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正文

【周生】我是守墓人章节无弹窗阅读

时间: 2019-03-13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周生】我是守墓人章节无弹窗阅读

 我是守墓人讲述了八月天闷得人要死,我嘴里叼着根冰棍躺在诊所的沙发上看《动物世界》,院子里这时想起了凌乱的脚步声,还有村里人焦急的呼救声。 “周生,周生,生娃子,赶紧出来,要出人命喽!”

6563535.jpg

第19章 :诡异的笑容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就已经到了傍晚时分,而这个时候不断的有黑色的雾气开始凝聚在我的身边,我伸出手,示意他们把得到的有用消息全部都放到我的手里。

一个黑色的气团渐渐的浮现,看起来有一个拇指大小,越来越凝实,等到他不再继续增加的时候,我一口吞了下去,其实也没有什么感觉,就像是吃了一口空气一样。

然后我的脑子开始不断的像是放映电影一样,许许多多有用的画面都在有序的进行播放。

最终定位到了一栋大楼的顶部,那里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人,看起来很是认真,一直在批改着文件。

我看了这个录像一会儿之后,心中已经有数了,这怕就是老太太的那个儿子,可是就在我准备关上的时候,这位突然间抬起了头,冲着我我的方向诡异的一笑,我整个人心都是一跳。

他在看我!

他的眼神就是在看我没错!

而且那种诡异的眼神是什么鬼?

我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然后下一刻就撤掉了头脑中的影像,这位到底是谁?

他能够看得到我派出去的鬼?

我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刚刚的那一幕,这个人肯定是从一开始就发现了我派出去的鬼,然而他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非但没有丝毫的恐惧,甚至最后那个诡异的笑容,就好像是在对我表达些什么。

他的眼睛……我忽然间想起了他冲我笑的时候,我看到的瞳孔颜色,那里面已经不是正常人的黑色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眼白和一点点的灰色。

那是人的眼睛吗?

我连忙打开了自己带来的一个包,然后从其中翻出了一本非常破旧的古籍,在目录上面找了一会儿之后,我连忙翻到了后面的一页。

大概十多分钟,我合上了书,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位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心里面已经有数了。

准确的说,那位老太太的儿子已经不是她自己,现在的那人,身体里面住着一个并不属于他自己的灵魂。

我心里面也是多了各种猜测,也想明白了,为什么老太太会遭遇那一车的脏东西。

估计都是这个附身于他儿子身上的那个灵魂所做的一切。

目的也很简单,让老太太离开人世之后就不会有谁知道他儿子的真实信息了,寄宿在他儿子身体里的那个灵魂,也能够一直长久的呆下去。

可是随之问题又来了。

这个掠夺别人身体的灵魂究竟是谁?而他为什么又偏偏看上了老太太的儿子下手呢?还有就是,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自己刚刚探查到他的时候,他又为什么要那样诡异的一笑?

一时之间,我的心思开始乱了起来,这太不符合常理,我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令我疑问的。

老太太儿子本来的灵魂究竟还存活于世吗?

有因有果,自己遇到老太太,并且和他结伴而行是因,碰到灵车并且阻止老太太上去,也算是因,而现在事情越来越复杂,甚至涉及到了夺舍,这应该就是最后的果。

我已经踏入了这个事情里面,想要全身而退,也完全做不到。

“该死!”我有些愤恨的暗骂了一声,这件事情暂时不能告诉老太太,否则的话,难保那个人不会在对老太太下黑手。

得等我把这件事情彻底了解,并把这件事情解决了之后,看看老太太本来的儿子还在不在世,才决定让不让老太太见这个人。

现在对方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恐怕老太太到达城里的事情他也已经有所了解了,我得做好安全措施,保证老太太的安全才行。

这种事情是没办法让警察来处理的,第一,就算这件事情把原委告诉了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第二,他们就算是相信了,也解决不了。

还有第三点,那就是很有可能会把我当成神经病,并且强制性的关进神经病院。

看来还得小心谨慎的做才行,得从长计议。

一觉之后已经第二天早上7点钟了,没有鸡鸣声的醒来还真是让我有些不习惯,穿戴好衣服之后,林老板就给我打了个电话。

今天约好了要去他那个朋友家里面帮忙看一下有关于倒霉的事情。

林老板已经在楼下,等我上车之后他便直接开向了市里面的一个小区,虽然说是小区,但是其豪华程度当真堪比别墅。

我忍不住啧舌,住的地方也太让人羡慕了,换做我们那个小村子,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建筑物。

“你那个朋友是做什么生意的?”我不经意间问道,他们两个人都是从小地方白手起家开始创业的,能住在这种地方,可不止是普普通通的小生意而已,少说这里的房产怎么也得千八百万吧。

“他平常卖化妆品为主业,后来有钱了之后,开设的副业也不少,饭店或者说养生堂,咖啡厅等等,他的身价我可比不了。”林老板笑着说道。

我有意无意的看了他一眼,呵呵一笑:“放心吧,钱总会有的,说不定以后你比他还要有钱呢。”

林老板心情大好:“那可就承蒙您的吉言了。”

“我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我把目光转向了驾驶位。

后者一边开车,一边淡淡的道:“已经差人去找了,不过年份有些久远,档案资料全都得花一些时间才行,咱们国家出生人口这么多,又不知道他的原籍住址在哪,所以只能慢慢的找。”

我点点头,这一点还是可以理解的,虽然说同名同姓再加上同生日的人不太有可能会有,可是毕竟要查看的基数那么大,慢一点儿,自然是情有可原。

我也并没有太过于着急,一个月的时间,现在才过去了一天,若是能够直接找到那人的住址就一切好办了。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他朋友住的位置比较靠后,而且竟然是一栋独立别墅,甚至其中还包括游泳池,家庭影院,以及各式各样我看不懂的东西。

第20章 :灰色小人

你说有钱多好,要是有钱我肯定也这样玩儿了。

我第一次觉得钱这种东西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玩意儿,虽然有句俗话说得好,钱不是万能的,钱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可是有钱总比没钱好啊,有钱,就算是有些事情做不到,他也能够让事情的解决相对容易一点。

“莉莉,在哪儿呢?”我们在下面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有一个人的身影,倒是有两个保姆,问了他们,他们也说不知道房间的主人在哪。

真大呀。

我心中由衷的感慨道,我感觉这一套别墅,怕是都能把我们整个村子的房产买下来了。

“我在二楼躺着呢。”我能够隐约听得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女人声音,很是虚弱无力。

“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今天我把大师带过来。”林老板的声音带着一丝责怪。

对面声音吓一跳:“不是吧,你怎么这么早就带他来了?”

“你还没起床?”林老板当即想到了什么,脸色沉了一下:“你怎么回事啊?又生病了?”

“嗯,昨天晚上就开始高烧不退了,吃了药也不管用,脑袋混混沉沉的,本来是打算十一点钟再起床的。”电话那边传来了淅淅索索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在穿衣服了。

“等我几分钟,我马上就下来。”电话那边说。

林老板看了看我,然后叹了口气:“唉,好吧,我们在你家客厅等你。”

林老板本来想让我去客厅沙发的位置坐下,可是我却没有照做,而是来到了一个阴面的玻璃前面,看了看他周围的环境,再瞅了瞅远处的景象。

“这房间的装修是谁布置的?”我轻声问。

林老板站在我身后,对我的问题看似在想。

“哦,有印象了,这个房间当时布置的时候还请我来帮忙来着,策划图应该是那个渣男混蛋做的,莉莉自己全资,前几天莉莉还说不想在这住,要搬出去呢。莉莉现在怕是任何有关于那个男人的东西都不想接触吧。”林老板心疼的说道,后期又开始咬牙切齿,巴不得要弄死那个渣男。

我点点头,又转了一转,林老板一直跟在我身后:“生哥,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为什么突然问起装修来了?”

林老板其实还是了解我的,知道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不会多余的问出来。

我也没回头,道:“等房子主人下来之后再说吧。”

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据我二十几年的经验来看,这应该是一双拖鞋。

我转头看去,发现楼梯上面缓缓的走下来一个女人,女人已经过了芳华年纪,相对于青春靓丽的少女来说,添了一丝熟女的味道,更加的有诱惑力。

全身是一整套落地长裙,其实还是很端庄的,头发披散着,看样子是因为时间紧促没来得及收拾。

“莉莉下来了。”林老板连忙推过来一个独立沙发,让莉莉坐下。

我看后者脸色苍白,嘴唇发干,而且没有了正常的嘴唇颜色,浑身上下不管穿的多么端庄华丽都是一副病人的样子。

“生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朋友,叫冯莉莉。”

林老板说完之后又把目光转向了我对方:“这就是我给你讲过的大师,名字叫周生,你和我一样叫他生哥就可以了。”

我笑了笑:“你不用听他的,我今年二十三岁,年纪没多大,只是不习惯别人总是大师大师的称呼我,林老板太较真了。”

冯莉莉看着我勉强的露出一丝笑容,只不过现在的她笑起来确实不太好看:“那我就直接叫你的名字吧,我今年都快奔三了,年纪比你大些。”

我点点头,没有什么意见,林老板也没说什么。

我咳嗽了一声:“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就直奔主题吧,你最近霉运不断,就像是你自己猜的一样,确实有人在暗中对你动了手脚。”

冯丽丽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旁边的林老板,很明显是在问他该怎么办?

我理解他这样的动作,因为我年纪轻轻,然后让别人不信任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生哥是我找来的人,你不相信他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我会跟你开这样的玩笑?生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听着就是了。“林老板严肃的说道,那模样明显是害怕冯莉莉的态度会激怒我。

不过我的脾气并没有那么差。

“现在我们两个并不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只是想问问生哥,你到底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呀?让丽丽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回事儿。“林老板看着我皱着眉头说道。

我点头:“我既然过来了,就当然会有解决的办法,不过我能够治本,却治不了根,所以你们两个恐怕还是得听听这件事情的起因。”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我。

“我估算的不错的话,这位身上应该是中了一种你们可以理解为倒霉术的东西,说多了你们也不懂。”我轻声道。

然后站起来,走到了冯丽丽的身边,后者躲了一下,但是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动作了。

“你过来看。”我招呼了林老板一声,我用手指拨开冯丽丽的眼皮:“看他的瞳孔里面,在最深处,是不是能够看到一个灰色的小人?”

林老板将信将疑的走过来,然后盯着冯丽丽的眼睛里面。

过了一小会儿之后,他果然惊呼了一声:“还真的有!”

我口中的灰色小人是一个倒影,这个东西应该就是对方用来施展倒霉术的玩意。

我松开了她的眼睛,冯丽丽揉了揉之后,有些慌张:“什么小人?我眼睛里面有其他的什么东西吗?”

我沉吟了一会儿:“你也可以理解为一个非物理的存在,他确实有,但是却不在你的眼睛里,而是因为他和你之间有着某种联系,让它在你的眼睛里面浮现出来。”

这种所谓的某种联系,自然是施术者的手段了。

第21章 :电话

“怎么,不相信吗?”我看着她的表情,问道。

冯丽丽摇了摇头:“只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虽然我曾经怀疑过,是一些玄乎的事情,但是却没有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他不停的触摸自己的眼睛。

“最近得罪过人吗?”我从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口袋里面开始准备东西,一张宣纸,一瓶红墨水,一支毛笔,只不过我的毛笔看起来和普通的毛笔可是大有不同。

冯丽丽看着我的动作,摇了摇头:“最近一直都在家里面呆着,又张罗布置婚礼和装修,哪里会得罪什么人?”

“那应该就是你老公没错了。”我用平淡的语气说:“哦不对,应该说是你前男友。”

联想到她前男友走之前给他说的那些话,再加上近日的症状发作,相信她老公就算没有亲手做这件事,也肯定跟他脱不开关系。

“是吗。”出乎我的意料,冯丽丽的语气出奇的平淡,似乎我口中的前男友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我问得过多也不太好。

然而接下来他自己开口了。

“这是我一辈子做过最蠢的事情,竟然会看上他,觉得他是个好人。”冯丽丽靠在无力的靠在沙发上。

“一年前我其实已经有了一定的资本了。”我和林老板都静静地聆听着,出于尊重,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坐在了一个座位上。

“当时其实也是脑抽了,好端端的,偏偏要自己去咖啡厅坐坐,正好就碰上做服务员的前任了。”冯丽丽似乎是有些头疼,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长得挺不错的,行为举止也温文尔雅,动作轻柔,而且给我端来咖啡的时候说话的声音也非常好听,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产生了一丝所谓的心动感觉吧。”

“后来就觉得他的身影老是在脑海里面涌现,所以便不断的找空档,去那个咖啡厅里面坐坐,他一直给人一种往而却步的感觉,明明和你说话的时候距离那么近,却总是带着一丝生分,去多少次都是这样。”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就了解之后发生的事情了,很狗血的,眼前的这个女人肯定是对那个男人慢慢的沦陷了,我在脑袋里面想了一下那样的场景,这完全就是那个男人刻意设计好的。

试想一下。

一个姿色中上的女人,平时的穿着打扮能够凸显的出它的身价,很优秀。

一个服务生,普通的服务生,经常接触这样的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对他略有好感的女人,他可能感觉不出来吗?至少换作我自己身上,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对方才感觉出来的前提下,还要一直做到所谓的温文尔雅和之后的往而却步,这里面就有意思了。

这个男人的手段确实很高明啊,抓住了冯丽丽的心理状态,欲擒故纵,明明有感觉且动心,甚至说把冯莉莉视为了自己的猎物,却没有一点急切的意思。

然而也就是因为这样,冯丽丽才彻底的被他迷糊住了。

终于有一天,两个人在咖啡厅打洋的时候一起出了门,恰巧不巧的又有一段距离顺路,他们自然而然的开始不断的攀谈起来,冯丽丽那个时候的心情我大概可以想象的到,情窦初开嘛,长时间接触小南,我怎么会无法理解呢。

随着她讲述的时间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情节的发展也到了他们后来的谈婚论嫁。

据他所说的,大概是相处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那个男人的本性开始渐渐的显露出来了,喜欢赌博,而且性格蛮虚伪的,仗着冯丽丽家里面有点家底,不断的到处和人吹嘘,光是冯莉莉自己知道的,就至少有三四次以上,暗地里面就更不用多说了。

可是那个时候新鲜感和热度都还没有过,冯丽丽也觉得自己有些好笑,竟然完全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渐渐的,那个男人开始变本加厉,赌博,嗜酒,泡吧,甚至连他自己本来的工作都已经辞掉不去做了,每天游手好闲就是花钱。

只不过他的行为表现在冯丽丽面前的并不恶劣,甚至说还有些乖巧懂事,一副暖男的样子。

这就不得不说他精明了,我也是佩服这个男人的手段,把女人牢牢的抓在手里,知道该怎么做事就怎么做。

这个月是第11个月,他们约好了,要在12个月相识满一周年的时候,结婚领证,然后住进属于自己的房子。

可是就在一个月之前,冯丽丽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个男人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他竟然还认识,是曾经在咖啡店同样做服务员的一个妹子。

冯丽丽的反应是什么根本就不用多说,我猜也能猜得到,是个正常的女人,就不可能看到这样的情况是无动于衷。

慢慢的,林老板之前跟我交代的那些事情也全都吐露了出来。

男人埋怨她不让碰,所以才找别的女人等等。

两人取消了婚礼。

男人放下了狠话。

一个月的时间,冯丽丽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把所有的事情讲完了之后,三个人全都陷入了沉默,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是安慰,还是继续刚刚我要说给他们的事情。

“男人都是什么狗东西……”突然间,一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嘴角抽搐了两下,这个歌词实在是让我有点儿想笑。

冯丽丽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然后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林老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拿回来之后发现上面是陌生号码,没有在第一时间接通,而是看向了冯丽丽:“是他?”

冯丽丽点了点头。

“我来接。”林老板哼了一声,然后直接按下了接通键。

“冯丽丽,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个婚你到底结还是不结?”对面传来了高昂的男人声音,还隐隐约约的带着笑意。

冯丽丽只言片语都不想说,还是一个劲儿的揉自己的眉心。

>>>>本文《我是守墓人》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题: 【周生】我是守墓人章节无弹窗阅读
文章标签:我是守墓人  小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