听在秦瑶的耳中宛如五雷轰顶般震耳欲聋,吓得双唇发青,好半天才颤颤抖抖冒出一句:“总,总裁,我,我错了……”

“陆氏不需要这样没素质的员工,现在开始,你被开除了!”

“啊?”本就脸色煞白的秦瑶差点腿一软的跌坐在地上:“总裁,我……”

“怎么?想上开除公告榜?”

陆氏官方网站里的开除公告榜是整个A市商界最为关注的地方,从这里被开除的人员一旦上了开除榜,无疑就断了在A市进入其他大公司的后路,谁也不会为一个小小职员得罪陆氏。

“不不不,我马上就走。”秦瑶再也不敢停留一秒,慌张的拿起自己的东西快速出了资料部。

陆屿冷眼环视资料部所有人员一眼:“不认真工作,四处嚼舌根,顶撞上级的,一律开除。”

所有员工皆都低下头,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冉可岚一呆。

他这是在维护她?会有这样的好心?

她不相信!

陆屿看了一眼发呆的冉可岚后,转身离开。

一个下午,资料部里除了键盘声,连声咳嗽都没有,谁也不敢再乱说话,纷纷加快工作速度,交给冉可岚的资料又整齐有齐全。

这是冉可岚上任以来工作最轻松的一次。

临近下班时间,几周的工作量就已经超前完成。

“下班!”冉可岚轻舒一口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早知道,就该让陆屿来资料部摆摆谱,她也不用累的大病一场。

她的一声令下,资料部所有的人稀里哗啦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陆陆续续的离开。

每个人走之前,都不忘喊一声:“冉组长,明天见!”

此时,冉可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

所有的事情仿佛都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一晃就过去两个月,冉可岚继续着以往上班,回家两点一线的平静生活。

唯一发生变化的就是她只能住在陆屿的卧室里,和明明每晚都睡的很早也睡的很好,却总是有一种睡不饱的感觉。

这天,刚到中午的午休时间,总裁秘书少有的出现在了资料部。

“冉组长,总裁找。”

“什么事?”

“请马上去公司大门外。”总裁秘书说完就出了资料部,连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什么意思?

这里可是公司,这么明目张胆的约,也不怕人知道她的身份。

这才平静了两个月又开始整幺蛾子?

可总归是自己的上司,不能不去。

当冉可岚来到公司外,就见到了那辆熟悉却鲜少坐的黑色加长版的劳斯莱斯。

“少奶奶,请上车。”等候在车外的司机小声说着的同时打开了后座车门。

司机是陆屿的专属私人司机,自然知道冉可岚的身份,冉可岚并不意外。

冉可岚带着狐疑上了车,陆屿已经在车内等着了。

“你要干嘛?”

“跟我走就是了。”

车缓缓开动,离开了公司。

“现在是工作时间,耽误了工作可别扣我工资。”

“你就这点出息?”陆屿的眸中有着不屑。

“我可不能跟你这位大少比。”

“在A市,众所周知冉家的冉可岚是骄傲的女神,如今却沦落到为了一天的薪水在这里斤斤计较。”

冉可岚毫不留情的反击道:“只能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冉可岚!”陆屿一声低吼。

岂有此理,把他说成是牛粪?她一天不跟他吵会死啊?

却忘了这事是他自己挑起的头。

冉可岚故意掏掏耳朵:“不知道陆总有何吩咐?”

“你……”陆屿被气得怒瞪着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整个人就这样被噎着。

冉可岚高高扬起头,斜睨着他,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耶!赢一局!

这样的她,暴露出了平时掩藏着的一份少女顽稚。

陆屿看得一滞,眸中闪过一丝异样。

没过多久,车平稳的停了下来。

“下车!”陆屿打破了车内的僵局。

冉可岚下车后,一栋泛着民国古风建筑气息的大宅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是有着百年历史的陆家老宅!

“为什么不跟我提前说一声,我这身衣服……”冉可岚说着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职业装。

陆屿没有解释,径直走进宅子。

年约五十的老管家郭叔立马迎过来,恭敬道:“少爷,您来了,所有人都到齐了。”
  
第十一章 一夜暴富


“嗯!”陆屿稍微拢了拢身上的西服,走入大厅。

对于跟在陆屿身后的冉可岚,管家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

对陆家人的态度,冉可岚早就习以为常,现在她只是奇怪什么叫所有人都到齐了?

陆家是个大家族,叔叔伯伯的自然不少,平时很少聚在一起,今天能聚首一堂,一定有事发生。 

老宅内很大,光一个客厅就有近三百平米。

这是冉可岚第二次来,第一次是结婚后的第二天。

在这宽敞的大厅里,密密麻麻的坐着一客厅的人,陆屿的父母并不在其中。她婚后第二天来这里都没有这么多的人,那时候只是寥寥几个人罢了。

在众多的人中,有一个是她印象最深的,所以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陆老爷子的私人律师——陈超!

冉可岚能记得他,是因为陈超曾帮陆家和冉家拟过合作合同。

今天出现在这里,难道跟老爷子有关……

陆屿和冉可岚进入大厅后,所有的人只是朝陆屿打着招呼,对冉可岚置若罔闻。

冉可岚正打着腹稿时,陈超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话:“现在人都到齐了,我代表老爷子宣布一下有关遗产的分配。”

此话一出,冉可岚倒是吃惊不小,可在座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反而一个个的眼睛里都散发着渴望和贪婪。

再看向陆屿,他的嘴角有着一丝了然,眼眸中全是自信,仿佛陆氏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陆家的人虽然很多,可从老爷子一辈到父辈再到孙辈,只有陆屿是能挑大梁的真正梁柱,这也是老爷子最器重他的原因。

“陆老爷子对遗产的分配如下……”陈超照着手上的文件开始念了起来。

冉可岚对这些没兴趣,也跟她没关系,便找了个角落坐下。在一连串遗产的数字中,她渐渐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眼睛不停的打架。

这是这段时间她新添的怪毛病。

“……老爷子名下的其他投资股份、房产,现金……百分之六十分给其长孙陆屿,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平均分给三个子女,分别是……”

 文学


在即将睡着之际,百分之六十分给陆屿这句话传入了冉可岚的耳中。

果然不出所料,陆屿占了大头。

可就在她刚要睡着时,陆屿猛然一句高声质问,惊醒了她的瞌睡。

“什么?陆氏集团的百分之五十给曾长孙?”陆屿眉头紧皱,一脸的难以置信。

曾长孙?

冉可岚睁着发困的眼睛看向陆屿,陆屿是长孙,他的第一个孩子就是曾长孙,也就是她生的孩子。

她的孩子?

瞬间,她被吓得清醒了过来,瞪着眼睛的看着陈超。

与此同时,所有的人也齐刷刷的看向了她这个在他们眼里几近隐形的人。

“陈律师,你再说一遍。”陆屿还是不相信。

家族里的其他人也都不相信,原本安静的大厅顿时热闹了起来,大家或高或低的议论了起来。

陆屿即便拥有陆氏集团的百分之三十,陆老爷子拥有百分之五十,家族的其他人一共占有百分之二十,可如果陆老爷子手里的百分之五十没有落在陆屿的手里,他也就只有话语权而没有掌控权。

谁也想不到陆老爷子会把手里的百分之五十给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

陆老爷子这步棋可是下的真狠。

陈超再次重复了一遍。

陆屿的脸色异常难看“噌”的站起来,朝老爷子房间走去。

陆屿离开大厅后,就只剩下不受待见的冉可岚。

她也由此成为了众矢之的。

“冉可岚,你用什么手段骗我爸的?”说话的是父辈排行老二的女儿陆香琴。

“一定是她,不然,爷爷怎么会把陆氏百分之五十这么重要的股份给一个小孩。”陆香琴的女儿何佩佩鄙夷的说道。

“爸一定是病糊涂了,我这个做儿子的都没分到百分之五,她一个外人就有百分之五十?”排行老三的儿子陆西青脸上满是戾气。

“二舅,你看她那样,又瘦又干的能不能生还是个问题,一定是说了什么花言巧语让爷爷改了遗嘱。”何佩佩一双不大的眼睛在冉可岚的身上来回打量,脑洞大开的想象着。

被人围攻的冉可岚有些无措的看着他们,每个人对遗嘱分配的不公和贪婪都表露在了脸上。

“这件事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冉可岚的话还没说完,老三陆西青伸手就推了她一把:“你不知道?陆家上下只有你一个人分的最多,你凭什么?”

陆氏集团是陆家的主打产业,分支产业遍布全球,一大家子的人都是靠着这个集团才能享受现在安逸的生活,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就已经是一笔庞大的天文数字。

冉可岚瞬间就成为了现在整个陆家最富有的人。

被陆西青一推,冉可岚一个趔趄,退到了墙角,已无路可退,只得整个人的背部都贴在墙上,惊慌的看着眼前的人。

她做梦也没想到天上会掉馅饼,还无巧不巧的砸在她的头上。

其壁无罪怀璧有罪,无疑就是现在的她。

陆西青显然不会放过她,一把抓住她的衣领,面露凶相的吼道:“冉可岚,今天不把这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吐出来,就别想出这个门。”

“二舅,打死这个贱货,来我们陆家什么也没做就想分财产,摆明了是有目的嫁进来的。”何佩佩在一旁煽风点火。

“我一分钱都没拿,吐什么?”冉可岚也被逼出了火气。

凭什么所有的人都在欺负她?

从进陆家第一天起,她就在隐忍,默默忍受所有人对她的冷言冷语。

她究竟犯了什么罪?

“还嘴硬?”陆西青抬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陆西青牛高马大,手掌浑厚,这一巴掌扇下来,能去掉冉可岚半条命。

此时此刻,孤立无援的冉可岚只能认命的闭上了眼,等待那一巴掌的落下。

“谁敢?”

猛然响起的暴喝,使得闹哄哄的大厅立马静了下来。

冉可岚睁开双眼,见到了那只还高高举起没有落下的巴掌,不禁暗自舒了口气。

 

>>>> 本文《恶魔契约:总裁的磨人小娇妻》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题: 冉可岚小说《恶魔契约:总裁的磨人小娇妻》精选章节在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