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文章正文

关于三生石的散文随笔

时间: 2019-03-05 | 作者:Admin | 来源: 素素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关于三生石的散文随笔

  也许,人世间所有的相逢都不是偶然,该是前世的恩怨,是久别重逢的因果,是忘川河里执着的沉浮,是三生石上那慈悲一念。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三生石的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关于三生石的散文随笔:三生石畔,彼岸花开

  曾经,是谁痴泪的眷恋,让我在忘忧河畔三生石边驻守千年,又是谁的身影,让我坚守着几世矜持的期盼,只为伊人守候,泪撒忘忧,惹恼火照之路的绚烂鲜红。

  奈河桥旁,花开无声,辗转轮回,望尽一路曼珠沙华,败落几丝婉约的芳香,谁的心,又能在此伫立迎风,低袖弄影,闻尽花香?等待彼岸花开,聆听几世情缘的纠结。

  断桥之上,五百年伫立的守望,泪撒忘忧,水涨阎怒…...寒风扯动缕缕相思,铭刻着你脉脉的莲语,你是否还记得轮回的别言曾浸湿了我的忧怨眼眸,你随风飞舞的如丝秀发,早已在我的莲心花蕊上扯出了长长的情丝。

  前世曾为你写下的忧怨诗句,那些似曾相识的句子,黑夜中,流动着几许多情的芳香,铭刻着两颗潮湿的心,为彼此停留的那个桥头,苍白的夜晚,而今,看你远去的身影,谁的心,又能为我的心碎哀怨发出轻声的低叹?

  如今,我不再以轮回的姿态,踏入尘世的归途,也不再为每一季的花开花谢而落寞感伤,当青丝成雪之时,我执着的倦缩成三生石畔的一颗基石,任由彼岸花泪涤尽岁月尘事,只留下你别去时,低眉垂首的瞬间,那缕刹那的迟疑和后悔。

  奈何桥上青石小路,飘荡着彼岸花开的缕缕哀怨。三生石上,浮动着你曾小驻的晶莹,在这寂静的夜,寒风过尽,泪过无声,徒留下千年哀伤的孤影。

  望着无忧河上浮动的幽香,一抹蔫红的曼丝,能否拨动你的前世情弦,唤醒你曾轻依和羞的低语,为我轻轻剪去几世执守的离愁?

  忘不了那抹秋水般的眼神,是你轮回桥头悄然掩起的泪光,望不尽河边一路的曼珠沙华,等待中我将花蕊的情丝一一数尽,却也怎么数不尽心中那份孤独与惆怅。

  淡看流年飞逝,魂断寻梦,奈何桥边,一曲唱尽多少离人眼泪,只愿轮回瞬间,让你看到:三生石畔,彼岸花开……

  关于三生石的散文随笔:三生石

  那一世你为古煞,我为青灯,那一世你为落花,我为秀女,那一世你为青石,我为月牙,那一世你为强人,我为骏马,我知道我将生生世世与你结缘,于是我跪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在最美丽的时候遇见你,求他让我们结一段美丽情缘,佛于是把我变成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我慎重的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期盼,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泪水,然而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我就这样枯萎了,在我死去的那一瞬间你,我看清了你脸上的惊讶,你捧起我的枝叶,泪湿衣襟,那一刻我含笑。回到佛前我泪垂不止,长跪不起,佛垂首叹息,你还记得吗?这是三生石上的第一世。

  那一世你为皇帝,我为战俘,你是那样意气风发,少年得志,在我父兄叛乱后你怒发冲冠,我满身愧疚,满身痛楚,你杀光我的族人,抢掠我回宫,带回一个满身素裹的异族王妃,你说你等的我好苦,你会爱我,会照顾我生生世世,长相厮守,是的,我爱你,在命运的轮回中,我是经过怎样的期盼才与你相逢啊!然而我,我抽出你腰间的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我无声的睁大双眼,对不起,我就这样自绝在你面前,我很残忍,弥留中我看到你莫大的悲愤与哀伤,我听见整个宫殿回荡你无助的哀啸,你咬破中指,将一滴血点在我的手腕,指天发誓,以此为印,永不弃我,那一刻我心碎了,你还记得吗?这是三生石上的第二世。

  第三世,我与苦海中挣扎沉浮,哀求了七百年,佛终于肯原谅我,向我伸出莲花圣手,让我再次与你相遇,然而你却不记得我了,轻抚手腕那血红的胎记竟在发烫,为了这前世未了的溯源,我在你孤傲的身姿下,握住一把残破旧事,对我微笑吧,即使那微笑里有千里的距离我也心动,对我怒视吧,若那怒视里有痴心的责备,我亦无悔然,而你只是漠视,每日夜里我含泪祈祷神明,如果你看我一眼,我就会幸福的死去,如果你不看我,我就会痛苦的死掉,是不是爱一个人就是这样生生世世,而又心甘情愿呢,而你仍然漠视着,我等待的心痛苦又幸福,我微笑地看你从我身边无视的走过,看着你的目光从我的头顶越过,有你存在的故事怎样的结局都好,岁月在身边,风里飞扬,百年,千年,万年,没有人知道这百年的等待,千年的情愫,万年的依恋最终会怎样灰飞烟灭呢?也许在一个又一个瞬间里,我从你孤傲的眼里看到一丝迷惑和一种顿悟,一些温柔,听...耳边许多新鲜的又陌生的笑声响起,于是想......三生已过,来生你还在吗?

  关于三生石的散文随笔:三生石许我一世

  那年春天繁花开遍山野之时,先生在我办公桌上放了一张字条,约我周末去玲珑山踏春。手握了字条辗转反侧,一夜不曾合眼。虽然期待一场梨花似雪的相逢,但因了矜持,也因了他的霸道,没有赴约。

  周一,惶恐中我躲避着他的眼睛,而那眼光却热辣辣地迎了上来,似春日里正午的阳光,让我的心更加惶恐。

  日暮的黄昏,我独自躲在校园一角想着心事。他悄悄坐到我身边,惊愕中起身,他望了我的眼睛说:“昨天我独自爬上了玲珑山,在山顶的树丫上放了一块许愿石,愿它能佑我心想事成。我想有一天能握了你的手去找到那块石头。那是我的三生石。”

  几天后一张照片出现在了我眼前,树丫上放着一块青石,灰色的树丫上是刚刚打了苞的新绿。我的心不再安稳,他如蜻蜓般点过我的心湖,波纹漾开,一圈圈,一环环,方逝方生,方生方逝……

  从此他霸道而执拗地走进了我的世界,陪我二十年风雨,伴我无数个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二十年的岁月,韶华不再。他的两鬓增了华发,我的眼角添了皱纹,女儿坚实了筋骨,很快也会张开翅膀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忙碌中的我们很久不曾凝望彼此,曾经几时先生拉了我的手说:“不知我们的三生石是否被风雨吹落?”

  也许二十年的光阴树与石早已不分了彼此,也许在这二十年的风雨飘摇中落了山崖,或者是早已被哪个淘气的孩子取走了。真的想去看看了!

  秋日里,果实压满山腰之际,选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我们出发了。为了更好地亲近这秋风,为了不辜负这大好的暖阳,我们推出了蒙尘已久的摩托车。系一块钟爱的淡粉色的丝巾,人随车动,丝巾便蝶动在了秋风里。

  身后初升的朝阳一路温情,前行不尽的群山频频招手。渐入深山处,漫山遍野的柿子红遍了山梁,红遍了沟沟坎坎;数不尽的山楂醉了群山,美了秋色。好一个红色的王国!好一个熟透了的秋!摩托车穿行在秋风里,我站起了身,挥动着粉色的丝巾用歌声与果压枝头的秋天打着招呼,歌声在山谷中回荡,先生和着我的呼声加大了油门,似风儿吹着一片流云飘荡飞舞在群山中……玲珑山随着峰回路转或隐或现在遥遥处。

  秋色太美,山路太短暂,须臾间玲珑山已立在了眼前,我渺小在了山脚。其实路并不遥远,只是我以忙碌为托词辜负这秀色太久,而她一直在静静地等待,等待着我乘风而来,再抖落一地的故事。今日我们终于清澈地相逢。

  山脚处古树葱茂,密不透风;山腰间灌木与松林相对,似乎一眼就能看透;山顶似一盆景,玲珑秀气,紧凑别致。

  几棵古老的柿子树,横在眼前,硕果累累,几日的秋光明媚更饱满了这满目的成熟,沿着弯曲的石板路前行,景随脚动,一步一景致,一步一收获,阳光虽好,却被如伞的枝叶遮挡,偶尔有光线射到地面,地面上便花影浮动,忽闻暗香吹拂左右,那是树荫中散落着娇小的花儿正在吐纳着芬芳,给山林添了香,增了色!整个山林潮湿中透着清凉,清凉中有散着芬芳。我惊叹在这乡野山间竟有如此秀丽静雅之处!青石小径尽管承载许多行人的脚步,可依然苔痕斑斑。路经者是君子,脚步轻轻,怕将这一方净土惊扰,留下的只是恬静与墨香,崖壁上的题刻纷纷总总,于方寸之间,固守着无涯的时光,静静地讲述着曾经的过往,供后人不尽地玩味、赏读、拓印。她落入红尘却不曾被践踏,她生于繁华却不曾轻浮,她自尊着,高傲着,静静地送走春秋,又匆匆地迎来春夏,我心系着山顶的三生石,脚步不自觉地加快了。

  走出了枝繁叶密的山谷,置身于清爽空旷的山腰,没有高大的古树,没有如伞的华盖,右手侧一片灌木,灌木丛中一地山花,一地芳华;左手侧一片低矮的黑松林,看不到边,望不到头。一侧,骄阳似火,燃烧着秋光;一侧,清风徐徐,透着阴凉。擦掉了额头的汗珠,抬首仰望山顶,哪一棵是我们的三生石?先生冲我浅笑:“二十年都等过了,也不在这一时,我们去黑松林喝口水歇一会。”牵了我的手,左行进入黑松林,刚才还汗津津的衣服一下子清爽了许多。找一块干净的青石坐下,吹着微微的山风,疲惫全消。闭了眼,轻轻靠在他的肩头,卸去一身的尘埃。先生伸手将我揽在了怀中,低眉处刚好是我的发丝。当年他许我一世幸福,为了那一声许诺,他奋斗不止;为了那一声许诺,我无怨无悔。此生何求?此生无求!有一人相伴,为我倾其一生,足矣!于无声中,我的眼泪滑落。他的双唇轻吻上了我的额头,二十年的光阴不曾将爱老去!不求三生,只求今世!

  脚步轻快,一身清爽,携手一气到了山顶。

  好奇怪的所在啊!山顶清一色的岩石,却于岩石中长出了一棵棵挺拔高大的山榆树,且枝繁叶茂,似一团绿伞撑在了山顶。是老天疼惜,为山顶遮起了一把神伞?一定是的!否则它们立根于岩石如何生存?又是如何长的青葱高大如华盖?在这里树的神奇,却抵不了洞的怪异。但凡山洞多是处于山下或者是山腰,而玲珑山上的玲珑洞却是在山顶。整个山顶洞洞相连,洞洞相牵,神奇莫测,变化万千,就像一个巧手的匠人费尽心思,倾其一生心血,巧夺天工,打磨而出的一个石刻盆景,然后祈求神人将其置于山顶,供万人赏玩。否则谁也不会相信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可玲珑山偏偏就是如此神奇,神奇的大自然,神奇的玲珑山,我相信她能创造奇迹,也能让人相信奇迹。

  顺着陡窄的石岩攀上了灵龙洞的顶部,一处平坦的岩石,一所古典的庙宇,不知是何年何月在此建起,供人朝拜,供人寄存心灵深处无限的美好!

  先生牵了我的手绕过庙宇,行至西侧,于悬崖边沿,我看到了照片中那棵树,树丫中一块熟悉的青石。风雨二十年,树不曾变化,只是在山风疾雨中粗壮了筋骨。又有谁知道,它坚守在这山之巅,经历了多少个春秋?年轮几许?也许连它自己也早已忘记,在此能够活下来实属不易,何况还承载了先生二十年的嘱托,也许它实在是太累了,累得忘记了老去。

  我伸手去拿树丫中的那块石头,想取回家,一生相守,也好卸了这树的重负,却不曾动的,石头嵌进了树的肌肤,融入了血脉,山风也许早就不能耐它如何。我深情地望着他,他笑向我:“那是我们的三生石,已经融入生命中了。”是啊,岁月已经将它融入了生命,再过二十年又会如何?再过二百年又会如何?也许后来者会指着这棵树猜测着过往的故事,那时我们也许早已卸下与流年相关的装饰,从浮世里从容走出,心灵纯如水色,灵魂化作了这山间的清风、那天上的白云,信守着三生之约看日落风情,赏遍静美山河。

  日暮而归,回首群山,烟霞染醉了黄昏,秋色更浓了!

文章标题: 关于三生石的散文随笔
文章地址: http://www.suntips.cn/sanwen/sanwensuibi/158180.html

[关于三生石的散文随笔] 相关文章推荐:

Top