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文章正文

湿湿的软文 :口述 辱

时间: 2019-12-11 | 作者:[db:作者]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湿湿的软文 :口述 辱

 “什么?这狗杂种还有脸来!”老刘刚给张秀琴收拾好就听到芳芳气喘吁吁的喊道,顿时气的骂出声来。

 文学

 

 

老刘看了一眼还昏迷的张秀琴,嘴角露出冷笑,朝外面走去。

 

 

“来了也好,几天老子就好好替他老子管教管教这个杂种。”老刘气鼓鼓的出了诊所大门。

 

 

这时候芳芳已经跑到老刘跟前,身上的碎花裙子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芳芳这模样看的老刘心疼不已,安慰了两句就让她先在诊所等着。

 

 

虽然芳芳担心老刘会在村长手里吃亏,但老刘执意要求她进诊所等着,她拗不过老刘只能进诊所。

 

 

老刘远远就看到这种一群人往这边走到村长,直接破口大骂起来:“张家杂碎,你还有脸来老子这里?”

 

 

被老刘这么一骂,村长那张通红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这时村长身边一个男人呵斥道:“老刘,你骂谁呢?”

 

 

只是老刘没有理会他,就死死地盯着村长看。

 

 

“刘叔啊,今天这事怎么连你都惊动了啊。”村长张成林强忍着心里的火气,装作无辜的样子说道。

 

 

“你别叫我刘叔,我当不起你这一声刘叔。”老刘铁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当张成林走近的时候老刘才发现这小犊子喝酒了,估摸着也就他喝了点酒才敢这么胆大妄为。

 

 

可是老刘不算忍着他了,这一次,张成林彻底让老刘生气了。

 

 

村里人几乎都不知道老刘有一层背景,那就是他早些年给一个老爷子治过病,算是把那个老爷子的几十年的老病彻底给治好了。

 

 

而那个老爷子的儿子正好是现在镇上的镇长,老刘一直没有动用这层关系。

 

 

本来他不是一个喜欢依附别人的人,再加上他确实没什么需要别人办的事情,也就让对方一直欠着这个人情。

 

 

那镇长也是念旧情,这些年一直偷偷摸摸给老刘送点东西,看着他单身一个人,怪可怜的。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他拿自己工资给老刘买的,有些老刘收了,有些贵重的老刘就没收过。

 

 

本来老刘是不打算跟这些人有啥交际的,但是他没想到这人确实是个好人,知道给老百姓谋福利,老刘这才认可了他。

 

 

可是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被张成林知道了,所以才会有点害怕老刘。

 

 

以前他做什么事情,都会避着老刘,老刘也懒得管他。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

 

 

可是现在老刘忍不下去了,张成林现在做事是越来越过分,偶尔捞点酒钱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准备做这种强迫民女的事情。

 

 

如果这种事他都能忍,那还了得?

 

 

“刘叔,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一时头脑犯浑吗。”说着,张成林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用黑色袋子抱住的东西递给老刘,说:“刘叔这是一点孝敬您的东西,您别生气,可别惊动了上面。”

 

 

老刘看着张成林的模样,只觉得心头一阵恶心,这人不要脸到了一定境界,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什么?”不过老刘是个精明人,他做事情向来考虑的周到的很。

 

 

接过张成林递过来的黑色袋子中的东西,老刘直接当着众人面给打开了。

 

 

“大伙快来看啊,这张成林想给我塞钱。”说着老刘直接把黑色袋子里露出来的RMB高举起来,然后大声喊道。

 

 

听到这声音,顿时在附近观望的村民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纷纷过来围观。

 

 

这张成林平日里在村里可没少欺负人,很多人都是不给好处不办事,尤其是喜欢欺负穷人,有些穷的生活都有点过不去的人家他都欺负。

 

 

尤其是这两年来越来越过分,听说是认识了什么厉害的人。

 

 

至于是什么人,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自然是没法知道的;反正他们都知道这张成林惹不起。

 

 

以前村里有个想办个补助的人,结果没给好处,张成林没给办。

 

 

为此那人还去找人告状,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人给打了一顿。

 

 

明面上没人说是谁干的,但是村里人可都觉得是张成林干的,所以从那以后他们对这个村里恶霸全都是敬而远之。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村里这个老医生竟然敢当出头鸟,这顿时让他们兴奋了起来。

 

 

虽然他们不敢把张成林怎么样,但是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就觉得高兴。

 

 

“刘叔你……你这是做什么?”张成林顿时就慌了起来,赶紧两步上前抓住老刘的手,说:“刘叔你快收起来,这是孝敬您的,让人看见不好。”

 

 

老刘一听,火气更旺了起来,甩手就给了张成林一嘴巴子。

 

 

“你还真是有脸啊,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老刘骂骂咧咧的把钱直接扔给张成林,说:“谁在乎这几个臭钱?而且这些钱是你的吗?这可都是乡亲们的血汗钱!”

 

 

老刘说的慷慨激昂,完全没有注意到张成林铁青的脸色。

 

 

“我今天就告诉你,这件事我管定了,连一对无依无靠的母女你都欺负,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张秀琴男人在世的时候可没少帮你吧。”

 

 

老刘越说越气,整个人感觉血压都上去了。

 

 

“姓刘的,你别给脸不要脸!”

 

 

被老刘这么一说,张成林顿时老羞成怒起来,咬牙切齿的对老刘说。

 

 

“张成林你还要脸不?”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在外面捏着嗓子喊了一句。

 

 

这没人开头就算了,老金开了个头,刚才还有人冒着得罪张成林的危险也喊了一句,顿时把愤怒的群众心里的怨气给激发了起来。

 

 

“就是啊,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当个村长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臭不要脸。”

 

 

这些跟风骂人的有男人,也有女人,反正他们现在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义愤填膺。

 

 

而这也正是老刘的目的,他不知道张成林这逼崽子带这么多人过来是为了干什么,但只要等到派出所的人来了就好了。

 

 

跟在张成林身后的那十来个壮汉这时候面色也都不好看,在外面喊着骂张成林的人里面还有他们媳妇。

 

 

被平日里对他尊敬无比的人讽刺如麻,张成林也怒了,冲老金大喊一声:“去你的老东西!”被张成林骂了一句,老刘冷笑起来。

 

 

他的目的达到了,只要让张成林生气,那他就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老刘冷笑着说:“小子,你还想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动我一下,后果自负。”

 

 

他也是硬气,即便是张成林带着十几个村民过来,都不为所动。

 

 

“好好好,老刘,枉我一直对你挺尊重的,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那我们走着瞧!”张成林虽然害怕老刘,但被老刘这么说,他一直都是备受别人尊敬的,哪里受得了这种威胁?

 

 

“来人给我把张秀琴跟芳芳这个不守妇道的臭女人带走。”

 

 

老刘他不敢招惹,但是张秀琴跟芳芳这两个孤儿寡母他还是敢欺负的。

 

 

只是他不知道老刘为什么这么生气,要不是因为他想欺负芳芳,老刘即便是生气,也不会动用他跟镇长的关系。

 

 

“村长你过分了。”

 

 

“一直以来以为张成林只是贪财,没想到这么不要脸。”

 

 

“就是就是,你看他……”

 

 

一时间周围围观的群众都开始斥责张成林这种做法,这时候甚至还有好几个平常被张成林欺负的村民站了出来。

 

 

要是之前,他们可能还会忌惮张成林是村长,但是现在在老刘的感召下,他们也都良心发现。

 

 

“你们如果跟张成林一样,想做他的帮凶的话,那就尽管动手好了,不过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

 

 

有人支持了,老刘心里有些感动,这些人他平常也多有关照。

 

 

听到老刘说他已经报警了,那些个村民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他们显然是没想到老刘会这么大胆,不仅不给张成林一点面子,还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呵呵,你以为报警有用?我告诉你,我远方亲戚是镇上的小队长,即便是你报警又能怎么样?”张成林听到老刘报警了,先是一愣,随后露出得意的笑容是,对老刘说。

 

 

一听到张成林有亲戚在镇上当队长,刚准备站在老刘身边的几个村民都露出惧怕之色。

 

 

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可都是听说这张成林是有点靠山的,现在要是得罪了张成林,那以后的日子可都难过了。

 

 

说起来让人觉得可悲的一点是这种大山里的村民一个个法律意识都有点薄弱,被简直跟恶霸一样的村长欺负了,也不敢说什么。

 

 

关键是他们怕张成林报复,他们都是世世代代在这村子里的,如果被报复了,那还了得?

 

 

可是老刘并不怕他,反正他是靠手艺吃饭的,现在张成林自己作死,想欺负老刘看上的芳芳,老刘那怎么忍?

 

 

“你以为一个队长就能包庇你的罪行?我告诉你,我不仅报警了,还跟镇上反应了你的所作所为。”老刘丝毫没有被他当众说出来的靠山所以影响,因为他的靠山更强!

 

 

当老刘说他跟镇上反应了这里的情况,张成林顿时就慌了。

 

 

他确实有个远方亲戚,但那也是他花了很多钱才强行盘上去的亲戚,他也知道自己今天做的事情有点严重,如果只是民警来的话,他说不定还能摆平,但如果连镇上的那些个都知道了的话,估计他的乌纱帽都保不住了。

 

 

“刘叔,刘叔,我错了,求求你绕了我这一次吧,我家里还有老母亲呢。”

 

 

张成林忽然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拉着老刘的手求情,说道。

 

 

可是老刘怎么会放过他?芳芳可是他的心头肉,你要是欺负别人就算了,现在都欺负到芳芳头上了。

 

 

更何况这件事这么严重,他怎么都不能视而不管的。

 

 

“别说这么多,你做的事情可不少,我一直都以为你自己会悔改,结果你是越来越膨胀。”老刘慢慢平复了心情,说道。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知道了张成林背后的靠山丝毫谁了,心里也就有底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警报声由远及近传来。

 

 

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有这种警报声,还是头一次,即便是前面还没听说今天这件事情的村民这个时候听到这种声音,也都跑过来看热闹。

 

 

“我倒要看看这天下是不是还有王法,今天谁敢保你。”老刘目光炯炯的看着远处那辆开过来的警察,跟后面跟着的一辆大众车,心里顿时底气十足。。

 

 

其实刚才他也是有点怕的,如果这张成林丧心病狂,打他一顿的话,他可是顶不住十几个大汉。

 

 

不过现在好了,那辆到后面的大众车老刘可是认识,几年了,镇长都开的是那辆车。

 

 

说话间,两辆车就并排停在了老刘的诊所外面。

 

 

“老刘!”从大众车上走下来一个鬓角花白的中年人,什么都不看,看着老刘就喊道。

 

 

“吴镇长,你今天可要替我们村民做主啊。”老刘给鬓角花白的男人试了试眼色,说道。

 

 

这男人真是镇上的镇长,叫吴朝阳,可是这青山镇上出了名的清官。

 

 

他可是相当的聪明,看到老刘这眼色,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你就是村长?”吴朝阳看着张成林说道。

 

 

他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让人看着都感觉气势十足,更何况现在他心头还带着些许怒气。

 

 

来的路上他听李峰大概说了下这里的事情,他实在没想到一个村子的“父母官”能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现在他要做的事情不只是纠察这一件事情,他还要彻底清查这张成林的所作所为,在他管制的范围里有这样的蛀虫,他根本就忍不了。

 

 

“吴镇长怎么把你给惊动了?我听说只是一件简单的村民之间的争斗啊,我们来解决就好了,您先休息吧。”

 

 

就在吴朝阳要质问张成林的时候,从警车上下来的一个警察一脸谄媚的看着吴朝阳,说道。

 

 

老刘注意到这人贼眉鼠眼的模样,而且他在跟吴朝阳说话的时候不时看向张成林,大概猜到了这可能就是张成林那个靠山了。

 

 

“也好,你们先看看是怎么个情况,正好让我检验一下你们执法的效果。”

 

 

吴朝阳今天早上刚从县城赶回镇上,听到是老刘找他,又一路奔波就来了,现在听到有人管这件事,觉得也有道理。

 

 

可就在这时,忽然有人说道:“等等!”

>>>>本文《医品圣手》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题: 湿湿的软文 :口述 辱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wenzhang/aiqingwenzhang/169246.html
文章标签:

[湿湿的软文 :口述 辱]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