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友情文章 > 文章正文

闺蜜在车里口述她被男友添下面的经历,我都不好意思听

时间: 2019-06-14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闺蜜在车里口述她被男友添下面的经历,我都不好意思听

闺蜜是一个十分开放的人,那天我们开车出去玩儿,她直接给我口述她和男友爱爱的事情,甚至给我安利舔下面的感受和技巧,我都不好意思听了,她还笑话我。

我从小便和一个姑凉有一个约定。我管她叫昱,她管我叫央。我和她从小便扭打在一起,只不过我比她小两岁,常被她压在身下一顿打。

  我们一起去学校,她总因为学校太远就噘着嘴,扯着我的书包带,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一脸傲娇。起初我还明白了一点,后来又不懂了,直到她上来直接将我推倒在地,坐在我的肚子上说以后,必须牵着她的手去学校。我还以为要我的书包和我珍爱的笔记本呢!

  昱说:“从此,你只准牵我一个人的手!答不答应?”

  我挣扎着反抗想把她从我肚子上推下来,哪知力气没她大,她钳住了我的双手,扭动她小小的臀部,使我难受,我只好“嗷嗷”叫着,迫于她的饮威答应了她。打那以后,我都将我的小手放进她那双又大又暖又柔的手里,步行在学校的路上,引得不少人的惊诧和诡异的笑。时隔多年后我又重新踏在这条已经翻修了几遍的公路时,当年的那些人早已不在,换上了一些陌生年轻的面孔,已然没了当年的气息。

  这事已经相隔了二十五年。

  昱从那次以后就再也没有打过我,变得温和温顺了,说话柔柔的,眼睛里也少了一份凶恶和戏谑,多了几分温柔和娇情。留起了长辫子,每当她洗完头后用手往后脑勺拂起头发时,夏日和煦,时间凝固,我眨巴着眼睛,突然意识到她到了变漂亮的年纪。她的脸蛋越来越精致,皮肤也不再黝黑了,肤白貌美的她,眼睛还那么有情。她又突然变高大了,胸前也变得不平坦了,女大十八变,她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读完初二时她回来,把我一个六年级刚毕业的小学生吓得往里屋走,从门缝里偷看她。她坐在沙发上和母亲讲话,她笑的灿烂,她笑的浪漫,她齐刷刷的白牙,她长长的辫子,她胸前的纽扣……我急忙跑到镜子前看一眼自己,入眼的是一个毛头小子。标准的学生平头,呆滞的面容,搭上红领巾的学生服,一个悲哀的小子。我突然一拳打在墙上,疼得我乱叫,我又瞥一眼我自己,糟透了!我扯下红领巾,跺了几脚,狗屁少先队员,又不能当饭吃!我脱的全身赤裸,找了一件破洞牛仔裤和蓝衬衫,从窗口溜出了家,径直往田野跑去,边跑我边擦我悲哀的泪水。

  我回到家时,母亲将我揪过去一顿劈头盖脸的打,打的我上蹿下跳,打的我认天公做爹,打得我跪着叫母亲一声姑奶奶。母亲面色难看。又一顿毒打,打得我倒在地上她才面色惶恐。我啐了她一口,推开她,反锁了房门,趴在我小小的床上一顿痛哭,似乎有许多委屈似的。母亲在外面说着,哭了出来,她说:“儿啊,以后不再在随便离家出走了,我以后都不会打你了。儿啊,别太天真了,别单纯啊,人总是会变得,会变的……”我还是哭够了,打开了门,母亲垂着头坐在沙发上,看见我眼睛立刻亮了,我走过去跪了下去,母亲又痛苦出来:“儿啊,那个约定就不要了吧!今天她来,说那是一个玩笑而已,儿啊,她说不要了。”我没哭,暗暗记下这一仇。今后,我再也没去找她一次,哪怕真遇见了我也躲得远远地,在同一所学校里,我总闭关修炼,终日不出教室,除非有什么急事。

  初一下半年,我交了一个比我小一岁的机灵鬼女朋友茜。

  我以为有些事应该会被放下,所以我就放弃了以前的原则,四处跟茜去玩。我在一点点长高,高的她只能仰视我,她总托着她的下巴问:“你怎么长的这么高鸭?”“而且,也帅。”

  “因为你呀!”她小脸立刻红了起来,像极了猴屁股。我笑她,她满学校的追我,娇纵的她,远远地白我。我回头看着,一下子便被人撞到在地,同样那人也如此。我抬头一看,哟,原来是你呀,很久没有见面了。

  是,是的,你都变了。

  茜从远处跑来,蹲到我的面前。你还好吧?

  茜,我还好的呢!这是我朋友昱,这是我女朋友茜。我介绍道,随后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哦,才一年,你就变了。你看着我,眼神郁闷。茜察觉以后和你笑着道了声好,可我听得出她的愤怒和憎恶,我把我们的故事告诉她时,她咬牙切齿,然后哭着抱着我。我承认她的体香迷住了我。我不能再放过一个爱我的人,我的手这次得紧紧抓牢,抓紧,我一定得时刻告诉我自己,还有一个爱自己的人。我看着你的眼睛,那忧郁,那不可思议,那份孤独,那份沧桑,我搂住茜,突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你低下了头,手不知安放何处。我发现你也会这般茫然无措,如此忸怩,那么没有架子,我笑了,是那种苦笑。茜拉着我往回走,你抬起头来问我还记不记得那个约定,我没有停下,没回头,眼泪出卖了我。哽咽使你又问我还记得吗,我该说什么好啊,你自己绝了我们的情感,还要这般折磨我的心,我不能再爱你了,我哭着,没一个男人样。呜呜的,泪水顺着淌,画出一幅丑画,只有几条横竖线,五错七杂的。我不敢回应你,假如我爱你,那我牵着的这个人该去哪?我不否认我是爱你的,但我也爱她。我不能抛弃她,她是我传宗接代的人,她是我日日相见的人,她是我卧榻之侧的人。还是哭吧!这时代也只能这样了,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已经丢了曾经那赤热于你的心,我换了一颗心,这颗心现在属于另一个人,这颗心为她跳动着。

我拉着她走了,没有回应你,你放声大哭,那些不明所以的人全部伸着脑袋往外看,趴在栏杆上,议论纷纷。从那以后,我们也时常相见,却没有了表情,我们是陌生人了吧!即便相见,也要假装不认识。就这样,我们二十五年的光阴过去了,你成了两个孩子的娘,我也当了父亲。

  梦里有时我还问你,你为什么当初要放弃那个约定。

  你就哭了,一直哭,怎么也劝止不住。

  半夜被茜推醒,茜问:你怎么哭了?

  我说,梦见茜离开了。茜暧昧于我,我收好我的泪水,与她缠绵这一段。我梦见你离开了,所以我哭了。后来,我回老家,顺便去看看你,

  你的青春早已被昏老所替代,你疲倦的笑,额头上显现出了皱纹。

  我们都老了,昱。我说。

  央,要是当初我没有放弃,会不会是我俩在一起?你说着,叹了一声。

  我想走进你,你男人出来怒斥一声,将我推开,推倒在地。你“哗”的一声哭了,坐在地上像个小孩一样。你男人恶了我一眼,不断像你道歉,你终于不哭了,他说了几句话,你们笑着。我从你眼睛里看出了真诚。我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头也不回地离开。这路一定很长,很痛苦。我也只好凭着月色的帮助,摸黑回到我原来的地方,在路上大骂自己和你的狗血人生。

 

 

文章标题: 闺蜜在车里口述她被男友添下面的经历,我都不好意思听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wenzhang/youqingwenzhang/161131.html

[闺蜜在车里口述她被男友添下面的经历,我都不好意思听]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