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文章正文

快点啊哦用力太深了_电动棒夹住不许掉小说

时间: 2019-06-29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快点啊哦用力太深了_电动棒夹住不许掉小说

大哥去世很多年了,而我早就占有了嫂子,嫂子喘着气对我说快快给电动棒夹住不许受不了,嫂子喘着气对我说快快给我快痒死了

r1217.jpg

长篇抗日小说《青诀》连载作者:田彬第四十三章夜深了,牛家村死一般寂静。 小兰的家里,小油灯伸着笔直的灯头,把三四条人影映照在墙壁上。这几条影子像木刻般一动不动。从黑影中似乎也能看出每个人不悦的表情。屋里的空 气很沉闷,大家都在思索什么,几乎听不到呼吸声。小兰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人,一辈子就怕别人说出自己半个不字。而今天 下午,让桃桃那一阵泼骂和撕打,已使她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结果晚 上又被新来的李干事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地批评了一顿。她平时吃大苦、耐 大劳、受大罪都能经得住,唯有人格上的屈辱无法忍受。她在黑影下悄悄地淌着泪水,心里突然感到丈夫和玉龙不在是多么的孤独无助。感到这个家这个村没有了顶梁柱。她掐算着玉龙已经走了多日,能不能找到艳秋也是该回来的时候 了,她不由得把眼光向墨黑的院外投去。二狗背对李干事坐着,始终不愿回过头来。金龙不争气,打仗不听命令,造 成了八路军的伤亡。但李干事一进村就把他捆在大树上,二狗认为不近情理。 二狗和玉龙是生死之交,平时待玉龙的兄妹如自己的亲兄妹,今天见金龙被捆, 就和李干事争吵起来,争得面红耳赤,一个拍炕皮,一个拍大柜,张老先生进了 屋,把二狗臭骂一顿,事情才被摆平。隔壁又传过了伤员喊痛的声音,这声音撕心裂肺,李干事和张老先生赶紧奔 过去。屋里剩下了小龙、二狗和小兰。二狗不知道桃桃和小兰下午撕扯,更不知 桃桃和金龙干那种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事情,还在嘟囔着李干事不应该捆金龙。小龙说:“二狗哥,我二哥也不是个争气的货,不要怪李干事了!要不是他惊 动了敌人,八路军战士哪能受伤和牺牲?捆他一绳也活该!”小兰也说:“二狗,也要理解李干事,人家后晌带着活蛋蛋的兵,黑夜就死的 死,伤的伤,能不难过吗?小龙说了,金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活该有个教训!”二狗没再吱声,站起来要走。 小兰说:“二狗,金龙不在,护村队你是领头人。你听那屋,三个战士伤势挺重,还有张小三也发起了高烧,没个好郎中怕是要出人命。小龙说他在范家镇认 识一个女郎中,让他连夜去请,八路军的性命当紧啊!”二狗气愤地说:“李干事这么对待咱,让他自己去想办法。” 小兰苦笑道:“二狗,不管李干事做的对不对,救命是天下最大的事情,你看行不行?”二狗不情愿地说:“大嫂,咋不行?那就去吧,我不给小龙派岗就是了。” 小龙高兴得跳了起来,马上要走。小兰说:“你还没吃点东西。” 小龙说:“不饿。”小兰说:“大黄马肚里有了驹,你可得一路小心。” 小龙应答着已风风火火出了门。 二狗喊:“小龙,小心踏上地雷啊!” “知道!”黑暗中传回了小龙的声音。自从上次在范家镇见了臭蛋,小龙心里就像跟上了鬼,时不时,臭蛋那个调皮的影子就蹦到了他脑子里。小龙老早就想以那一毛口袋荞麦为借口去找臭蛋调侃调侃,怎奈家里的事一件接一件脱不开身。今天天赐良机,咋能不乐?凭感 觉他认为肯定能把臭蛋请到村里。因为臭蛋要死要活参加八路军,让她来给八 路军看病,她哪有不来之理?只要她到了村子,把她捞到手里的机会就多了。小 龙这么一想,身上的每个细胞就兴奋起来,两脚跟一磕马肚,大黄马就蹿出了村 子,在一条隐约可见的灰白色的小径上蹦颠起来……可以想见小龙的心切,太阳刚刚出宫,他已经站在了范家镇村头的中医铺子 前。大黄马抖了抖身子,一大片汗珠四处飞溅。小龙没顾上让马打滚,就叩响了 中医铺子的大门。“谁?”一个瘦大个子老郎中从门缝探出了一撮山羊胡子,他是臭蛋的父亲吴 郎中。“我!”小龙说,“我是请臭蛋郎中给八路军看病的!” 吴郎中打开门,一把将小龙拉进屋,压低声说:“呀,你这后生不要命,满世界都是日本人,你敢提八路军?” 小龙说:“我知道你们热爱八路军,所以没在意。臭蛋呢?” “她去了飞鹰山。”“飞鹰山?干什么去了?” 吴郎中说:“飞鹰山有一支女侠客队伍,也是打日本人的,她们的首领负了伤,臭蛋上山看伤。” 小龙大失所望,急得跺脚说:“牛家村八路军伤员的伤势很严重,急需要郎中。”吴郎中说:“要不我去吧?” 小龙摇头说:“不不不,您这么大岁数,会累坏的,我还是等臭蛋!” 小龙躺在炕板上,焦急地等待着臭蛋。心想:飞鹰山在哪儿?女侠客是谁?不会是杜艳秋吧?三哥这么久不回来,找见杜艳秋了吗? 自从父亲死后,艳秋怀着悲凉,向杜府望了最后一眼,毅然离开了家园。她为已故父亲悲痛,也为牛家遭致不幸内愧。她想给牛家一些资助,以弥补自己内 心的愧疚,可她担心牛家不接受,就把二百块大洋放进了牛家老母的墓穴以祭丧 灵。这就是二木匠看见了鬼的那个场景。随后,她就走进了一条大沟。听人说, 这条大沟通着八路军的总部。她现在已经非常清楚,自己和玉龙的婚事已经走 到了尽头。父亲虽把自己许配给了范君义,但范君义杀了那么多日本人,现在逃到何处都毫无音信,也许早被日本人杀害,寄希望于范君义的念头也彻底破灭了,所以她决定投奔八路军。她投奔八路军还有另一原因,前一段时间和玉龙巧 遇了自己在省城读书时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那个学生运动的领袖,他现在是 八路军的干事,而且知道他姓李。尽管仇金良掌管着入伍的大权,但只要找到李 干事,或许加入八路军的事情会好办些。凭着上次的一些记忆,她终于找见了那条与小龙和李干事相遇的十字大 沟。可是,李干事是哪个团哪个营在哪条沟里她全然不知。正在运神选择道路, 一个女人从对面沟里出来。她走得很慢,渐渐看清了眉目,皮肤白净,脸蛋子也 漂亮。遗憾的是,她是个歪脖儿女人。这女人也看见了艳秋,大胆近前,问:“你 是哪儿的,咋跑进了深山老林?”艳秋反问道:“你是哪儿的,来这儿干什么?” 歪脖儿女人一屁股坐在了巨石上,艳秋看到,她的脖子后有一块明显的黑痣。听玉龙说,他的表妹晶晶脖子上就有一块黑痣。上次她化装成慰安妇混进 杜府,点着了存放日本货物的大仓库。她当时负了重伤,后来就不见了,莫非眼 前的女人就是晶晶?她大胆猜想着,嘴里不由得喊出了“晶晶”两个字。那歪脖儿女人听到艳秋的喊声,立即掉过脸来,奇怪地问:“你是谁,咋知道 我的名字?”艳秋抓住了她的手,说:“晶晶,你怎么跑到了这里?上次你在杜府负伤,怎 么逃出去的?”晶晶如大海漂泊的遇险者碰见了沙滩和大陆,惊喜地问:“你告诉我,你是 谁?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就是日本人到处抓捕的杜艳秋!” “哦——我们都是苦命的人啊!”晶晶紧紧地抓住了艳秋的手,大颗的泪蛋子掉下来,泣诉着她的悲惨境遇。 一个残阳如血的傍晚。日本鬼子占领了后草地。晶晶和二个黄花闺女被鬼子分别关进了村学堂的三间书房(旧时指教室)。鬼子们在门口排着长队,依次 要从三个闺女身上取乐销魂。晶晶听得隔壁的闺女惨叫,心跳得很快。她把目 光盯在了后墙的小门上。那小门通着后院,后院是一座庙宇,庙宇的大殿后也有 一个小门,从小门出去,就是一片树林。忽然,书房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个满脸胡 茬的老鬼子,嘴里全是黄色的大板牙。他一下子扑上去抱住了晶晶,粪坑一样的 大嘴就吻在了晶晶的嘴上。晶晶奋力反抗,用力一咬,老鬼子又厚又大的嘴唇就被晶晶咬下来半截。老鬼子痛不欲生,捂着嘴巴乱嚎,门外的鬼子发出了哈哈的讥笑。晶晶乘机从后门逃了出去。鬼子在黄昏的树林里乱放了一顿冷枪,她终 于幸运地逃生。

文章标题: 快点啊哦用力太深了_电动棒夹住不许掉小说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wenzhang/aiqingwenzhang/161200.html

[快点啊哦用力太深了_电动棒夹住不许掉小说]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