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文章正文

周梅李铁军和王筱雨:宝贝真紧

时间: 2019-12-03 | 作者:[db:作者]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周梅李铁军和王筱雨:宝贝真紧

 不过我就是这么随意一看,没想到还真被我看出了一些端倪。

 文学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兰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最近应该也是被这方面的问题给困扰着吧。

 

 

其实像您这样的情况,病发时间应该还不到一个月,可以采用按摩的手法疏通堵塞的部位,大概按照三天一个疗程就可以处理好了。

 

 

不过,您这要是再往后拖上一段时间的话,病情一旦发生了恶化,到时候就真的需要动用一些工具以及手术才能解决了。”

 

 

听我这么一说,兰姐整个人都愣了片刻,接着,她紧了紧身前的那件白色衬衣,把她身前露在外面的两抹雪白给掩了起来。

 

 

与此同时,她那张精致的绝美脸蛋上更是浮现出了一丝讶异之色:“这你都看得出来,想必还是有几分本领的,看来王明涛那家伙没有敷衍我!”

 

 

躺在那张老板椅上,兰姐用手敲了几下桌面,神态有些慵懒的问道:“我之前也听一些老顾客反映过,说我们会所里有那么一位技师,在服务的时候,不止一次给她们解决过同样类似的问题,现在看来这个人应该就是你了吧。”

 

 

兰姐这么一说,我总有种不妙的感觉,难不成她这是准备要向我兴师问罪吗?

 

 

毕竟在这个行当混饭吃,那就有这一行的规矩,也就是服务人员对顾客实行的服务必须得在服务项目以内,不得私自增加服务项目。

 

 

虽说我那些都是无偿服务,但严格意义上来说,终归还是有些犯忌讳的。

 

 

“兰姐,我…”

 

 

我刚准备主动承认错误,但兰姐立马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讲话,“好了,我这次叫你过来可不是追究这些的,我只是想知道,对于我这种情况,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我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她,似乎是对从她嘴里说出的这句话有些不太敢相信。

 

 

在我看来,以兰姐的身份和地位,遇到这样的问题,她不是应该前往那种权威机构,找那些专业的顶级催乳师来处理吗?

 

 

怎么又突然找到了我这个半路出家的野路子头上来了,一时之间,我还真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我一脸懵逼的时候,兰姐又扔了一记重磅炸弹。

 

 

“张勇是吧,如果这次你能解决好我的问题,那今年我们帝豪唯一的那个金牌技师的名额,我可以试着把你推上去。”

 

 

我愣了片刻,随后却是一脸的狂喜。

 

 

或许金牌技师在你们眼里只是一个头衔,但在帝豪,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成为一名金牌技师,它不仅代表着你可以每个月领取五位数的保底工资,而且金牌技师每天只会替一位客人服务,服务费用至少都是5888起步的。

 

 

光算提成,那都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而且金牌技师,在某种程度上,身份和地位比经理还要高。

 

 

毕竟帝豪开业这么些年以来,金牌技师的数量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而兰姐刚才既然对我做出了这番承诺,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的一个机会。

 

 

所以在兰姐说完没多久,我几乎没怎么犹豫,直接一口应承了下来。

 

 

当然,我倒不是很担心治不好兰姐,因为我相信自己的手法绝对能够让兰姐满意。

 

 

由于催乳需要准备些工具,我让兰姐在这里稍等片刻,而我则是回到了二楼上班的地方,找到了那个小工具箱。

 

 

等我再次折返回来的时候,兰姐已经换好了一件黑色魅惑的套裙出现在我面前。

 

 

平时在帝豪见惯了她的高冷霸道范,当她以这种极尽魅惑的形象出现在我眼皮底下的时候,我内心还是忍不住狠狠的颤抖了两下。

 

 

看着她那丰腴迷人的诱人身段,我不禁有些痴了。

 

 

她见我傻傻站在原地看着她,兰姐突然笑了起来,随后冷不丁地说了一句:“好看吗?”

 

 

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凉气,在意识到自己的窘态后,我干笑了几声,随后便让她躺在床上,直接道:“那什么,兰姐,你自己脱一下吧,我先卫生间把这些工具消一遍毒。”

 

 

等我拿着消完毒的工具回来,看到床上的绝美人儿时,我震惊得差点没把手头上的家伙什给扔出去。

 

 

刚才,我只是说让兰姐把她外面的那件黑色套裙给脱掉,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豪放,竟然全都脱掉两座雪白的山阜,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原,性感的盆地,再加上那片神秘的丛林地带,一副真人版的山水画就这么活生生的呈现在我眼前。

 

 

这极具视觉冲击的一幕,差点没让我把鼻血喷出来。

 

 

我不敢将目光继续停留在兰姐身上,放下工具箱,我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直接盖在了兰姐的香肩上,声音干涩的问道:“兰姐,你这个样子,难道就不冷吗?”

 

 

“刚刚不是你让我脱的吗?”兰姐的脸上满是疑惑。

 

 

见她曲解了我的话,我一时之间竟有些哭笑不得,“兰姐,我的意思是叫你把外面那件白色衬衣给脱掉,并不是让你全脱啊。”

 

 

我将盖在她身上的外套往下拉了几下,在捋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兰姐的锁骨竟是格外的精致性感,明明有着一副凹凸有致的丰腴身材,但她身上又丝毫不缺乏那种骨感之美。

 

 

看得出来,兰姐在平时应该也没少把时间花在健身上面。

 

 

她听了我的话后,丝毫不以为然,那张妩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罕见的媚态,“脱都脱了,难道你还准备让我穿回去不成,更何况,我都没说什么,你在意什么?”

 

 

兰姐的声音软绵无力,娇糯糯的,但落在我耳间,却仿佛是这个世间上最令人鬼迷心窍的催晴药。

 

 

再加上她那张妖娆无比的绝美脸蛋以及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基本上没有几个男人能够禁受得住她这样的诱惑。

 

 

我同样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兰姐的话,我估计早就化身为狼了。

 

 

我咽了下口水,强行压住内心的躁动,小心翼翼道:“兰姐,你先躺下吧,我检查一下你那里的情况。”

 

 

面临这颇为香艳的一幕,即便我心里再有想法,但我还是得竭力保持着理智。

 

 

跟治疗李欣然的那几次有所不同,兰姐我是才开始跟她接触的,她的性子我有些摸不准。

 

 

所以,她让我给她治疗,那我就只是治疗,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否则一不小心冒犯了她,下一秒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她面前,我把男人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全都收了起来。

 

 

将盖在她身上的外套往下拉了点位置,我盯着兰姐那半露在外的胸脯,拿出了最标准的手法,在其两侧的边缘位置试探着。

 

 

起初,兰姐倒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只是她那双魅惑的眸子一直在盯着我看,似乎是想通过我的面部表情看出我此刻内心的心理状态。

 

 

但最先没能忍住的还是她,因为当我的手刚触及兰姐身前柔软的边缘位置时,我明显感觉得到,她整个人都颤栗了一下。

 

 

我没有去理会这些,而是继续在她这病患位置的周边认真仔细的探索着。

 

 

终于——

 

 

我发现自己右手触及的部位,那里面有一个硬梆梆的硬块,只是稍稍用力捏了一下,床上的兰姐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吟。

 

 

“对,就是这里,你现在摸的这个地方,最近这几天总感觉胀胀的。”

 

 

听兰姐这么一说,我更加确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想,这里应该就是导致她乳房堵塞的主要位置。

 

 

确认好了具体的位置,我直接用双手将其托住,然后对准那处留有硬块的位置,力道均匀的揉捏着。

 

 

起初力道不大,兰姐虽说有些不大习惯,但也还能禁受得住。

 

 

可随着我的手劲加大,每按压一次,兰姐全身就会颤抖一次。

 

 

到得最后,她更是软趴趴的瘫在床上,在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趁着这会功夫,我准备一鼓作气将她那里的硬块给彻底的揉碎,但兰姐却突然抓住我的双手,那双媚眼如丝的眼眸此刻已经笼上了一层迷离。

 

 

“张勇,你可不可以再快一点,我,我……”

 

 

在她说话的时候,我顺着她的目光,留意到兰姐的嘴角溢出了一丝晶莹的液体。

 

 

除此之外,她那不住颤抖的诱人身躯更是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鼻尖稍微一耸动,迎面而来就是一股夹杂着茉莉花味的体香。

 

 

而后知后觉的我这才意识到,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兰姐那双大长美腿就已经牢牢的夹住了我的腰身。

 

 

而她整个人都在床上不安份的扭动着,似乎是在承受某种痛楚一般。

 

 

“呃…兰姐,你能不能把腿先收一收,我得起来去工具箱里面取一下工具。”

 

 

我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提醒着兰姐,但她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死命夹着我的腰身不停地蠕动着身子。

 

 

直到后面我又连续喊了她好几声,她才松开腿,那张妩媚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满足之意。

 

 

待她收回腿后,这时我才发现,兰姐的大腿内侧竟然沾上了一丝丝透明的水迹,看上去黏糊糊的。

 

 

而在我起身的瞬间,我也是蓦然留意到,我的裤子上也被兰姐腿间那滩不知名的透明水迹给染湿了一大块…

>>>>本文《都市之群芳争艳》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题: 周梅李铁军和王筱雨:宝贝真紧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wenzhang/aiqingwenzhang/167802.html
文章标签:

[周梅李铁军和王筱雨:宝贝真紧]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